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2章 我师名凌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太上长老径直走到了主位上坐了下来,脸上虽然挂着淡淡的微笑,但是整个大厅中的长老都不敢作声,低着头等待着这位太上长老开口。免-费-首-发→【追】【书】【帮】

    “问天愁,你觉得今天的事情,你处理的如何?”太上长老沉思了许久,然后才淡淡的问道。

    问天愁的身躯微微一震,旋即上前一步开口道:“启禀太上长老,此次的事情是玄武境的顶尖势力联手施压,而且程家手上确实有赵恋凡杀人的证据,为了不让问天神宮落下一个包庇的名声,我才决定按照宮规处罚赵恋凡的,也好堵住天下修士的悠悠之口。”

    听到这话,太上长老淡淡地瞥了问天愁一眼,后者身躯一颤,不敢作声了,旋即将目光转向我这边,开口道:“你说。”

    “是。”我赶紧上前两步,开口说道:“程修杰和公孙元确实是弟子所杀,但是弟子只是正当防卫而已,此二人与我有些过节,进入玄武秘境后,二人就联起手来,想要抢夺我身上的法宝与资源,弟子无奈之下,只能将二人斩杀。”

    “你看看,真正心术不正的是程修杰和公孙元,他们仗着自己的修为比我徒儿的高,所以就想在玄武秘境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却被我徒儿反杀,这就是他们自己作死,难道我徒儿只能站在那里让他们杀,而不还手么?赵恋凡这么做,相当于是为问天神宮清理门户了,只有功没有过。”太上长老开口做出了定论。

    事到如今,谁还看不出来,这个太上长老忽然跳出来,就是来护短来了,其他人都默不作声了,可是问天愁和段千鹏额头上的冷汗却越来越多,他们一个为了问天神宮的名声,要按照宮规处置我,一个却是想置我于死地,怕是讨不了什么好了。

    “段千鹏,你身为师长,却没有好好管教门下弟子,对同门都起了杀人越货的恶毒心思,你身为师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今日起,罢免你长老的职位,所有的资源供奉减半,好好反省吧,若有下次,决不轻饶!”太上长老淡淡的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惊,万万没想到,太上长老竟然会为了一个虚神境的弟子,去罢免一位长老的职位,这已经算是相当重的惩罚了。★首★发★追★书★帮★

    “是。”段千鹏脸色发白的点头应道。

    接着太上长老的目光就落到了问天愁的身上,略微沉思了一阵才开口道:“至于你,我就想问你一句,我问天神宮从什么时候开始,害怕天下修士的悠悠之口了?修仙一道,强者为尊,我问天神宮还从来没有牺牲他人,保全宗门的做法,我看你是在这个位置上坐的太久,心性也发生了变化了。”

    问天愁闻言身躯一震,脸色也有些发白,似乎是领悟到了些什么,当即低头道:“太上长老教训的是。”

    “从今日起,问天愁退居副宮主,至于宫主的人选……就让沈丹舞担任吧,不过沈丹舞正处于闭关的关键时刻,宮中大小事务,暂时还是交由问天愁处理,直至沈丹舞出关为止。”太上长老淡淡的说道。

    “是,属下谨遵太上长老法令!”大殿内的所有修士轰然应是。

    我不由得有些微微呆滞,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从来没有出过面的师父,一出现,不但惊退了数个顶尖宗门的强者,还为了我的事情,罢免了问天神宮两名实权人物,其中一人还是问天神宮的现任宫主问天愁,这给我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毕之后,太上长老的目光终于落到了我的身上,我顿时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毕竟今天的事情因我而起,问天愁和段千鹏都被处置了,这个太上长老想要修理我,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太上长老看见我紧张的模样,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笑意,但下一刻便沉声道:“至于你,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修为还只是虚神境后期?平时是不是经常偷懒?”

    我愣住了,心中的怨念就像放在火上烤的温度计一般,直线上升,你竟然还好意思说我偷懒,这么多年了,别说教导我修炼了,连面都没有露过一次,有你这么当师父的吗?

    “哦?你这是在怪我没有教导你了?”太上长老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猛地一惊,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个所谓的师父,难道她会读心术不成?

    “弟子不敢,弟子的资质有限,修为进度缓慢,让师父失望了。”我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知道自己资质差就好!”太上长老忍着笑说道:“你现在的修为太低,等你突破到真神境的时候,就搬到我那里住吧,到时候也好指导你修炼。”

    说完这话后,太上长老便直接站起了身,我估计她是准备离开了,突然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师父,弟子可否知晓您的名讳?若是连师父的名讳都不知道,实在是太失礼了一些。”

    太上长老微微一笑道:“我叫凌月。”

    话音未落,凌月的身形变得越来越虚幻,半透明,全透明,直接消失在原地,没有引起丝毫的空间波动,就好像和空气融为一体一般消失不见。

    可凌月的身形明明已经消失,却听到一句饱含道韵的话响彻了整个大殿。

    “沈君一去无影踪,凌月独支问天宫。”

    问天神宫的众人都沉默下来,这句话,似乎是一个故事,一个凄美的故事……

    此时距离上一次的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可是此事依旧是问天神宮的热门话题,问天神宮的太上长老,为了一个虚神境的弟子,惊退了数个顶尖宗门的强者,同时还罢免了问天神宮的宫主问天愁,以及问天神宮的长老段千鹏。

    这个消息刚刚传出去的时候,在问天神宮中掀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好奇,这个太上长老的关门弟子,赵恋凡到底是何方神圣,从那天开始,来药园附近溜达的宗门弟子就络绎不绝。

    此时我正在药园里照料着灵草,耳中忽然传来了鹿言的传音,我微微一笑,抬手抛出了一枚令牌,药园的禁制立刻露出了一条缝隙,紧接着便看到鹿言、寒宜、铁义、千蓉四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让狗撵了?”我有些好笑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呢,现在药园外面被围得水泄不通,全都是为了来一睹赵恋凡的风采,我们可是拼了老命才挤进来的,你居然还说风凉话!”鹿言没好气的说道。

    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啧啧啧……难怪赵兄一直藏在这药园中不肯现身呢,此地的环境竟然如此之好……咦?药田里怎么有一条小蛇……不好,它竟然在吃灵草,赵兄,还不快快将它捉住!”铁义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间惊声说道。

    我闻言扭头看了一眼,微笑道:“吃就吃吧,只要她喜欢,便是将药园里的灵草吃完了也无妨,到时候最多是挨上一顿骂罢了。”

    众人听到这话,皆是眼角抽搐了一下,千蓉犹豫了一会后说道:“赵兄,这是你养的灵兽么?”

    “不是。”我微微摇了摇头,微笑道:“她是我的道侣。”

    呵呵,你这个……还挺别致啊!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这样一幅表情,我也没有想要解释什么,当即转移话题道:“话说你们四个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该不会又来找我讨要丹药了吧?”

    四人的脸上同时一红,自从他们得知了我是一名三品神丹师后,隔三差五便会到我这里来,让我帮忙炼制丹药,我都快成为他们的专职炼丹师了,别看我只是三品神丹师,若是我肯进入问天神宮的丹堂,那地位绝对不低的。

    “不是不是,赵兄误会了。”鹿言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们是看你被那些弟子骚扰的不胜其烦,这次是专门带你出去逛逛的。”

    “出去逛逛?外面有什么可逛的?”我不解的问道。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