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6章 花式被追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耳中响起这道声音的同时,我急速飞行的身体便忽然停在了半空之中,体内的仙元畅通无阻,身体的各个部位也可以活动自如,但就是无法继续飞行了,这不由得让我心中一沉。首发www.zhuishubang.com

    紧接着,在我的正前方神识范围内,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前一秒还在数万里之外,而下一秒,他却已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如此遥远的距离,他仿佛仅仅一步,就跨越了过来,这种速度,恐怕已经和使用空间神通差不多了吧。

    我不由得苦笑一声,亏我心中还有着一丝侥幸,看来想要从一名神帝手中逃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清楚这一点后,我反而变得轻松了起来,抬头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在仙界便已经得罪的魔族大能,虽然与血幽寒有着七八分相似,但是和血幽寒的内敛不同,血凝看上去要张狂,桀骜不驯的多。

    一头暗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如女子一般的柳叶眉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不过若是仔细凝望,你会从他的眼眸中,看见一丝暴戾与残忍,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仿佛所有的一切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从血幽寒的身上,我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魔气,更加感应不到他的修为,可是在血凝的身上,我却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威压,这股威压并不是无意识散发出来的,而是血凝刻意为之,仿佛时时刻刻都要提醒别人,他的强大。

    “血道友,好像挺清闲啊,竟然还有时间来找我叙旧。”我轻笑一声,直接将九幽针和三重护盾全都收了起来,这种局面,我的这些法宝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呵呵,你倒是很淡定。”血凝微笑着说道:“我一直在关注你的动向,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记,居然忽然间消失了,不然的话,你一到神界,我就去找你叙旧了。”

    闻言,我心中一动,看来当初那灭世雷劫虽然险些要了我的命,却在无形之中帮了我一个大忙啊。★首发追书帮★

    “叙旧什么时候都可以叙,不过眼下这种情况,我想和血道友做一笔交易。”我微微一笑的说道。

    “交易?你好像还没有看清楚眼前的情况吧,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血凝一怔,旋即脸上满是不屑的笑道。

    “资格?我手里有一个消息,足以影响你这次夺权的成败,而且,我也不怕告诉你,越快从我这里获得情报,对你越有利!”我一脸淡然的说道,言语中充满了自信。

    血凝这一次是真的有些疑惑了,在他看来,我一个小小的真神境修士,在他面前根本就玩不出什么花样,他想要弄死我,简直易如反掌,我到底有什么情报,足以换取自己的性命?

    见对方陷入了沉思,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赶紧趁热打铁道:“血道友,是杀我一个小小的真神境修士重要,还是这次夺权的成败重要?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该不会想不明白吧?”

    “好!只要你说的情报是真的,我便饶你一命!”血凝沉吟了片刻后,终于开口说道,话音刚落,天空中忽然想起了一声闷雷,这场交易便算是达成了。

    我微微一笑,当即毫不犹豫的开口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血煞帝城中吗?因为血幽寒让我帮他去无尽魔窟中取一样东西!”

    “先祖骸骨?!”没等我把话说完,血凝便脸色一变的惊呼道:“你……取出来了?”

    “是,我成功了!”我点了点头说道:“血幽寒之所以将我的行踪透露给你,就是算准了你会前来寻我报当年坏你大事的仇,而且你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落入了他的圈套之中,他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他换骨疗伤拖延时间罢了,血幽寒一旦实力恢复到巅峰状态,魔族领地中那些一直处于观望的势力,必定会加入血煞殿,甚至原本加入你的那些势力,也会重新站队……”

    随着我的陈述,血凝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待到最后,他的双眸中甚至还流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

    “能否在他换骨成功前,剿灭血煞殿,便是你这次夺权的唯一机会!”

    我看见他脸上的神情后,猛然间沉声轻喝了一句,瞬间将他最后一丝犹豫给打消了,血凝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沉声道:“好!这个情报足以换你一条性命,我也会信守诺言,不过……其他人,就说不准了!”

    话音刚落,血凝的身体便“噗”的一声化为了一股血雾,逐渐消失在了空气之中,直到完全感应不到血凝的气息之后,我紧绷着的身体才彻底放松下来。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因为冷汗的缘故,紧紧地贴在身上,让人十分的难受,不过我心中疑惑的是,血凝在临走前说的那句话。

    “其他人,就说不准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虽然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此时也不敢在此地逗留,当即运转体内的仙元,化为一道流光激射而去,我已经见识过神帝强者那恐怖的速度了,继续留在这里,可保不准会出什么事情。

    一连飞了小半日的时间,都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可是还没有等我真正的松一口气,神识范围内忽然间出现了一道人影,并且以一种极快地速度朝我追赶而来。

    “小子!我终于等到你了,今日,我必定要让你神魂俱灭!”

    一道满是愤怒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与此同时,我也终于明白了,血凝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此时正在快速接近中的,正是我在仙域的时候,坏了他大事的魔族第一人,天罗霸天!

    我心中不由得苦笑一声,这还真是没完没了了,打发一个,又来一个!

    这魔族的家伙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嘴上无论说的有多漂亮,他总会想到用其他的方式去钻空子,严格来说,血凝并没有食言,他确实把我给放了,可是扭头便把我的行踪告诉了天罗霸天,以天罗霸天的性格,根本就不用吩咐,就会立刻前来追杀我。

    天罗霸天比我早到神界,本身修炼的就是进阶速度极快的魔族功法,如今的他,依然拥有了天神中期的修为,比我高出了整整一个大境界还不止,他来追杀我,血凝想必是十分放心的。

    想清楚了前因后果之后,我干脆直接在半空中停了下来,转过身严阵以待,对方的速度比我快出不少,逃是逃不掉的,只能硬拼出一条血路了。

    正准备上演一出猫戏老鼠好戏的天罗霸天,看见我竟然不跑了,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诧异之色,身形连闪了数次之后,便出现在了距离我百里左右的位置,饶有兴趣的望着我说道:“怎么不跑了?”

    “跑不跑都没什么区别,天罗魔主也不会放过我,不是么?与其疯狂逃窜,不如看看我与你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我微笑着耸了耸肩,一脸淡然的说道。

    “就凭你?哈哈……”天罗霸天闻言狂笑起来,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旋即脸色猛然间一变,眼中满是杀意地沉声道:“今日,便报当年一箭之仇!”

    说完这话,他不等反应过来,当即抬手一挥,两具漆黑如墨的棺材便祭到了半空之中,然后双手掐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顿时,棺材上的盖子猛然间弹飞了去,一股黒濛濛的雾气从里面喷出,一高一廋两道人影随之浮现而出,再雾气中飘忽不定,仿若鬼魅一般。

    而与此同时,从遥远的血煞帝城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阵的轰鸣声,决定魔族未来主人的关键一战,也同时开始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