手机上阅读

第36章 玄术害人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没错,就是周鹏 , 周鹏身上还有残留的尸毒和尸气,这些东西就连刚死的尸体都没有 , 只要周鹏进入了沉睡状态 , 我利用控尸术的法门就可以沟通到他体内残留的尸毒和尸气 , 从而熟悉和推演控尸术。

    想到这里,我走出了房间 , 周鹏和余梦萱正在看电视 , 我坏笑着走到周鹏身边坐下,嘴里说道:“和尚,从今天晚上开始,你晚上和我一起住怎么样?”

    “卧槽?你要搞基?”和尚厌恶的看了我一眼,下意识的往隔壁移了移。

    “哎呀,赵恋凡 , 看不出来啊 , 我说你怎么对本小姐这么不感冒,原来你是个gay啊!”余梦萱惊讶的说道。

    我有些无语的横了他们一眼 , 嘴里说道:“想什么呢 , 和尚 , 你身上的尸毒还没有化去,在你体内极不稳定 , 我担心你晚上突然尸气攻心变成僵尸 , 所以我得看着你,不过你放心七天之后你就没事了。”

    “只是看着我?”周鹏双手抱着胸膛,满脸的怀疑。

    “嗯,你放心 , 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 尤其是你这种酒肉和尚。”

    周鹏想了想说道:“好 , 不过我提前告诉你 , 我的睡眠很浅 , 而且起床气很大,如果你要碰我,别怪我拳脚无眼。”

    我点点头说道:“好的。”随后又看着余梦萱说道:“梦萱姐,家里有没有安眠药?”

    “安眠药?你特么要干啥?”周鹏猛的站了起来,嘴里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变态?快说!!!”

    我治好继续胡编乱造的说道:“安眠药可以让你进入深度睡眠,人在深度睡眠的时候 , 身体是最放松的,心门也会随之紧闭 , 连梦都不会发 , 尸毒就很难攻心了。”

    “这样啊 , 行!就七天,总之一句话 , 我第二天起来,后庭要有任何异常,我一定切了你。”周鹏说道。

    “哈哈,有,我爸常年失眠,备有安眠药,我这就去给你取。”余梦萱看笑话似得站起身来跑上了二楼,我也跟着去了二楼。

    拿了安眠药回到房间,我开始熟悉镇尸符的画法和咒语。

    七天时间一晃而过 , 这七天除了吃饭,我几乎很少出房门 , 白天研究镇尸符和补觉,晚上利用周鹏体内的尸毒和尸气 , 我对控尸术也有了一定的理解 , 有理解并不代表我已经掌握了控尸术 , 但是把这些理解在画符的时候融入镇尸符里面,让镇尸符有灵力却已经足够了 , 期间庄原里面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 周鹏的日子过得也比较舒服,白天看看电视和余梦萱聊聊天,和庄原里面的保镖练练拳脚,还当起了教练。

    倒是余梦萱不能出去玩一直待在家里有些无聊,骚扰了我好几次 , 都被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第八天晚上 , 周鹏再也不用来我这里睡了,我也画出了第一张拥有灵力的一级镇尸符 , 第十一天的时候 , 我已经画出了十张镇尸符 , 以我现在的道行,想在中元节之前画出二级镇尸符 , 几乎是不可能的 , 我也没有再把时间浪费在镇尸符上面,而是学了一些常用的咒语,这些咒语,都是用来配合镇尸符用的。

    中元节的前一天 , 余震以保外就医的方式回到了庄原 , 回来之后第一时间把我叫到了书房 , 他脸色沉重的说道:“恋凡 , 我的事情不小 , 各方面的证据都指向我,你脑袋活,帮我分析分析。”

    余震的眉心处,再次出现了一丝淡淡的黑雾 , 而且比起之前来,更加的清晰。

    “震叔你说。”我冷静的回答道 , 余震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 这次呈现出这样一种状态 , 肯定是碰上他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事情了。

    余震说道:“恋凡,实不相瞒 , 洗手间的那个人,是我杀的。”

    我看着余震皱了皱眉,随后说道:“震叔。。。你的意思是那个人确实是你杀的,但是却不是你自己想要杀的,是这样吗?”

    余震点头说道:“你果然聪明,我就算再蠢也不会在机场的洗手间杀人,而且那把匕首也带不进去,那匕首是那个人自己带进去的,我们在洗手间的时候,他来到我的隔壁 , 拿出了匕首放在了我的手里,然后我不由自主的就把匕首送进了他的心脏 , 我的意识是清醒的,可是我的行为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震叔 , 你是说你的身体被外力控制了?”我惊讶的问道。

    余震点点头说道:“是的 , 这事情说出去也没有人信 , 一开始我以为没有确凿的证据,可是后面警察居然得到了一个视频 , 那视频完整的记录了我把匕首插进了那个人心脏的全过程 , 却没有记录那个人拿出匕首交到我手里,这下彻底证据确凿了,如果我没有其他的证据表明我的无辜,我最少被判五十年,以我现在的年纪 , 判五十年和判无期徒刑没有任何区别 , 也相当于死刑。”

    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嘴里说道:“这是一个利用玄术来害人的局 , 而且做得天衣无缝。”

    余震点头说道:“是的 , 我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 唉,或许是我一生杀戮过重的报应 , 不过我自认为我杀的人都该死 , 我从来不会乱杀无辜。”

    “震叔,你先别急,这不是什么报应,只是有人想要整你而已 , 如果找到了那个人把匕首递给你的视频 , 事情会不会有转机?”我疑惑的问道。

    余震点头说道:“这个我和律师讨论过了 , 如果能找到是那个人把匕首给我的 , 或者找到那个人带着匕首进机场的相关证据 , 我完全可以动用我的关系撇开这件事情,可是我也想过,既然对方想要弄死我,那就不会留着那一段视频。”

    我点头说道:“照理说是这样 , 不过我觉得不大可能,这东西可以救你的命 , 如果我是那个人 , 我会留着视频 , 反正你找不到我,如果有需要 , 我还可以敲诈你一笔。”

    余震冷笑一声说道:“哼,他要敢来敲诈我暴露自己,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所以,对方的视频很有可能没删,只要他没删,震叔你就还有救。”我淡淡的说道。

    余震微微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没删,他也不敢来找我,我得罪的那些人 , 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差钱的主,而且在我的仇人看来 , 多少钱换我的命都值得。”

    “那我们就先找到那个人。”我说道。

    余震看着我说道:“怎么找?说实话,这半个月 , 我的弟兄都在查这件事情 , 可是毫无任何头绪 , 我得罪的人多,只要他不露出马脚 , 我根本无迹可寻。”

    我笑了笑说道:“马脚已经露出来了 , 只是震爷你很相信他没有怀疑他而已。”

    余震眼睛一亮,嘴里冷冷的说道:“我很相信的人?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