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3章 秘境核心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之所以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冠玉就是我杀的,一方面也是想要震慑一下此人,让他对我心生忌惮,而另一方面,是因为此人为冠玉报仇的可能性实在是不高。http://m.zhuishubang.com/

    对于普通的修士而言,其他人的生死与自己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干系,而且那冠玉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皆是不弱,能够将他杀死的人又会差到哪里去呢?除非此人和冠玉有着十分特殊的关系,否则又怎么会冒风险,去做这种吃力又不讨好的事情。

    当然了,若是此人真的要为冠玉报仇,那我自然也不会有丝毫的留守,如今的我,实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此人虽然拥有虚神境后期的修为,但是对付他,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不过,事情正如我想的一样,此人在听了我的话后,顿时不屑的哈哈大笑起来:“这位道友真是说笑了,我和冠玉非亲非故,我干嘛要帮他报仇?”

    此人在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负担,应该不是假话,我微微松了一口气,倒不是因为怕他,而是此地的灵草如此之多,若是和此人大战的话,不知道要毁坏多少去,而且此地刚好是入口处,万一等会再进来几名修士趁火打劫的话,那就有些不妙了。

    “不过,这位道友,你还真是厉害啊,以前常听人说人不可貌相,此言果然不假,道友以虚神中期修为灭杀了一名虚神境巅峰强者,实力当真是强悍之极啊,换做是我的话,我可没有把握稳胜他,他那几件法宝的威力,可是不俗啊!”此人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忽然开始拍起马屁来,在说到冠玉的几件法宝时,他的目光在上下飞舞的小刀上停留了一会,眼中的贪婪一闪即逝。

    我心中冷笑,此人想必并没有真正的放弃,只不过此时忌惮我的实力,所以不敢轻举妄动罢了,他虽然言语热情,但是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着,只要一让他逮到机会,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对我出手。http://m.zhuishubang.com/

    心知肚明这一切后,我微微一笑,而是转移了话题道:“石墙外面的那些人,可是阁下杀的?”

    此人闻言立马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了,我一个人哪里可以杀掉那么多人,这都是暗极门的人所为,我听说暗极门的弟子进入秘境之后,什么都没干,第一时间就聚集到了一起,然后对其他宗门的弟子展开了疯狂的追杀,他们的目的不是灵草,而是各个宗门功法、神通秘术什么的,对于暗极门这种小宗门来说,也只敢在这秘境中做这种事情了。”

    我闻言点了点头,略微一想就明白了暗极门的意图,玄武秘境中的灵草虽然价值不菲,但是对于暗极门来说,真正有价值的,反而是这些顶尖宗门弟子身上的功法,这些弟子皆是顶尖宗门中的佼佼者,自然获得了宗门的真传,只要能从他们身上找到一些顶尖宗门独有的功法或者神通秘术,甚至有可能让暗极门的实力再上几层楼也说不定。

    对面的男子见我沉思,眼中精光闪烁个不停,不过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他终究还是有些忌惮我,能够杀死一名虚神境巅峰强者,那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角色,虽然他对于我能够杀死冠玉这件事,还心有疑惑,但让他主动来试试我的实力,那是打死也不会去做的,宝物虽好,也要有命使用才行。

    我的神识一直锁定在对方的身上,将他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见他最终放弃,我不由得冷笑一声,心道,你若是不出手还好,若是真的按捺不住,我也必定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照这么说,暗极门的人已经到里面去了?不知阁下对玄武秘境的中心区域是否了解?”我微微一笑,和颜悦色的说道。

    “道友不要阁下阁下的了,我是天灵宗的呼延宁,不知道友如何称呼?”男子十分热情的说道。

    “问天神宮,赵恋凡。”我微微一笑道。

    “原来赵兄弟是问天神宮的弟子,难怪有实力斩杀冠玉那个家伙,真是失敬、失敬。”呼延宁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旋即对着我拱了拱手说道。

    看见对方的神情,我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未言语,呼延宁也不在意,微微一笑道:“其实玄武秘境的中心区域和外面的区域,区别还是很大的,外面的区域,大多的灵草奇果都是毫无规律的生长的,而且十分分散,品阶也不是特别高,大多都是一品到五品之间。”

    “但是到了中心区域就大不一样了,据以前侥幸而归的弟子所讲,这中心区的面积很大,几乎占了整个禁地的三分之一多,并被四周的石墙围成了大圆圈,外面现在所在的位置,只不过是中心区域的外围罢了,不过外围的这些灵草,品阶也不是特别高,算是将外围所有的灵草囊括在了这里,真正的上品灵草奇果,还是在真正的核心区域内,所有被派到玄武秘境的弟子,真正的目标,正是真正的核心区域。”

    听到呼延宁的解释后,我的心中总算是有了点谱,像这种信息,在我收到的玉简中并没有十分详细的记载,毕竟不是每个修士都可以活着把情报给带出去的,信息不全也算正常。

    而真正的核心区域,是一个巨大的环形山脉,终年都被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封锁的严严实实,而在此山中,有山洞、密谷,峭壁等天然灵地,各种天地灵药就都生长在这些场所。

    不过此山脉的迷雾十分诡异,竟然还可以隔绝神识,也就是说,修士一旦进入其中,就只能像一个凡人一样深一脚浅一脚的慢慢摸索着前进了,里面虽然可以飞行,但是没人会愿意这么做,因为一旦离开里面,想要用肉眼寻找到灵草,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而且更让人无奈的是,在这环形山中,还生存着无数的妖兽,这些妖兽从低级到高级,应有竟有,而且遍布了环形山的每一个角落,在没有神识辅助的情况下,这些妖兽的感官反而要在修士之上,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妖兽偷袭得手,十分危险。

    就在我大感头痛的时候,呼延宁忽然十分热情的交给了我一枚玉简,我心中满是疑惑,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玉简没有丝毫的问题后,这才将神识融入了其中,顿时心中一喜,玉简中竟然记载着核心区域中,大部分灵药奇果的具体分布地点,有些地方还标注了相应的守护妖兽,甚至还详细说明了这些妖兽的实力。

    我心中疑惑,不知道呼延宁这么做到底是什么用意,这样的一枚玉简,在这玄武秘境中可谓是无价之宝,他为什么会无端端的送给我?我可不相信他会如此好心,从我刚进入石门就遭到他的偷袭,显然此人也不是什么善类,若不是我还有几分手段,只怕现在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呼延宁看见我脸上的疑惑之色,顿时微微一笑道:“赵兄弟千万不要误会,我这么做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也不会要求赵兄弟回报些什么,只是单纯的仰慕赵兄弟的实力,真心想要和赵兄弟结交一番罢了,如果赵兄弟实在有顾虑,没关系,我现在就离开,我在这里先预祝赵兄弟收获满满了,告辞!”

    呼延宁说完这话后,毫不犹豫的转身便走,竟然丝毫都不拖泥带水,我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得更紧了,此人如此做派到底是何用意?望着呼延宁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百思不得其解,当他彻底离开我的神识范围后,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简,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将其中的内容牢牢地记在了脑海之中,然后心念一动,整个玉简便被一道电弧电成了飞灰。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