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章 阴阳再相聚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浑身动弹不得,只有意识还是清醒的,我想起之前爷爷和胡爷爷被那些女鬼压着的时候,还能动弹四肢,可是现在 , 我完全动不了 , 甚至连动动手指头都困难。由此可见,这司徒谨的守护阴魂有多么的厉害。

    诸葛武并没有管我 , 在司徒谨的守护阴魂来找上我之后,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快速的冲到司徒谨面前 , 一拳把司徒谨掀翻在地上,再次骑在了司徒谨身上,一拳接一拳的招呼上去。

    余震手一挥,嘴里说道:“拦住他!”

    他身后那两个保镖快速的跑了过去 , 可是跑过去的时候,司徒谨已经被诸葛武给打晕在地上了。

    两个保镖的身手同样了得 , 不过诸葛武也没有反抗 , 就被两个保镖拖开。

    诸葛武嘿嘿一笑说道:“小王八羔子 , 装什么牛逼人士。”

    “喉。。。”

    此时的我已经被那个黑影压得喘不过气来了,就连说话也发不出生于 , 似乎喉咙被人掐住一样,只能发出一些很奇怪的声音。

    诸葛武转头看了看我,嘴里说道:“差点给忘了。”

    那两个保镖见诸葛武还想行动,一人扣住了诸葛武一只手,把诸葛武扣得死死的。诸葛武大声说道:“震爷 , 我这是在帮你,你叫他们放开我。”

    “帮我打我的人?司徒谨对我来说有大用,如果司徒谨有什么事情的话 , 你俩今天都得死。”余震冷冷的看着诸葛武 , 又看了看我 , 不过他似乎看不到那个黑影。

    “我侄子身上有个女鬼 , 这女鬼你必然认识。”诸葛武直接说道。

    余震一愣,疑惑的看着诸葛武说道:“哪里有什么女鬼?”

    “震爷,您叫他们放开我,我让她现形,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诸葛武有些着急的说道,因为他看到我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我确实坚持不住了 , 意识都开始涣散了 , 只是胸口那玉环传来的温热感 , 让事情没有继续恶化下去,我知道是赵依仙在帮我 , 即便如此,我还是感受到了一种死亡的窒息,坚持不了多久。

    余震思索了几秒钟之后,这才说道:“放开他!”

    诸葛武快速的抓起司徒谨的包,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在地上翻动了几下,拿起一块只有三指宽的令牌,快速跑到我身边,再次挤出几滴中指血抹在令牌上面,随后拿着令牌对着我身上的黑影画了几下 , 那女鬼松开了我,缓缓的站了起来。

    “咳咳咳。。。”我恢复了行动能力,可还是浑身乏力,挣扎着坐了起来,不断的咳嗽着 , 心里很想弄死诸葛武这孙子。

    “鬼在哪儿呢?”余震冷冷的问道。

    诸葛武没有说话 , 对着那个只有我能看到的黑影再次画了几下,一个穿着旗袍的女鬼突然现身出来 , 这女鬼看上去和余震年纪一般大,没有其他女鬼的那种惨白,脸色和身上的肤色只是稍微有点显白。

    “妈。。。”刚刚准备下楼的余梦萱站在楼梯上呆住了 , 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女鬼。

    我心中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余梦萱,这个女鬼 , 居然是余梦萱的母亲。

    “轩轩,怎么是你。”余震此时也呆住 ,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女鬼 , 一脸的震惊。

    诸葛武把我扶起来 , 嘴里说道:“震爷,事情不用我多作说明了吧?司徒谨把您的妻子炼制成了他的守护阴魂 , 您还被蒙在鼓里。”

    “妈~~”余梦萱快步走下楼梯,朝着那她母亲跑了过去,诸葛武突然推开了我,朝着余梦萱跑去,嘴里说道:“不能靠近 , 她身上阴气很重,而且她也不认识你们了。”

    “嘭!”我再次被摔在地上,头重重的撞在了木地板上 , 就感觉到火辣辣的痛。

    “艹你大爷的王八蛋。”我心里咒骂着 , 不过看到余震和余梦萱父女俩的表情 , 我又有些于心不忍 , 不好打乱这悲伤的气氛。

    这件事情,余震肯定是不知道的,看的出来,余震很爱他的妻子,这别墅里面没有什么装饰画 , 基本上都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和她妻子的独照。

    “轩轩 ,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震哥 , 还有我们的女儿,萱萱。”余震声音有些颤抖 , 而他的妻子,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犹如一座雕像。

    余梦萱更是想要冲上去拥抱那个鬼魂,可惜被诸葛武抱住了,诸葛武这孙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完全可以抓着余梦萱的手臂就是,可他偏没有,而是紧紧的从后面抱住了余梦萱的小蛮腰,手还有上移的趋势。不过此时没有人会在意这个。

