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8章 心中的道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其实刚刚发现他们在拼斗的时候,我就将墨刃祭了出来,一直没有现身,其实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暴起偷袭干掉一两个暗极门的人,也好减轻问天神宮这边的压力。http://m.zhuishubang.com/

    可是当我看见鹿言的银色圆盾破碎的那一刻,我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当即心念一动,一直静静地悬浮在我身旁的墨刃,顿时黑芒一闪,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当”的一声的清响,银色巨剑在鹿言头顶一丈远的地方,被后发而先至的墨刃狠狠地轰在了侧面的刀身上,银色巨剑顿时偏离了攻击的方向,几乎是贴着鹿言那肥胖的身体,与他错身而过,砍在了身旁的空地上。

    “轰!”

    整个房间都轻轻颤抖了一下,在鹿言身旁的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条惊人的沟壑,好在鹿言的战斗经验比较丰富,瞬间就抓住了这个机会,肥胖的身躯一抖,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而墨刃在我的控制下,与半空中的银色巨剑缠斗在一起,死死的不让银剑继续追击。

    “谁?给我滚出来!”暗喆脸色一沉,一招手,收回了银剑,然后双目如电的扫向了一侧,并死死盯着通道口不放,因为他看得分明,那把墨刃就是从此飞窜出来的。

    “呵呵,这位朋友不是一直都在找我么,怎么还问我是谁?”我笑呵呵的说道,同时缓步从通道中走了出来,然后就站在通道口,面带微笑,脸上没有丝毫担忧之色的望着暗喆。

    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惊,暗喆一方更多的是惊喜,暗喆更是冷笑着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的这些同门师兄弟拼了性命也不肯透露你的位置,想不到你反而自己现身了,真不知道你是自信,还是愚蠢。”

    而鹿言和寒宜等人则是脸色难看的很,望着我的眼神隐隐有着责怪之意,鹿言这家伙是属于藏不住话的那种人,当即大声道:“赵兄弟,你出来干什么?还不快点走,不然我们这些师兄弟就白死了!”

    “鹿师兄、寒师兄,还有各位师兄弟,我若是明知你们用生命在保护我,我反而一走了之,这样的人,还值得你们为我豁出性命吗?死,并不可怕,但是可怕的是,为了活命而丢了心中的道义,这种事情,我赵恋凡实在办不到!”我望着问天神宮的一众弟子,脸上满是真诚的一字一句的说道。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听我这么说,鹿言等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欣慰之色,而对面的暗喆则是仰天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开口讽刺道:“道义?连小命都没有了,还要道义干什么?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让你们一起共赴黄泉!”

    闻言,我们问天神宮的弟子,脸上皆是露出了不屑之色,对于这种人,你跟他将道义,根本就是对牛弹琴,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道金光爆射而出,在半空中便金光一敛,露出了分身的身影,而我也是背后的云翼双翅一震,消失在了原地,和分身一起,一左一右的朝着暗喆爆射而去。

    “鹿师兄,你和其他的师兄再坚持一会儿,等我先干掉此人,就来支援你们!”我人尚且还在半空中,便大声喝道,对方人数虽然多,但在这里的几个问天神宮弟子,皆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短时间内是不会落败的,暗极门中实力最强的,便是这个虚神境巅峰的暗喆,只要能将他斩杀,眼前的危机就解除了一半。

    暗喆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了不屑之色的说道:“就凭你一个虚神境中期,也想杀我?真是天大的笑话!”

    话音刚落,暗喆立即指挥银剑在半空中方向一转,立刻朝着我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我冷笑一声,当即心念一动,墨刃便带着一道黑芒,飞快地追了上去,在半路上截住了银色巨剑,双方立刻缠斗在一起,不让银色巨剑前进分毫,而我和分身速度再次暴涨了一分,朝着暗喆扑去。

    暗喆看见这一幕,不由得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我的墨刃竟然真的能够和他的银色巨剑拼个不相上下,这可是能够直接击碎下品神器的法宝啊,他不由得多看了一眼正在与银色巨剑拼斗中的墨刃,眼中的贪婪之色一闪而逝。

    “哼!我看你还有多少手段!”暗喆冷哼一声,抬手便再次祭出两件攻击型法宝,当即化为两道灵光,分别朝着我和分身激射而来,攻向我的,是一柄造型古怪的红色巨锤,在锤子上有一个面目狰狞的鬼头,眨眼间便到了我的身前,我无奈之下,只能抬起手中的五行剑,和鬼头锤硬拼了一记,虽然没有落入下风,但是却被鬼头锤止住了前冲的势头。

    另外一边的分身,也和我的情况差不多,在他面前的是九柄青色的飞刀,直接将分身困在其中,九柄飞刀上下飞舞间,将分身困了个水泄不通,同样不能再前进分毫了。

    看见这一幕,暗喆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之色,而我则是心中一沉,没想到这暗喆竟然拥有如此多的厉害法宝,说实话,自从来到神界之后,我对于神界修士的战斗方式,十分的不适应,这些以法宝本体进行远距离攻击的手段,当真是让人无语至极,就说眼前的这只鬼头锤吧,它不停地从各个方向轰来,而且还时不时地从那鬼头中,喷出一股股的红色火焰,身在其中的我,只能拼命地招架、防御,便是连挥出一道剑芒的机会都找不到,若是没有能够缠住鬼头锤的法宝,我根本就脱身不了。

    鹿言等人看见一个照面,我和分身就立刻陷入了被动当中,顿时脸上露出了焦急之色,但此时他们的压力并不比我小,五六个人要同时面对十几人的围攻,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哪有还有能力支援我呢。

    “哈哈……就这种实力,还大言不惭的想要杀了我?门主竟然为了你这样一个小角色,发出了追杀令,还真是太抬举你了一些!”暗喆狂笑着,望着我的眼神满是鄙夷。

    我心中冷笑,一声不吭地抵挡着鬼头锤的攻击,同时咱中控制着天蚕丝,贴着地面缓缓地朝着暗喆摸了过去,为了不让他有所察觉,我甚至故意露出破绽,暗喆全身灌注之下,自然是抓住了机会,立刻控制着鬼头锤轰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当即闷哼一声,整个人也朝着地面落去。

    见我受创,暗喆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身上连一件防御法宝都没有祭出,甚至连护罩都没有开启,在他看来,杀死我也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罢了,而且他也不相信,我能够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暗喆一击得手之下,立刻控制着鬼头锤对我穷追猛打,大有要将我一举击杀的样子,我拼命招架的同时,终于感应到天蚕丝进入了最佳的攻击范围,当即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心念一动,早已蓄势待发的天蚕丝立刻无声无息地朝着暗喆的脖子缠绕而去。

    不过,暗喆终究还是一名虚神境巅峰强者,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他最后还是发现了天蚕丝的踪迹,可是当他发现的时候,天蚕丝已经到了极近的位置,这让暗喆顿时脸色大变,他丝毫不怀疑天蚕丝的锋利程度,在没有任何防御手段的情况下,他的下场绝对是身首分离。

    眼看着自己的脖子就要被天蚕丝缠绕住,暗喆能做的,只有祭出速度最快的防御护盾,然后整个人便是冲天而起,可惜防御护盾只是抵挡了一刹那的功夫,便轰然破碎,而此时的暗喆尚且还没有脱离天蚕丝的攻击范围。

    “噗!”

    一声闷响传来,其中还隐隐带着暗喆的一声闷哼声,半空中洒下一片血花。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