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 指血破封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刘警官,方警官 , 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此时我也急了 , 这可是谋杀罪 , 虽然还没有证据确凿 , 但是我短时间内肯定出不去了,我要出不去,赵依仙怎么办?

    刘国强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 , 因为现场也没有找到你的指纹 , 手套也没有找到,你的布包我们检查过,里面同样没有手套,凭着这一点,我们可以暂时不把你移交法院 , 不过也拖不了多久。”

    “刘警官 , 能不能先放我出去,说不定诸葛武会主动找我呢。”我哀求着说道。

    刘国强摇头说道:“我们只有七天的时间去调查 , 如果不能完全排除你杀人的嫌疑 , 只能把你移交法院了 , 这七天你不能离开警局半步,因为有证据指向你 , 这是规矩。”

    “如果不能排除嫌疑 , 我会是什么下场。”我平静的问道。

    “你还没有满十六岁,会被送到少管所,至于管教多久,那要看法院怎么判了。”刘国强叹了口气说道:“你放心 , 我们不会放过案子的真相的 , 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 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我默默的点点头 , 知道想要出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 这里是警局,而且这个房间完全密封,想跑都没有任何机会。

    刘国强和方琳走了之后,我再次拿出了诸葛武的手机。手机已经开机了 , 但是有密码,屏保居然是一段文字:蛇仙失元 , 久处玉环 , 因抵鬼侵 , 已成祟秽,故而此封 , 极阴指血可破。

    我看着这一段文字,只能用我的文化水平去理解,在我看来,大概意思是赵依仙元气大损,在玉环里面待久了,因为帮我抵挡了鬼的侵害,已经变成了祟秽,所以才会有这个封印,极阴指血可以破开封印。

    我皱了皱眉头 , 这是诸葛武的手机,是他想要告诉我的?

    思索了好一会,拿出贴在胸膛的玉环,莫非赵依仙还在玉环里面?

    不对 , 这诸葛武屡次三番害我,他的话又岂能当真?如果赵依仙真的还在玉环里面,那qq里面和诸葛武聊天的又是谁?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 心里更加着急 , 不管是不是阴谋 , 这关系到赵依仙的安危,我总要试试。

    把中指放在牙齿中间 , 我学着电视里面术士咬破中指指腹的样子 , 猛的一用力,顿时疼得我龇牙咧嘴的,一块足足有绿豆大的皮被我咬了下来。咬过之后我才发现,原来电视里面都是骗人的,只有这样咬 , 才能够咬开 , 可是如果经常咬手指的话,手指早就被咬没了。

    我强忍着痛 , 挤出了十几滴中指血滴在玉环上面 , 让我惊喜的事情发生了 , 血滴在玉环上面之后,居然被玉环吸收了 , 而且玉环在吸收了血之后 , 还发出了一阵阵熟悉的温热,这种温热,让我肯定赵依仙就在玉环之中。

    “赵依仙,你在里面 , 对吗?”我颤抖着声音问道。

    玉环再次迸发出两阵温热 , 随后便正常起来。

    我心中大喜 , 这是我们沟通的一种方式 , 这个现象 , 证明赵依仙在给我肯定的回应。

    “哈哈!真的在!”我忍不住大笑一声,心里也舒坦多了,诸葛武没有害赵依仙,赵依仙现在还在我的玉环里面。

    心中的郁结一扫而空 , 不管是被诸葛武坑了还是被方琳那个女警利用,我都不在乎了 , 只要赵依仙在 , 我心里就安定多了。

    可是 , 诸葛武为什么要做这些?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那网上的赵依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手机里面肯定还有秘密,可是我不知道密码 , 打不开,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现在知道赵依仙还在玉环里面,我就知足了。

    至于诸葛武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我暂时抛开没有去想,心里只想着早点出去,然后去寻找养尸地,寻找阴煞珠。诸葛武,我是不去指望了。

    那晚 , 我睡得很踏实,梦里依旧有赵依仙在陪伴 , 我甚至不想醒来,只想在梦里静静的看着她 , 便已经知足。至于是被关起来还是自由的 , 我也全然不在乎。

    。。。。。。

    就这样在警局渡过了三天时间 , 这三天刘国强和方琳再也没有出现过,除了吃饭之外 , 我都想方设法让自己进入睡眠 , 因为梦里可以看到赵依仙,我甚至在想,以后如果实在找不到阴煞珠,就这样每天和她梦中厮守,也是一件美事。

    第三天的中午 , 送饭的不再是警局的那个做饭的阿姨 , 而是方琳,方琳打开门之后把饭盒递给我 , 一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了 , 方警官。”我接过饭盒疑惑的问道。

    方琳说道:“噢 , 没事,你吃完这顿饭 , 在这里签个字 , 就可以走了。”

    “嗯?你们抓到诸葛武了?”我惊喜的问道,诸葛武有养尸地的地址,如果找到了诸葛武,我就不需要从其他途径去找养尸地了。

    方琳摇头说道:“不是 , 诸葛武没有抓到 , 不过你被余震保释出去了。”

    “保释?我的嫌疑排除了?”我疑惑的问道,余震怎么会保释我?

    方琳说道:“是的 ,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 刘队说你的嫌疑排除了 , 我问他是什么结果,他说是机密,叫我把你放了就行。”

    我噢了一声,能出去 , 自然比待在这里面好。

    吃了那一份盒饭,签了字 , 方琳就把我带出了警局 , 她一直送我到警局的大门口 , 这才说道:“你要注意保护好自己,我觉得余震可能会对你不利 , 毕竟你举报了他的酒店违法。”

    我心中大骂这子虚乌有的举报,嘴里还是笑了笑说道:“多谢方警官关心,我一个小孩子,震爷还不至于和我较真。”

    方琳笑了笑,转身走进了警局,我刚刚走到警局外面的马路边,一辆小轿车就停在了我的前面,后座上探出了一个脑袋:“赵恋凡,上车。”

    说话的是余梦萱,我看着她问道:“是你把我保释出来的?”

    余梦萱白了我一眼说道:“除了我还有谁会花几十万保释你?你先上车再说。”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 这人情欠的可够大的。

    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直接问道:“余梦萱,你知不知道诸葛武的下落?”

    “知道呀。”余梦萱得意洋洋的看着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