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7章 谁若敢私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和睦雪利用空间神通离开地下宫殿之后,就急急忙忙地朝着玄武秘境的出口飞去,如今距离十日之期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若是再耽搁,怕是来不及了,所以一路上就算是发现了一些灵草,可如果距离太远,我也就直接放弃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十分头疼的问题困扰着我,那就是该怎么给宗门解释跟着我的睦雪,问天神宮进入玄武秘境的弟子也就那么几十个而已,这一下多出一个新面孔来,绝对会引起怀疑,而且断情谷的人也见过她的容貌,她们一旦离开玄武秘境,一定会将这件事上报给宗门,到时候一定麻烦不断。

    我正想着呢,突然脸色一沉,身形突然“嗖”的一下,消失在了空气中,但片刻后又重新在原处显出了身形,只是手中多出了一枚戒指,而这时,附近的某颗大树上,栽下了一具无头的尸体,此人是万剑门的弟子,竟然埋伏在这里,想要偷袭赶往出口的修士,对于这种人,我是丝毫不会留守的。

    我迅速扫了一眼戒指中的东西,微微一笑,此人的收获还算比较多,就是不知道是靠着自己的力量收集的,还是一直靠着这种杀人越货的手段获得的,这就不得而知了。

    大概一天的时间过去之后,前方不远处便出现了一个不断旋转着的漩涡通道,我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脸上满是纠结之色的望着身旁的睦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让我将她收入鸿蒙小世界之中?

    说实话,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达到这种信任的地步,虽然她现在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什么事情都不懂,但是谁知道她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万一是一个贪婪、嗜杀的魔头怎么办?到时候她的记忆找回来,我还能有好?

    可是让我就这么把她扔在这里,我心中又有些不忍,还是那句话,此时的她就是一个婴孩,虽然实力不弱,但我又怎么能把一个婴孩扔在玄武秘境这种危险的地方呢。

    纠结啊!

    就在这个时候,睦雪忽然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哈的哈欠,拉着我的袖子甩来甩去,似乎是困了。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我顿时冷汗就下来了,你困了折腾我干嘛?难道还要我被你不成?

    睦雪扯了我半天,见我没反应,立刻手舞足蹈的比划了起来,见她一直在比划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我顿时心中一动,难道她是在说那个黑曜巨棺?

    我当即将神识全开,确定了周围没有其他修士后,便直接将黑曜巨棺取了出来,睦雪顿时欢呼一声,招呼都没有跟我打一个,掀开盖子便跳了进去,随后盖子便“砰”的一声合上了。

    我先是微微一愣,但下一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当即用神识将棺材笼罩,顿时心中一喜,这棺材果然能够阻挡神识的探查,我略微沉吟了一会,抬手便在棺材上布置了好几层禁制,确保万无一失后,这才将黑曜巨棺送进了鸿蒙小世界之中,心想等出去之后,就立刻将棺材取出,鸿蒙小世界能不暴露,还是不暴露的好。

    最后一点问题也被我解决了,顿时心情大好,然后将收集来的所有资源,抽出八成扔进了小世界之中,然后留下两层放入一个单独的戒指中,微微一笑,不再犹豫,朝着出口激射而去。

    当我从通道中走出来的时候,立刻发现了外面有许多人影晃动,脸上露出了喜色,但当看清楚是我后,立即大失所望了。

    我的目光在这些人的身上扫过,立刻发现了老头的身影,他看见我之后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我也报以微笑,然后缓缓走到了本门的位置,学其他人一样,按出来的先后顺序坐了下来。

    “赵兄弟!你终于出来了,可担心死我了!”

    我刚刚坐下,身后便传来一声惊呼声,我扭头一看,正好看见鹿言扭着他那肥胖的身躯,犹如一辆坦克般碾压过来,途中许多弟子被他撞得人仰马翻,而在鹿言的身后,则跟着面无表情的寒宜。

    “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微微一笑,由衷的说道。

    “你还担心我们?我们都以为你再也出不来了呢,你是不知道,寒宜师兄还伤心了好一阵子呢!”鹿言一把搂住我的肩膀,夸张之极的说道。

    寒宜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沉,阴测测地瞪了鹿言一眼,后者立刻缩了缩脖子,我微微一笑道:“寒师兄,让你担心了。”

    听到这话,寒宜微微一愣,旋即支支吾吾的小声道:“没事就好。”

    我大致上看了一下,当初进入玄武秘境的弟子,能够活着出来的,不足五分之一,损失不可谓不大,而且这些弟子皆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回去之后,这些宗门怕是要心疼许久。

    活着出来最多的是断情谷的弟子,她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冲着黑曜巨棺去的,所以她们进入玄武秘境后就在第一时间抱团,所以损失相对少一些,不过当那个精灵少女看见我活着出来时,脸上的诧异之色一闪而过,紧接着便对身旁的一位长辈小声低语了几声,随后那位长者便将目光投了过来,眼睛微眯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各个宗门的弟子陆陆续续地从通道中走出,大部分修士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而且不少人身上还有几处不小的破洞与血渍,看来是经过一番苦战,才走出来的。

    随后也有不少人结伴而出,都是一次两人、三人的结伴而行,而且每人脸上的神情大不相同,有的兴高采烈、有的满面沮丧,还有的则一脸侥幸之色。

    渐渐地,所有宗门的弟子都或多或少的从秘境中走了出来,唯独只有暗极门的弟子,到现在任然没有一人出来,许多宗门的领队,脸上都露出了嘲讽之色,暗极门的领头之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起来。

    我心中冷笑,暗极门的弟子怕是全军覆没了,就算有几个没有和大部队汇合的人,在这危险重重的玄武秘境中,也难保不会遇到什么其他的危险,能够活下来的机会,并不多。

    不过,当离通道关闭只有一刻钟的时候,通道中忽然跌跌撞撞的冲出来一个身影,看他的服饰,赫然就是暗极门的弟子,我微微一愣,心想此人还真是好运。

    暗极门的领队先是一喜,可是当他看清楚此人的模样后,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显然不是他想看到的人,这名弟子跌跌撞撞的来到领队跟前,小声说了几句话后,便坐到一旁调息了起来。

    这名弟子坐下没有多久,通道方向就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接着灵光一闪,通道就碎裂了开来,最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秘境中即使还有人未曾出来,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了,就像我之前说的,凡是没有及时出来的弟子,就从来没有在下次开启秘境时再冒出来过,完全由于不知明的原因消失了。

    既然玄武秘境的事情已经结束,各个宗门的人也没有再继续逗留的必要,至于上交资源的事情,自然是各自回宗门后再处理,倒是没有必要现在就上交,凭白让其他宗门得知自己的宗门获得了多少资源,那就太愚蠢了些。

    段千鹏当即祭出了一艘飞船,直接抬手一卷,将所有的弟子都卷入了船中,然后丝毫不停留地朝着问天神宮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几天之后,飞船便在问天神宮的主殿门口落了下来。

    “你们都跟我进来,将身上的灵草交出来后,便可以论功行赏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一句,谁若是胆敢私藏,后果绝对不是你们可以承受的起的!”段千鹏目光如电地在我们身上一一扫过,沉声说道。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