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9章 形势大反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暗喆终究还是没有完全躲开天蚕丝的偷袭,整个人只来得及跃起一般,双腿自膝盖处,便被骤然收起的天蚕丝给缠绕住,没有任何防御手段的暗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蚕丝切入肉中,而下一刻,他的双腿便直接和自己的身体分了家,鲜血直流。http://m.zhuishubang.com/

    此时此刻的暗喆,心中不知道有多么的后悔,他后悔自己太过自大,见我只有虚神境中期的修为,以及一上来就连同分身被他给困住,于是便小瞧了我,而掉以轻心的代价,便是他的性命。

    双腿被切断,暗喆体内的仙元顿时一弱,围攻我们的鬼头锤和九柄飞刀的攻势也立刻弱了下去,我体内的雷霆之力顿时疯狂运转,狠狠将鬼头锤劈飞了去,然后身后的云翼双翅猛地一震,瞬间出现在了暗喆的身前,而分身同样是逼退了飞刀,闪身出现在了其身后的位置。

    “你们暗极门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追杀我,如今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暗中屠杀九大宗门的弟子,我看暗极门也算是走到头了,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整个暗极门都会去下面陪你的。”我面无表情的寒声说道。

    话音刚落,两柄五行剑一前一后,朝着暗喆的身体狠狠刺去,眼看着就有破体而入,暗喆猛地大吼一声,喷出一口精血,两道灵光猛地从戒指中飞出。

    “叮!叮!”

    两声脆响传来,暗喆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用最快的速度祭出了两件防御法宝,一前一后的挡住了我们的攻击,暗喆连看都不看一眼,右手再次一翻,手中便多出了一枚黑色的圆珠,毫不犹豫地就准备激发。

    我心中一动,一直蓄势待发的墨刃上黑芒大涨,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而下一刻,便听见“噗!”的一声闷响,一道黑芒直接从他的心口位置射了进去,暗喆的动作轧然而止,体内运转的仙元也如潮水般退去,他一脸错愕的低下头,看着胸口处不停往外冒着鲜血的巨大创口,眼中满是不敢置信。「^追^书^帮^首~发」

    我没有再给他任何的机会,当即心念一动,尚且还在他体内的墨刃顿时一卷,直接将他的身体绞了个稀巴烂。

    “当、当……”

    主人的陨落,导致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法宝失去了控制,一个接一个的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在这个空旷的房间中,显得尤为刺耳,不仅是暗极门的人,就连问天神宮的弟子,都有些不大相信,暗喆竟然会死在一个虚神境中期的修士手中。

    原本正在战斗中的双方人马,竟然出现了片刻的呆滞,不过立刻有暗极门的弟子反应过来,当即大声喝道:“怕什么,我们有十几个人,他们也只有五六个人而已,大家不要忘了,就算现在逃走,等他们把消息带出去,不仅我们要死,就连暗极门也会被灭门!”

    这番话犹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一般,立刻掀起了千层骇浪,暗极门的弟子知道除了死拼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出路,一时间竟然爆发出了超强的战力,问天神宮的弟子本就受了伤,立刻被压制得节节后退,其中更是有两人遭受重击,跌落在地后就不动弹了,生死不知。

    我心中一沉,当即抬手祭出了一只金色铜铃,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后,便发出了一阵清脆之极的响声,那些正在疯狂进攻的暗极门弟子的身形顿时一滞,攻击出现了片刻的空档,在这里的,全部都是问天神宮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如此良机又怎么可能错过,当即各自激发了自己最强的攻击手段。

    “轰!轰!轰!”

    一连串仙元爆鸣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刚刚才回过神来的暗极门的弟子,立刻淹没在了滚滚仙元之中,惨叫声不断传来,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从半空中跌落,当狂暴的仙元渐渐散去的时候,还活着的暗极门弟子,也仅仅只剩下五人了,而且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显然已经发挥不出多少的战斗力了。

    要知道,当一名修士出现了短暂的失神时,不管是他祭出的法宝,还是他体内运行的仙元,都会出现片刻的停滞,也就是说,在这个时间段,除了他们自身肉体的强度以外,就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而鹿言等人的攻击,也在这个空档的时候,落到了他们的身上,能够活下来,就已经算不错了。

    鹿言等人本来已经是必死无疑,可是现在的情形完全颠倒了过来,哪里肯放过如此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当即犹如恶狼一般,朝着已经全无反抗能力的暗极门弟子扑了过去,一眨眼的功夫,就将剩下的几人给撕成了碎片。

    “赵兄弟,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啊,不然我们几人怕是要永远留在这玄武秘境之中了。”鹿言走到我的面前,由衷的说道,站在他身旁的寒宜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小声说了句谢谢。

    “你们千万不要这么说,你们要不是为了保护我,也不会陷入这等危局之中,说起来,还是我害了你们。”我闻言急急说道,目光落在躺在地上的几具同门尸体,眼中有着一丝懊恼之意。

    “呵呵,这事怎么能够怪你呢,暗喆这个家伙哪里会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就算我们告诉他你的具体位置,他也不可能放过我们的,反正横竖都是死,我才不会让他如愿呢。”鹿言轻笑一声说道。

    我微微一愣,话虽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我沉默着走到他们尸体的旁边,将他们每个人的容貌都记在了心中,然后抬手一挥,便将他们的尸体收入了戒指之中,戒指虽然不能存放活物,但他们现在已经陨落了,自然没有什么问题,我想把他们带出去,找一个风水好一点的地府,好好安葬。

    其他几人看见我的动作后,只是欣慰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赵兄弟,我们商量了一下,这里的战利品就由你收起来吧,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现在只怕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鹿言微笑着说道。

    “那怎么行?还是你们收起来吧,我记得你的法宝都破碎了,正需要补充才对。”我闻言连连摆手道。

    我们为了此时一连争吵了有五分钟,最后还是寒宜建议,暗喆的东西交给我,其他人的东西,再由他们平分,我本来是打算全部留给他们的,却也不想再继续这样耽搁下去了,万一又等来了其他宗门的人,以我们现在的状态,就危险了,最后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鹿言这才心满意足的去分赃去了。

    众人原本的计划是,在原地休整一番后,再进入这地下宫殿的深处,可是他们刚刚把东西分配完毕,我的脸色顿时一变,我一直外放的神识,感应到了大批的修士,已经朝着我们所在的位置飞来,虽然不知道是九派中的哪一家,可是看见我们几个伤痕累累的聚集在此处,下场不用多想也可想而知了。

    我当即毫不犹豫地猛地一挥手,一马当先便朝着房间角落处的一条通道激射而去,鹿言等人虽然不解,但是从我脸上凝重的表情来看,显然是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再加上我刚刚救了他们一命,在内心深处还是十分信任我的,当即毫不犹豫地闪身跟了上来。

    我们一行人穿过一截蜿蜒曲折的走廊后,眼前便再次出现了一个大厅,整个空旷的大厅内竟连一个可以躲藏的地方都没有,而看外面那群人的架势,肯定是冲着此地下宫殿而来的,想要他们不进入宫殿,那纯粹是妄想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