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8章 血帝血幽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在少殿主的带领之下,我们直接飞至了血煞帝城中最高的一栋建筑,并且直接飞到了最高一层,在一座看似普通的青石大殿前落了下来。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有些好奇的打量了几眼石殿,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怎么,赵道友是觉得这血殿太过普通了吗?”少殿主扭首看了我一眼,嫣然一笑道。

    “确实有些出乎我的预料。”我倒也没有掩饰的意思,坦然的承认道。

    “此殿的确没有什么特殊的,只是此地是我们血煞一族创立血煞殿的时候,就一直保存下来的地方,并成为本宗重地,原本此地不应让外人随便进入的,但是赵道友乃是与家父有约,自然不在此列中了。”少殿主微笑着解释道。

    “此殿虽然平凡无奇,但是魔气却浓密异常,的确是一处上佳的修炼宝地,恐怕整个魔族领地之中,也找不出如此好的修炼之地了吧。”我略微感受了一下后,微笑着说道。

    少殿主听到此言,脸上不由得浮起一丝笑容,当即引着我走向石殿大门,殿门外把守的十几名血煞殿弟子,急忙向我们躬身施礼,目光从我身上扫过的时候,都露出一丝好奇之色。

    少殿主自然不会给这些守卫解释什么,当即转身对我说道:“赵道友,家父便在里面疗伤了,家父特地吩咐过,他要单独与你见面,我就不陪你进去了。”

    我闻言点了点头,当即抬腿就朝着殿内走去,刚走了没两步,身后的少殿主忽然把我叫住了,我转过身,一脸疑惑地望着她,少殿主脸上闪过一丝气恼,旋即开口道:“你难道不问问我的名字吗?”

    我微微一愣,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我觉得少殿主这个称呼挺好的,又好记,又霸气……”

    说完这话后,我也不管少殿主脸上的神情,转身朝着殿内走去。免-费-首-发→【追】【书】【帮】

    进入石殿之后,是一条深深的走廊,在走廊的两边石壁上,很原始的插着一根根的火把,因此整个通道都显得忽明忽暗,看的不是那么真切。

    大概走了有一顿饭的功夫,眼前总算是豁然开朗,一间大厅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股浓郁道极致的血腥气扑面而来,让我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屏住了呼吸。

    整个大厅的面积并不是特别大,只有一百多个平方而已,在大厅的正中间,有一个四四方方的血池,浓郁粘稠的血液,十分缓慢的翻腾着,不时的冒出一个气泡,然后破裂开来。

    而在血池的正中间,有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莲花坐台,在坐台上,我终于看见了那个在仙界就与我有了约定的魔族大能,血帝,血幽寒!

    我首先注意到的,便是他的那一双眼睛。

    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却又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左耳上镶着一颗蓝色的耳钻,发出幽蓝的光芒。

    一身暗红色的锦袍,赔上他那温文儒雅,却看不到任何表情的的俊美脸庞,给人一种邪魅的感觉,隐隐约约有股寒气迎面而来。

    从他的身上,我感受不到任何的魔气,仿佛他只不过是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凡人罢了,可是不知道为何,此时的我却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光是站在他的面前,我的后背就已经彻底被汗水打湿了。

    同样是神帝境的超级强者,他给我的感觉,与凌月给我的全完不同。

    如此这般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或许只是一瞬间,或许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莲花台上的血帝终于用他那极具磁性的声音开口道:“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来到了我的面前,我原本还以为,得多给你个几百年的时间呢。”

    “这些虚的就不用了,我按照约定,来和你见面了,原本我是打算立刻扭头便走的,但是看在你曾经也算是帮过我的份上,姑且听听你让我做什么吧,若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便将之前的人情还了,我们以后两不相欠。”我耸了耸肩,一脸淡然的说道。

    我表面上虽然一副淡然的模样,但心里早已经紧张的要死了,这血帝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一名神帝境的修士,神界的顶尖强者,想要杀我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想要逃跑也是没有丝毫的可能。

    “呵呵……”血幽寒闻言轻笑一声道:“当初在仙界的时候,你就丝毫没有把我放在眼中,原本我以为见到本尊了,你会收敛一点,却没想到还是一个样,真不知道该说你狂妄呢,还是无知。”

    “狂妄也好,无知也罢,你想要杀我,怕是一个眼神就足够了,既然你如此大费周章的把我带到这里,一定是因为我可以办到一些其他人办不到的事情,我说的没错吧。”我一脸平静的说道。

    血幽寒闻言眼皮一抬,微笑道:“果然聪明,我魔族发生的事情,你在路上应该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吧?”

    “这个自然知道一些!贵殿现在的处境不太妙啊!”我不动声色的回道。

    “那你应该知道,原本血凝是没有任何机会的,之所以会形势骤然急转而下,全是因为他在我身边安排的一颗致命棋子,让我身受重创,魔族之中,已经没有人能够压制住血凝了,血煞殿的势力范围也一点点的被他蚕食,以至落到血煞帝城被围困的地步。”血幽寒神色一正的说道,眉宇间竟隐约露出一股煞气来。

    仅仅只是这一丝煞气,却让我不由得闷哼了一声,一脸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血幽寒微微一愣,旋即平心静气,煞气这才消散得无影无踪。

    我体内的仙元运转了一个大周天后,这才将体内的不适给压了下去,然后才开口道:“说吧,你到底想要让我做什么?不过以血帝的智慧,当不会让我一个小小的真神境修士,去干掉一名神帝境的强者吧,你应该没有忘记,我们当初的约定,只是来见你一面,可并没有答应帮你做什么事情。”

    “我当然记得,而且我还记得,你绝对不是一个会吃亏的家伙,你既然肯留下来听我的请求,估计你也有需要我帮你完成的事情,说吧,或许我们可以再来一次平等的交易。”血幽寒脸上浮起一抹笑意,轻声说道。

    我微微一惊,这血幽寒果然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心思竟然缜密到了如此地步,仅仅凭着我没有立刻离开这一点,就推断出我也有事要找他。

    如此深的城府,让我的脊背升起一股寒意,与此人打交道,无异于与虎谋皮!

    我略微沉吟了片刻,短短的时间内,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最终才开口道:“我的事情并不是很急,还是先说说你具体让我干什么吧,也好让我看看这场交易到底值不值。”

    我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我自己的考量的,若是我先说出自己的来意,让他知道我是为了救人而来,不管我要救的是什么人,但能够让我不远万里,孤身来到正在发生内乱的魔族领地寻求帮助,以他那缜密的思维,不难推断出,我要救的人,一定对我非常重要,到那个时候,我就彻底陷入被动当中了。

    听到我的话后,血幽寒的眼眸中也是精光一闪,显然也已经看穿了我的用意,当即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后,这才开口道:“果然是一只小狐狸,一点都不肯吃亏。”

    “彼此彼此。”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话音刚落,整个石殿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而我的心也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等待着血幽寒的决定,而这个决定,也很有可能是用他那碾压一切的力量,强行让我就范。

    若是这样的话,不管他让我做什么,我恐怕再也没有机会离开魔族领地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