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2章 倔强的女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贺明哲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至于逃走的锐剑也没有再出现过,距离紫云城的拍卖会尚有近一个月的时间,我让贺文给我安排了一个住处,便以闭关为由,进入了小世界之中。★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之前为了抵抗灭世雷劫,我身上几乎所有的法宝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必须要好好的炼化一番才行,不然的话,我的实力就大打折扣了,而且还有我的分身和金瞳猕猴也受了伤,一直没有时间查探一下。

    进入小世界之后,我第一时间先看了看赵依仙的情况,看到她依旧在熟睡,不由得苦笑一声,小声嘀咕了一句:“以前怎么没见你那么喜欢睡觉啊!”

    赵依仙虽然在熟睡中,听到我的话后,轻轻摇了一下尾巴,似乎是在抗议我的话,惹得我哈哈大笑起来。

    没有再打扰赵依仙的“冬眠”,我抬手一挥,一堆法宝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将黄金神棍拿起来看了看,棍子上依旧爬满了裂痕,不过我一半的元神依旧保持完好,这就是说,只要修复了黄金神棍,分身自然就可以恢复了。

    这里要说明一下,法宝的修复并不需要炼器师去修复,只需要将有损伤的法宝,重新炼化一遍即可,当然了,炼化的时间长短和法宝的损坏程度是有直接的关系的。

    没有任何的犹豫,我立刻开始炼化起黄金神棍来,黄金神棍不但直接影响我的分身,同时还是金瞳猕猴的栖身之所,黄金神棍修复之后,金瞳猕猴说不定也会醒来,他本来就是神界之人,或许他知道血凝刺的来历也说不定。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我都是在炼化法宝中度过的,这些法宝的损坏程度大大超出了我预料,一个月的时间,我才刚刚将黄金神棍修复完毕,其他的法宝根本连动都没有动过。

    黄金神棍修复,分身自然也就恢复了,不过可惜的是,金瞳猕猴却依旧在沉睡之中,没有半点的反应,若不是由黄金神棍幻化而来的分身告诉我,金瞳猕猴只是本命精元损耗严重,我都要怀疑金瞳猕猴已经彻底消散了。http://m.zhuishubang.com/

    将黄金神棍修复没多久后,房外便传来了敲门声,我将之前购买的丹药交给分身,让他等赵依仙醒来之后给她服用,接着便直接遁出了小世界,撤掉禁制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竟然是贺文的女儿,贺寂萱。

    “前辈,你终于出来了,紫云城的拍卖会就要开始了,父亲让我来请前辈过去商量一下此事该如何安排。”贺寂萱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说道。

    “走吧。”我闻言直接跨出了房门,语气平淡的说道。

    贺寂萱先是一愣,旋即轻笑着在前面带路了,走了没几步,贺寂萱就为我出手救下了她弟弟的事情再次向我道谢,还说和我才刚刚认识,就一脸救了他们姐弟两人的命,实在是他们贺家的福星。

    听到这话,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言语,我的冷淡似乎让贺寂萱有些不高兴,在后面的路上再也没有跟我多说一句话,这反而更合我的心意。

    宝来行的顶层之中,贺文已经早早的等在了那里,见我进来之后立刻起身相迎,口中说道:“赵前辈勿怪,本来应该是我去请前辈的,可是小女非要亲自感谢前辈出手救了她弟弟,我实在扛不住她的软磨硬泡,还望前辈不要怪罪。”

    “无妨,我们还是说说拍卖会的事情吧。”我淡淡的一笑道,径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因为此事和贺寂萱有一定的关系,所以这一次贺文并没有让她离开房间,而是就在我身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通过贺文的讲述,这次的拍卖会是紫云城三年一度的大型拍卖会,到时候不仅城中的修士、凡人皆可以参加,就算是紫云城周边其他城市的人也可以前来参加,规模庞大之极,因为人数众多,所以每一次的拍卖会,都会在城东最大的广场露天进行。

    而这个三年一度的拍卖会的发起者,并不是像宝来行这样的商会,而是紫云城的城主鲁天睿发起的,当初发起的目的是想增加紫云城的知名度,而结果也和鲁城主预料的一样,紫云城成为了这一片区域中最繁荣的城市,每次的拍卖会都会给紫云城带来大量的财富和名望,所以拍卖会也被长久的保留了下来。

    听完贺文的讲述之后,我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贺文看到我的表情后,忍不住开口问道:“赵前辈,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岂止是大大的不妥啊!”我微微叹了口气道:“这种露天的大型拍卖会,参加的人恐怕会超过数千万人,到时候那些别有用心的盗匪隐匿在人群之中,根本防不胜防,我建议,贺小姐就和我留在宝来行之中,这样的话,就算对方来袭,我也不会太过被动。”

    “不行,每一届的拍卖会,我都会代表宝来行出席的,我如果不出现,我们宝来行的声誉一定会大大受损。”贺寂萱听了我的建议后,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你父亲出席不就可以了么?”我扭头看了贺寂萱一眼,淡淡的说道。

    “赵前辈有所不知,这紫云城中的业务,我早就交给萱儿打理了,这些年都是她出席的。”贺文急忙解释道。

    “你一定要出席?”我望着贺寂萱淡淡的问道。

    “是!”贺寂萱一咬牙说道。

    听到这话,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脸色一变的沉声道:“我之前就觉得奇怪了,通灵凤体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体质,尤其你还是一个凡人,更加不会有人特意用神识查探你的体质,而且你每次出行的时候,车厢上都布置了隔绝神识的禁制,如此小心之下,你是通灵凤体的事情又是如何泄露的呢?我现在才明白,一切原来都是你自己作!”

    贺寂萱闻言微微皱眉,显然不知道作是什么意思,我不等她开口继续冷冷道:“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的抛头露面,才让人发现了你是通灵凤体,你可能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你会害死自己,也会害死自己的亲人,甚至会让你父亲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家业,一夜间付之东流,在修士的眼中,灭掉一个宝来行,根本易如反掌!”

    我每说一句,贺寂萱的脸色就苍白一分,但是她却紧紧地咬着嘴唇,眉宇间透着一股倔强之色,似乎对我说的话不以为然,我冷哼一声道:“如果你跟我说,你父亲、弟弟,以及这宝来行中数百条人命,都不及你去出席一次拍卖会来的重要,那我就陪你去参加那什么狗屁拍卖会又如何?我答应你父亲的,是保你的命,其他人的性命可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听到这话,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气愤,贺寂萱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儿,却被她拼命地忍耐了下来,最终她猛地一下站起,丢下一句,留下就留下,有什么了不起的!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走的时候还故意把地面踩得咚咚作响,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前辈不要介意,这丫头从小就跟着我东奔西跑,她母亲也在很小的时候去世了,所以她从小就养成了十分要强的性格,她一直希望能够把宝来行做大做强,所以才会对拍卖会如此看重的。”贺文望着自己女儿离去的背影,叹息道。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