    “诸葛武 , 有没有办法让我们和轩轩说几句?”余震问道,目光依旧没有离开他的妻子。

    诸葛武慌忙把要上移的手收了回来,看到余震没有看他,他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说道:“啊?有 , 不过你们要在七步范围之外 , 我去开智,不过只有半炷香的时间 , 半炷香过后,我要送她去她该去的地方,对了 , 震爷,司徒谨先不要杀,留给我有用。”

    “嗯 , 你们两个拉住大小姐。”余震说道,两个保镖朝着已经泪流满面的余梦萱走了过去 , 拦住了余梦萱 , 诸葛武似乎有些不情愿的松开了抱着余梦萱的手 , 从布包里面拿出了一株香,掐掉了一半 , 然后用伙计点着,插在了一个简易的香炉里面,然后又拿出了一张符,夹在双手手心,对着余梦萱的母亲念了几句咒语 , 最后把符贴在了她的胸前。

    “阴阳两隔,七步为限,震爷 , 不能超过七步 , 否则您的妻子会立刻魂飞魄散 , 对你们也没有好处 , 我们先出去,半炷香之后我们再进来,有什么话,赶紧说吧。”诸葛武说着走到我身边,再次把我扶了起来 , 朝着门外走去。

    我看了看余梦萱 , 诸葛武说魂飞魄散的时候 , 余梦萱抖了抖身体,也稍微平静了一会儿。

    余震走到她身边 , 伸手扶住她对着那两个保镖说道:“你们也先出去吧。”

    “震爷。。。”其中一个保镖还是有些不放心。

    余震冷冷的说道:“出去吧,我的妻子还能害我不成?”

    那两个保镖没再说话,快步跟着我们走了过来。

    “只开一条缝。”诸葛武提醒道,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一条缝,我们四个挤了出去。

    诸葛武把我扶到门口的阶梯上坐了下来,我这才恨恨的说道:“诸葛武你个王八蛋,又坑老子!”

    诸葛武嘿嘿一笑,舔着嘴唇说道:“不错,真不错。”

    “不错?我他么差点没把命丢了!”我攥起拳头,可是却使不出力道来。

    诸葛武赶紧说道:“不不不,我是说 , 余家大小姐真不错,那小蛮腰,啧啧啧,比我约过的所有女孩子都要强。”

    “我去你大爷的,赶紧帮我找到阴煞珠 , 然后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 跟着你,迟早被你坑死。”我瞪了这王八蛋一眼 , 如果刚才余震再多犹豫几秒,我估计就要被憋死了,而且玉环里面的赵依仙那么重的伤还在帮我 , 对她肯定有很大的影响。

    诸葛武嘿嘿一笑说道:“你放心,以后不会有这种事情了,震爷绝对会留着我在身边 , 只要跟着震爷,吃香喝辣玩嫩模 , 岂不快哉。”

    “呸 , 玩你大爷。”我不再说话 , 诸葛武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带我来的时候,是不是就打算拿我当诱饵了?”

    诸葛武看了看周围 , 随后小声的说道:“是,这个司徒谨我调查过,他的事情我也很清楚,我今天来,第一个是为了投靠震爷 , 第二,就是来杀司徒谨的。”

    “靠,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种事情告诉你,你就不会配合了 , 你不配合 , 就不会有这么顺利。”诸葛武的脸色突然变得很认真。

    “你和司徒谨有仇?”我疑惑的问道。

    诸葛武笑了笑 , 再次看了看周围 , 见没人关注之后,他直接说道:“仇是没有仇,但是我杀一个司徒谨,再给上一百万,我可以直接脱离猎鬼人联盟,何乐而不为?”

    “你要脱离猎鬼人联盟?脱离也好 , 这样的杀人组织 , 还是不接触的好。”我疑惑的问道。

    诸葛武说道:“我杀的人 , 都该死,只是再这样下去 , 我也找不到那么多该死的人了,所以我寻思着赶紧退出,我的本事都是在猎鬼人联盟学的,完成任务才可以退出来。”

    “那司徒谨是什么人?怎么杀他是退出联盟的条件?”我再次问道。

    诸葛武呵呵一笑说道:“司徒谨,也是猎鬼人联盟的成员。”

    “什么?你们猎鬼人联盟的人都在互相残杀?”我瞪大了眼睛问道。

    诸葛武摇头说道:“确切的说,是猎鬼人联盟里面的派系之争,猎鬼人联盟是个很庞大的组织,里面旁系分支很多,我和司徒谨 , 虽然同是猎鬼人联盟,但是我们所属的派系不同,想要脱离,条件很简单,就是杀掉其他对立派系的一个人和一百万的退出费 , 呵呵 , 说不定我现在也被别人盯上了,想要杀了我来退出猎鬼人联盟 , 所以这件事情,我必须尽快去做,只要我顺利退出了 , 就不会有内部的成员会来杀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