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1章 长天的消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凌月听到血凝刺的那一刻,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而我则立刻感应到一股神识在我的身上扫过,似乎是飞快地检查了一遍我的身体。http://m.zhuishubang.com/

    “你问血凝刺干什么?你好像并没有受到血凝刺的伤吧,而且以你的修为,魔族根本就用不上血凝刺这种一生才能发动一次的秘术,一个神王境的修士要杀你,怕是对着你吹一口气,你就灰飞烟灭了。”凌月略微有些疑惑的说道。

    听到这话,我微微犹豫了一会,最后一咬牙说道:“受伤的并不是弟子,而是弟子的道侣。”

    “这就更不可能了,你的道侣若是中了血凝刺,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怎么可能仅仅是受伤而已,你可别告诉我,你的道侣拥有世界神以上的修为。”凌月摇了摇头说道。

    “师父误会了,其实我并不是在神界遇到了血凝刺的,而是在仙界的时候,有一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了一枚血凝刺,并且在我和道侣的婚礼上,偷袭于我,而我的道侣为了救我,以身挡刺。”我神情有些黯然的说道。

    凌月听我这么说,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不过下一刻,她仍然是摇头道:“就算是一枚落到仙界的血凝刺,受到了仙界天地规则的压制,可是就算仙界最顶端的伪神,在血凝刺之下,也必死无疑,你的道侣又怎么会……”

    “师父说的不错,当时我的道侣确实濒临死亡,不过最后关头,我给她服用了一颗不知名的神秘丹药,误打误撞的保住了一条性命,可是从那之后,我的道侣却好像失去了灵魂一般,似乎再也不认识我了。”我在提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心中不由得阵阵绞痛,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

    凌月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良久之后才开口道:“你的道侣何在,带来让我看看。”

    听到这话,我顿时心中大喜,或许有人会问,我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凌月检查赵依仙的伤势,其实原因很简单,我和凌月虽然是师徒的关系,但是身为徒弟,弟子是永远不能对师父提出任何要求的,师父只有传艺的责任,并没有照顾你的义务。「^追^书^帮^首~发」

    我立刻心念一动,赵依仙立刻从小世界中遁出,落到了我的怀中,凌月看见我怀中的赵依仙微微一愣道:“你的道侣……竟然是妖族?”

    “是。”我点了点头道,脸上没有丝毫的犹豫之色。

    凌月闻言沉默了下来,似乎是陷入到了某种回忆当中,良久之后才回过神来,我顿时感应到一股神识将赵依仙的身躯包裹在了其中,忽然间,我紧张得连手心里都渗出了汗水,倒不是担心凌月会对赵依仙不利,而是害怕凌月也束手无策。

    “竟然是保元金丹,看来你的道侣是真的命不该绝啊。”大概过去了一刻钟左右,凌月才将神识一收,略微有些感叹的说道。

    “师父……可有办法?”听到凌月一口便道出了当初我给赵依仙服用丹药的名字,心中顿时升起了无限期望的说道。

    凌月闻言轻轻叹息了一声,我顿时心中凉了一大截,旋即便听到凌月开口道:“其实,你的道侣原本已经是必死无疑了,可是保元金丹在关键时刻,保住了她的一丝神魂,并且给予了她大量的生机,这才保住了性命,不过她的神魂几乎已经支离破碎,失去了全部的意识也在情理之中。”

    此时的我根本就不敢插话,眼中满是期待的等待着她的下文,凌月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然后才继续开口道:“想要让她恢复,并非没有办法,只不过,除了神王境以上的魔族修士之外,任何人都无法治愈,连我也不行,而且就算是神王境的魔族修士,也只五成的机会让她恢复,并且会消耗其大量的修为,甚至一个不小心,还会有陨落的可能。”

    听到这话,我的脑袋中顿时“轰”的一声,陷入到了空白之中,听到凌月说有方法治疗赵依仙的伤势,我固然高兴,可是听到后面的话,我的心就彻底沉入了谷底,想要让一个魔族的强者,冒着修为倒退,甚至是生命危险,去治疗赵依仙,这种事,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一些。

    可是,这一丝的沮丧也仅仅持续了片刻的功夫,我的内心便再次变得坚定了起来,只要机会不是零,我就必须要去争取一下。

    凌月看见我眼神的变化,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看来你的道侣并没有救错人,你确实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这一点,和他真的很像……”

    “师父说的是谁?”我微微一愣,脱口而出道。

    凌月闻言微微一怔,旋即摇了摇头道:“虽然还有那么一丝的机会,不过你现在的修为还是太低,在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冒险,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在盘算着远行了。”

    “是的,还请师父原谅。”我没有隐瞒的点了点头说道。

    凌月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纤手一翻,一枚玉简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旋即抛给了我说道:“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没有指导你修炼,既然你已经决定远行,这套爆灵决就传授于你,应该会对你有所帮助。”

    “多谢师父。”我急忙将玉简招入手中,口中称谢道。

    “可还有什么其他想要问的么?”凌月微笑道,可是见我张口的时候,却忽然打断道:“若是关于灭世量劫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以你现在的修为,知道了反而对你不好。”

    我顿时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有些讪讪的笑了笑,这个师父还真是会看透人心啊,我沉吟了一会儿后,再次开口道:“请问师父,您可知道长天前辈?”

    “你认识长天?”凌月微微一愣道。

    “是的,弟子在仙界的时候和长天前辈……恩……结下了一段深厚的友谊,后来长天前辈回到了神界,似乎也和我们问天神宮颇有渊源的样子,故而弟子有此一问。”我点了点头说道。

    听到我的话后,凌月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这笑容看的我有些毛骨悚然,难受了好一阵子之后,凌月才似笑非笑的道:“可是我怎么听说,长天当初在仙界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小鬼头,年纪不大却精明的很,不但趁机敲得一手好竹杠,而且还让长天给他当了一段时间的打手来着?”

    “额……”我直接呆滞在了原地,好半天后才喃喃道:“师父……您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当然了,长天是我的记名弟子,我能不清楚么?他从仙界回来之后,可是对着我好一顿的抱怨,还说等你以后到了神界,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你一顿。”凌月忍着笑说道。

    我当时冷汗就下来了,这个长天,竟然是凌月的记名弟子?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无巧不成书啊!

    “师父,长天前辈可在这山谷之中?”我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长天自然在这里,不过他身上的伤势颇重,正在闭关疗伤,短时间内是无法与你相见了,不过……”凌月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似乎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轻笑道:“你现在是我的关门弟子,长天是我的记名弟子,以后他得称呼你师兄才是,也不知道长天得知这个消息后,会不会气得当场猝死呢,呵呵……”

    听到这话,一股凉意顿时从我的脊椎处升起,直冲头顶。

    这个师父……有点意思啊!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