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4章 三代的传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说实话,此时的我心中是震撼的,她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而已,我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流浪的,要知道,神界比地球要危险无数倍,除了那些凡人之外,还有许多心术不正的修士,在这样一个危险的世界里,这个小女孩却早早的练就了一套保护自己的手段,可想而知,流浪的这段时间,她都经历了些什么。★首发追书帮★

    我将她手上的灰尘轻轻抹去,望着她清澈但是微微带着一丝警惕的眼眸说道:“不用担心,要是有坏人来抓你,我就帮你把他们赶跑。”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思考我的话有没有可信性,那模样颇有些小大人的模样,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旋即便听到伙计的声音响起:“前辈,您要的饭菜准备好了。”

    “送进来吧。”我淡淡的说道。

    “嘎吱!”

    房门被推开,伙计手中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当她看见小女孩的模样时,不由得微微一愣,似乎也没有想到那个脏兮兮的小女孩竟然如此清秀可爱,不过他也不敢多看,赶紧放下东西后退出了房间。

    小女孩望着满满一桌子的食物,闻着那淡淡的清香,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强忍着没有上前,我微笑着询问道:“怎么了,不喜欢吃这些么?”

    小女孩闻言摇了摇头道:“不是……可是我母亲说,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食物……”

    小女孩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她的眼睛里却满是渴望,我甚至还听到了她肚子咕咕叫的声音,想必她已经饿坏了,可就算是这样,她依旧在牢记母亲的忠告,并且努力地在执行着。

    “呵呵,我怎么会是陌生人呢,你不是知道我姓赵么。”我微笑着说道。

    小女孩听到这话,歪着脑袋想了许久,最后点了点头道:“好像……确实是这样……”

    “好了,快吃吧,等你吃饱了,你也该告诉我为什么知道我姓赵了。”我轻笑一声说道。

    小女孩早就已经饿坏了,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算得上是合理的借口,哪里还能够忍得住,当即跑到桌子前坐下,开始狼吞虎咽起来,这让一旁的睦雪眼睛都看直了,不断地咽着口水,偶尔看向我的眼神,也充满了哀怨之色。★首发追书帮★

    “姐姐……你也来吃呀,这么多,恋恋可吃不完呢。”小女孩看见睦雪的模样,立刻十分懂事的轻声唤道,睦雪当即欢呼一声,立刻加入到了消灭食物的行列当中。

    等到小女孩吃饱喝足之后,我这才开始询问起小女孩的来历来。

    “好了,小妹妹,你现在应该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知道我姓赵了吧?”我轻声问道。

    “因为我见过你呀!”小女孩吃过了饭,人也变得精神了许多,微笑着说道。

    “你见过我?”我微微一愣,小女孩才十几岁,她出生那会,我可是还在闭关之中呢,怎么可能见过我?

    “不对,我应该是见过你的画像。”小女孩想了想后,又纠正道。

    “画像?”

    “对,从我刚刚懂事的时候,我的母亲就每天给我看你的画像,说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让我长大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你。”小女孩点了点头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我心中一动,已经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我叫贺恋恋。”小女孩微笑着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脑袋中便“轰”的一声,瞬间想明白了她的来历,这个小女孩竟然是宝来行贺家的后代,宝来行在百年前一夜之间消失,难怪这个小女孩会落到如今这番田地。

    “贺孤萱是你的什么人?”我轻声问道。

    小女孩听到这个名字,眼睛顿时一亮道:“贺孤萱是我的祖母,大哥哥,你真的认识我的祖母吗?”

    等到这个答复,心中最后的意思疑虑也尽去了,我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是的,我认识你的祖母,小恋恋,你能告诉我,你们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贺恋恋听到我这么问,神色立刻变得黯淡起来,眼眶也有些微微发红,沉默了许久之后,这才开始述说起来。

    其实小女孩并没有见过贺孤萱,她出生的时候,贺孤萱已经不在了,而她一出生,就一直跟着她的母亲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因为早在她出生的数十年之前,宝来行就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而导致宝来行覆灭的罪魁祸首,就是暗极门的人,当然了,小女孩只知道暗极门这个名字,关于其他的事情,她知道的就很少了。

    她们母女两个一直都躲在紫云城中,不敢踏出城门半步,毕竟在紫云城中,暗极门的人还不敢大肆的追捕她们,从贺恋恋懂事开始,她的母亲就让她牢牢记住两件事。

    第一,就是记住贺家的仇敌,暗极门;第二,就是一个名叫赵恋凡的修士,关于这一点,也是贺孤萱一直要求小女孩的母亲记住的事情,并且一直传承到了第三代,也就是贺恋恋的身上。

    小女孩的母亲在几年前病死了,小女孩就独自在紫云城中挣扎生存着,并且按照她母亲临终前的嘱咐,经常徘徊在宝来行曾经的店铺附近,期待有一日,我能够出现,完成当初贺孤萱的临终嘱托。

    贺恋恋说到这里后,忽然猛地一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一般,急急忙忙地从椅子上跳了下去,飞快地跑到她换下来的那一堆脏衣服跟前,在里面翻找起来。

    当她从脏衣服中翻找出一个同样脏兮兮的布袋子时,小女孩顿时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口中还喃喃自语着,幸好没有弄丢,幸好没有弄丢。

    接着,小女孩一路小跑的来到我的跟前,伸手拍了拍布袋子上的灰尘,然后递给我轻声说道:“大哥哥,给你,这个就是母亲嘱咐我,一定要交给你的东西。”

    我心情略微有些沉重的接过了布袋子,打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了一封信。

    赵大哥:

    其实当你离开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

    可是,我的心中还一直有着一丝小小的期盼,或许哪一天,你会经过紫云城,会想起我来,过来看看我,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的经营着宝来行,我可不能让赵大哥的投资血本无归呢。

    不过实在是有些可惜,我们的宝来行,没了,一夜之间就没了,这或许就是上天在提醒我,不要心存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吧。

    赵大哥,你对我们贺家有大恩,我也不希望赵大哥去为我们报仇,那样实在是太危险了,贺家会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一切都要怪我,如果我早一点将凤髓之气交出去,也不会给贺家招来灭族之祸。

    我本来不该再要求赵大哥什么,但是如果有可能的话,希望赵大哥能够对我们贺家的后人,稍微照顾一二,也不至于让贺家断了传承。

    贺孤萱

    绝笔。

    看完这封信后,我的脸色变得阴沉无比,若非知道贺恋恋就在我的身边,这股杀气早就已经狂涌而出。

    暗极门!

    又是暗极门!

    想不到已经没有了凤髓之气的贺家,他暗极门竟然也不放过,可是转念一想,我的心中便充满了自责,当初我离开之后,暗极门确实没有再对贺家出手了,仇恨也很顺利的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

    可是,当暗极门联合着其他宗门,到问天神宮要人失败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他们知道以我问天神宮太上长老闭门弟子的身份,他们永远都动不了我,于是重新将仇恨转移到了贺家的头上,最终才导致贺家的覆灭。

    “小恋恋,你乖乖在这里睡觉,哥哥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我尽量和颜悦色的说道。

    贺恋恋年纪还小,根本就看不出我隐藏起来的表情,再加上她身体虚弱,吃过东西后又容易犯困,于是便乖巧的点了点头,自己爬到床上,钻进了被窝之中,没一会儿就传来了轻轻的微鼾声。

    见贺恋恋进入了梦乡,我的脸色顿时一变,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门口走去,一旁的睦雪微微一愣,喃喃道:“你……干嘛去?”

    “杀人!”我的眼中杀气昂然,声音已经冰冷到了极点,头也不回的说道。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