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0章 舌战众首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不过我就有些奇怪了,自从上次玄武秘境的事情后,整整过去了十年的时间,他们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才找上门来?虽然十年对于修士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可是自己的儿子被我弄死了,竟然可以忍上十年再过来,这就有些不合常理了。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整个大厅都变得有些吵杂起来,不少问天神宮的长老都在交头接耳,应该是在讨论着我杀害同门的事情,甚至有些长老望着我的眼神也不由得露出了厌恶之色,看来杀害同门的罪责,已经触碰到了问天神宮的底线。

    眼看着大厅内的风向开始出现了变化,站在我身旁的老头顿时焦急无比,旋即再次开口道:“这其中恐怕是有什么误会,我和赵恋凡人相处了十几年,深知他的性情,绝对不是什么嗜杀之人。”

    “哼,恐怕丹老是被他给蒙蔽了吧,知人知面不知心呐!”程修远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

    老头本身就是一个爆脾气,见程修远怼他,当即脸色一沉,寒声道:“程修远,你一直口口声声的说有证据,可是我们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什么所谓的证据,这东西该不会是你杜撰的吧?我这师侄手上也有些好东西,你该不会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吧?”

    我闻言心中嘿嘿一笑,看来还是老头看的通透,程修远闻言脸色顿时一变,旋即又冷笑一声,一言不发的抬手抛出了一颗水晶球,水晶球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后,便投射出了一段影像。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焦在了大厅中央的影像上。

    在影像中,程修杰和公孙元正在和我对峙,原本应该有的谈话内容,此时却没有了,只能看见几人的嘴巴一张一合,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没说几句便开始动手了,后面的内容自然不用我多说了,没过多久,两人就都死在了我的手中。

    “丹老,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程修远一脸得意的说道。★首★发★追★书★帮★

    “为什么只有影像,没有声音?事情究竟是因何而起根本无从得知,我还可以说,是你儿子与公孙元联手,想要抢夺赵恋凡身上的法宝以及他收集的资源,最后却因为不敌,被赵恋凡反杀!如此说来,赵恋凡只不过是自卫而已,这一切都是你儿子和公孙元咎由自取,竟然还有脸闹到问天神宮来,真当我们是傻子么?”老头看完影像后,顿时一脸不屑的说道。

    这个老头实在是太可爱了!眼光也是犀利的很,一眼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推敲了出来。

    程修远顿时被老头噎得说不出话来,事实上还真如老头说的一样,如果他没有可以把声音的部分给抹去,他根本就没胆子到问天神宮来要人。

    “丹老这么说就不对了,以赵恋凡的实力,可以轻易的斩杀两人,那就证明实力远在他们二人之上,就算是他们动了什么歪心思,教训一顿就可以了,何必赶尽杀绝呢?丹老也体谅一下程道友吧,人家可是死了儿子呢。”暗极门的暗极炎微笑着说道。

    老头听到这话,眉毛顿时一挑道:“我说暗极炎,你第一天出来混么?别人都要杀你了,你还说什么手下留情?照你这个理论,你都是天神境中期的强者了,比赵恋凡高出可不止一点半点的,你又干嘛非要死咬着他不放?”

    我都忍不住要对着老头竖起大拇指了,言辞犀利,直切要害,让那暗极炎无言以对,只能讪讪的退了回去,问天神宮的丹老,可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

    不过,我此时心中最大的感触,就是感动,一个堂堂问天神宮的神丹帝,竟然会为了我这样一个小小的虚神境修士,舌战群雄,其中固然有一份他身为神丹帝的骄傲在里面,但更多的,却是因为之前随口对我许下的承诺。

    不管是什么事情,老夫一定尽全力保全你!

    “我不跟你说这些!”程修远冷静了下来,扭头对问天愁说道:“问天宗主,此子的罪行累累,有众多宗门可以作证,更是杀害了同门师兄弟,问天神宮打算如何处置此人,还请给个准确的答复,也好封了天下的悠悠之口!”

    此话一出,明显是要将军了,不管老头再怎么口若悬河的胡搅蛮缠,我杀了人是不争的事实,问天神宮是四大境域的第一宗门,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虚神境修士,让天下间的修士握住把柄,堕了问天神宮的名声,第一宗门的名声,远比一名虚神境弟子的命重要的多。

    问天神宮的一众长老皆是沉默了下来,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了问天愁,不管双方如何的各执一词,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问天愁的身上。

    问天愁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扶手,眉头微微的皱起,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下面的话将会决定我的命运。

    如此良久之后,问天愁将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淡淡的问道:“赵恋凡,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呵呵……终于有人想到问我了么?”我耸了耸肩,颇觉得有些好笑的说道:“说什么找我来对质,可是我到了这里这么久了,根本就没有人让我开口说过一句话。”

    问天愁闻言微微皱眉,想了想后说道:“没有人不让你开口,有什么话现在就可以说出来了。”

    “没什么好说的,人是我杀的,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想诸位也没什么兴趣知道,但我只说一句,该我负的责任,我赵恋凡绝对不会逃避,不该我承担的,我也绝对不会傻傻的背上身!”我一脸淡然的望向问天愁,语气平淡的说道。

    “大胆小儿,事到如今,竟然还敢口出狂言!”程修远听到我的话后,顿时爆喝一声,看他那模样,恨不得现在就扑上来弄死我。

    “呵呵,程家主,你也不用如此拼命的演戏,你若真的要为儿子讨回公道,何至于时隔十年,才找上门来?想必这十年的时间,你都用在联系其他宗门上了吧,为儿子报仇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真正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趁机打问天神宮的脸,我说的没错吧!”我耸了耸肩,轻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几大宗门的宗主顿时脸色微变,我看在眼中,心中冷笑不已,什么叫转移话题,什么叫偷换概念?这简直就是教科书一般的实例好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瞬间将这个问题上升到了宗门地位的问题上,你问天神宮若是真的把我交出去,在外人眼里,就会认为问天神宮迫于各大宗门的压力,认怂了,这对问天神宮的声望是致命的打击。

    “好一张利嘴!”断情谷的冷艳女子寒声说道:“就算我们不找你的麻烦,你杀了同门,等待你的也是废除修为,赶出宗门,我们之间的恩怨,晚点再算也不迟!”

    闻言,我心中一沉,她说的是事实,我可不认为将这些人打发之后,问天神宮会放过我,毕竟段千鹏这个小人一直对我虎视眈眈呢,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合理又合法处置我的天赐良机的。

    程修远等人听到这话后,也是冷笑一声,再也不跟我多说一句废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问天愁,等待着他的答复。

    首位上的问天愁沉默了许久,终于做出了决定,正了正身形后,便沉声道:“执法堂的弟子何在?”

    “弟子在!”顿时有数名执法堂的弟子站了出来。

    “赵恋凡违反宮规,杀害同门,现废除其修为,逐出问天神宮!”问天愁毫不犹豫的下令道。

    我心中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就算要处置我,也用不着这么快吧!眼看着执法堂的弟子气势汹汹的朝我走来,我立刻运转仙元,准备施展空间神通跑路。

    “是谁要废除我徒儿的修为,还要将其逐出问天神宮的?!”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