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3章 魔族有内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听到这话,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皆是微微一惊,看见落日门的谢姓女修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锐明忍不住开口问道:“谢师妹,你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谢姓女修看了我们一眼,轻叹一声道:“我也是到了这里之后才得到的消息,我的姐姐在数十年前就接受了灌魔仪式,成为了魔族,昨天我收到了她的传讯,让我千万不要接受灌魔仪式。免-费-首-发→【追】【书】【帮】”

    众人听到这话,不由得面面相觑,我略微沉思了一会儿后,开口问道:“谢师妹,你姐姐可有说,具体是什么原因?”

    “因为,魔族发生了内乱。”谢姓女修轻声说道。

    “内乱?”

    “是的,魔族一直由血煞一族统治着,由血煞一族组成的血煞殿,也是魔族最顶尖的势力,殿主血帝血幽寒,也是魔族的第一强者,可就在百年之前,这位血帝忽然被自己的道侣偷袭,虽然血煞殿没有对外透露血帝的伤势,但从那以后,血帝便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了,甚至有人猜测,血帝已经陨落。”谢姓女修小声的说道。

    “血帝陨落?我看不可能吧,那可是和我们四大神帝相提并论的超级强者,应该没有那么容易陨落吧!”古姓男子喃喃自语道。

    “魔族大部分的修士也是这个想法,认为血帝只是受了重伤,正在闭关疗伤罢了,可与此同时,那些平日里摩擦不断、水火不容的魔族势力,竟然忽然之间拧成了一股绳,开始共同讨伐血煞殿,想要推翻血煞殿的统治。”谢姓女修点了点头说道。

    “照这么看,这一切似乎都是计划好的,这位血帝身边的道侣,怕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为了这次叛乱所埋下的一颗棋子。”我抹了抹下巴,沉声说道。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谢姓女修略微有些诧异的望了我一眼,然后才继续说道:“赵师弟果然聪明,血帝的这个道侣,乃是数千年前,由血帝的亲弟弟,血凝献给他的,至亲之人送的,血帝根本就没有多心,再加上数千年来的相濡以沫,血帝也渐渐的爱上了此女,从此对她没有了任何的戒心,这才让她偷袭得手,而血帝的亲弟弟血凝,则趁着这个机会,发动了叛乱,妄图取而代之。”

    听到这里,我心中不由得轻叹一声,以血帝这样恐怖的实力,除了圣道界中的那些圣人之外,整个神界怕是没有几个人可以伤到他了,可是最终却被自己心爱之人背叛,光是想一想都觉得可悲。

    “谢师妹的意思,莫非这恶灵门也是血凝的手下?我们如果加入恶灵门的话,到了魔族领地之后,就要参与到魔族的夺权大战之中了?”锐聪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众人听到这话,皆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向了谢姓女修,后者轻叹一声道:“刚开始的时候,魔族领地中只有两三个顶尖势力归于血凝麾下,可是血帝迟迟不肯路面,关于血帝已经陨落的消息也越来越多,到了现在,魔族领地中的十大顶尖宗门,已经有七门归于血凝麾下,那些二流三流的势力更是不计其数,若非血煞一族依靠着一个上古大阵严防死守,恐怕魔族领地之主,早就换人了。”

    事情说到这个份上,算是将我们心中的顾虑全都解释清楚了,魔族爆发最大的内乱,血凝需要大量的修士大军,或者说是炮灰也行,看来这个恶灵门能够一次拿出这么多的真神丹,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一个魔族之主的亲弟弟,又在很早以前就开始谋划造反的事情,他手里怎么会没有钱呢。

    “看在大家都是人族修士的份上,该说的我全都说了,何去何从,各位自己决定,反正我稍后会立刻离开这里,就算终身不再存进,也好过当魔族的炮灰要好。”谢姓女修扫了众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众人听到这话后,神色皆是变换了数次,锐明两兄弟以及乔姓女修最终决定离去了,不过这世界上总是会有一些狂人,万剑门的古姓修士见众人退缩,眼中的不屑之色一闪即逝,淡淡道:“我的想法和你们不同,我反而觉得这是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若是能够立下一点功劳,以后我在魔族也可以拥有不低的地位,值得我去拼一拼了!”

    我一脸疑惑的望了他一眼,心想这家伙莫非是白痴不成?他难道不知道炮灰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么?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炮灰能够立什么功劳的,难道你还能死出个花来?真是蠢蛋!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古堡的上空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灵力波动,在场的所有人皆是脸色一变,当即身形一晃,直接破窗而出,同时也有不少修士从各处冲天而起,皆是悬浮在半空之中朝着天空凝望过去,下一刻,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是……灌魔大阵!恶灵门想要干什么?难道打算强行给我们灌注魔气吗!”谢姓女修脸色一变的说道。

    除了她以外,不少修士都认出了此阵法,不由自主地将法宝祭了出来,毫不犹豫的对着半空中的大阵发动了攻击,不过一道黄色的光幕一闪后,这些攻击全都被化为了无形。

    “看来所谓的寿宴根本就是一个局,连困阵都提前准备好了,看来是想强行将我们带到魔族领地去了。”乔姓女子脸色惨白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恶灵门总部的方向,缓缓升起两道灵光来,其中一人是之前见过,那个带着面具的年轻男子,是恶灵门的少门主,而在他身边,拥有神王境修为的老者,恐怕就是恶灵门的门主谬天泯了。

    “谬门主,不知你这是何意?”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开口质问道。

    谬天泯淡淡的瞥了此人一眼,沙哑着声音说道:“诸位来到这里,不就是想要化身为魔,获得魔族至高无上的修炼功法么?有些人心中可能还有些疑虑,那么老夫就帮你们一把,直接帮你们下这个决心,也算是额外的服务了!嘿嘿……”

    众人听到这话,不由得微微一惊,可是面对一名神王境的强者,这里的修士便是联起手来,也不是其对手,就算是想逃,也没有能力突破这个神级困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半空中的谬天泯,缓缓地将一支玉瓶祭到了半空之中。

    接着,谬天泯的双手便开始在胸前飞快地掐着各种法印,口中也是念念有词,半空中的玉瓶滴溜溜的急转,如此大概过去了十个呼吸左右的时间,半空中的玉瓶忽然间爆裂开来,一大股漆黑如墨的魔气顿时宛如章鱼的触须一般,从天空中席卷而下。

    看见这一幕,所有修士的脸上皆是露出了骇然之色,他们自愿接受魔气灌注是一回事,被强迫灌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当即无数道灵光狂闪而出,数不清的防御法宝被祭了出来,在众修士身前形成了一道道的防护。

    “哼,真是无知!”谬天泯看见众人的动作,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的说道。

    我的神识一直锁定在谬天泯的身上,这一句无知自然是听到了,当即心中一沉,看来这所谓的灌注魔气仪式,并非是防御法宝能够抵挡的住的。

    正思索间,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不远处的一名魔族修士,此时的他正将体内的魔气,在周身凝聚成了一团魔雾,将自己的身体彻底笼罩在了其中。

    我心中一动,毫不犹豫地将体内的血红魔气逼出体外,眨眼间便在体外形成了一个血红的圆球,刚做完这一步,那漆黑的魔气已经落到了那些修士的防御法宝上。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