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6章 神界问天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听到贺寂萱的话后,我微微一愣,原来这个胖子就是贺文口中的紫云城的城主鲁天睿,想不到竟然是一名真神境的强者,难怪天魁会对紫云城如此忌惮,在一个高出他一个大境界的修士面前,他在嚣张也是不敢造次的。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个鲁天睿显然和宝来行颇为熟悉,当即由贺寂萱仔仔细细的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番,当然了,至于天魁为什么会对宝来行感兴趣,贺寂萱自然而然对推到了那件根本不存在的镇店之宝上。

    “哼!这个天魁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我紫云城三年一度的拍卖大会也敢来捣乱,我迟早要带人把他们全部剿灭!”鲁天睿气急败坏的说道,身为真神境强者,只是言语中带着一丝怒气,就让周围的人隐隐喘不过气来,实力当真是深不可测。

    不过鲁天睿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言语中虽然有怒气,但是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杀气,估计他也知道天魁背后的势力,以他的实力和地位,又怎么敢跟暗极门叫板呢?在我们面前意思意思,给个态度也就可以了。

    没过多久,贺文便带着宝来行的人急急忙忙赶了回来,宝来行虽然只是凡人建立的商会,但再怎么说也是紫云城中的一员,盗匪混入紫云城中给宝来行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鲁天睿身为紫云城的城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他象征性的给予了宝来行相应的补偿,也算是给其他那些人心惶惶的商会一个交代。

    宝来行全毁,自然是不能住人了,贺文立刻带着我们去了一处大宅子,贺文第一时间将余下的酬劳付给铁义和千蓉,并且表达了由衷的感谢。

    “贺文,其实这一次你最应该感谢的是赵道友,没有他的话,单凭我们两人,万万不会是天魁等人的对手,你们宝来行的镇店之宝早就到了天魁的手中了。”千蓉将酬劳收好之后,微笑着说道。

    贺文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惊,虽然他已经很高估我的实力了,却没想到这次的事件当中,我竟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是下一刻,他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追^书^帮^首~发」

    我不由得有些好奇,但现在有外人在场,我也不好直接问,铁义和千蓉看出我们还有事情谈,于是便识趣的起身告辞,不过在临走前,千蓉忽然对我说道:“赵道友,以天魁的性格,这件事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背后的势力也是非同小可,不知赵道友有何打算?”

    我微微一愣,不知道千蓉为何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想了想后淡淡的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看吧。”

    “赵道友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出个主意。”千蓉闻言微笑道。

    “哦?千道友说说看是什么好主意。”我略微有些好奇的问道。

    “一年之后,是问天神宮五百年一度的招收弟子的日子,赵道友不妨去试试看,以赵道友的实力,应该有很大的机会可以成为问天神宮的弟子的,一旦入了问天神宮,什么盗匪,什么暗极门,根本就不值一提!”千蓉一脸郑重的说道,眼中隐隐透着一丝向往之色。

    “问天神宮?”我微微一愣道。

    “不错,问天神宮乃是神界的顶尖宗门,其实力是四境域的四大神帝都会忌惮一二的存在,赵道友若是可以成为问天神宮的弟子,在神界这四大境域之中,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当然了,我只是随口一说,去不去就看赵道友自己了,这是问天神宮具体位置的玉简。”千蓉说完抬手抛了一枚玉简给我,便头也不回地离开贺家宅院。

    我望着千蓉离去的背影,不由得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当年在陨仙谷的时候,听长天提起过关于问天神宮的事情,好像问天神宮就是雷神沈望一手建立起来的,雷神的实力那是毋庸置疑的,他亲手建立起来的宗门,绝对不是一般的存在。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个在神界的顶尖宗门,应该能够查清楚血凝刺的来历吧,说不定还能够找出治疗的方法也不一定。

    问天神宮么?看来一年之后真的得去看看了。

    “赵前辈?赵前辈?”贺文见我一直在发呆,忍不住开口唤道。

    我回过神来,扭头望向贺文轻笑道:“贺家主,这件事我总算是给了你一个交代,你是不是也应该兑现当初的承诺了?”

    贺文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支支吾吾了半天后,终于叹息一声道:“赵前辈,老实说,这段时间我动用了宝来行所有的力量,甚至发出高价获取血凝刺的来历信息,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却没有半点消息传回来,实在是有负前辈所托……”

    “照你这么说的话,我这次岂不是做了白工?你的宝来行也在这次的事件中被毁,看样子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报酬给我了。”我望着贺文似笑非笑的说道。

    贺文脸色猛的一白,急忙说道:“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赵前辈若是要怪罪的话,就怪罪我一个人就可以了,还请赵前辈放过我的女儿,以及宝来行的一众伙计、护卫,他们都是无辜的。”

    我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表面看上去似乎是一副不悦的表情,但实际上,我则是在考虑如何收场,说实话,当初选择帮他也只是看在他的那一份父爱的情分上,可是当初既然谈好了条件,我若是什么都不收就离开,这一家子人以后的生活反而会胆战心惊,这是正常的心理现象。

    “赵前辈不要生气,不知这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凤髓之气,可否作为赵前辈的报酬?”就在我冥思苦想着如何收场的时候,贺寂萱忽然行到贺文的身边,望着我轻声说道。

    “萱儿,你这是……”贺文闻言一怔,脸上满是疑惑的说道,不仅是他,就连我也是疑惑不已,此女似乎把这个凤髓之气视作处子之身一般,此时为何会主动交出?

    “父亲,我已经想通了,这凤髓之气其实并非什么要紧之物,甚至可以说是害人之物,赵前辈之前说的对,没有什么东西比家人还要重要,这一次若不是赵前辈出手相助,我贺家恐怕早就不复存在了,而我也不知会落个什么样的下场,我现在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可怕,赵前辈不可能保护我一辈子的,如果我再继续保留着凤髓之气,家破人亡是迟早的事情。”贺寂萱望着贺文由衷的说道。

    贺文听到这里,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张了张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终只能眼眶微红的叹了口气,贺寂萱转过身来,望着我微笑道:“赵前辈,你觉得这个报酬如何?”

    “贺小姐想好了?我可是听你父亲说,你把那凤髓之气当宝贝的。”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问道。

    贺寂萱闻言脸颊微红,有些羞恼地瞪了贺文一眼,似是责怪他怎么什么事情都往外说,旋即红着脸说道:“再如何宝贝,也没有性命重要,将贺寂萱给了前辈,我贺家以后就算是彻底解脱了,我反而会更加轻松一些。”

    我微微一笑,看来这贺寂萱是真的已经想通了,其实就算她不提,我也会建议她将凤髓之气传给别人,将这个麻烦给摆脱掉,因为通灵凤体一生只会形成一缕凤髓之气,被修士吸取之后,就再也不会形成凤髓之气了,现在既然她主动将这个莫大的好处给了我,当然是不要白不要了。

    “好,我答应了!”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贺寂萱见我点头同意,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旋即莲步轻移,脸颊微红地朝我走来,我正疑惑她要干什么的时候,只见贺寂萱的脸距离我越来越近,饱满红润的双唇几乎就要触碰到我的双唇之上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