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1章 食腐虫之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没过都就,贺文便带着我来到了紫云城中的一座豪宅门口,我微微感到有些奇怪,贺文竟然没有把自己的儿子安排在宝来行之中,后来才得知,这完全是那名修士的要求,说什么喜欢清静,所以贺文就在这里买了一处大宅子,专门供此人居住,并且将自己的儿子也送了过来。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贺文的儿子只有十三岁,名叫贺明哲,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凡人中的一些名医都被贺文求了个遍,可惜全都束手无策,无奈之下,贺文才求到了修士的身上,当初这名修士一口就答应了,还让贺文兴奋了好一阵子,可是没想到的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宝来行无端端的惹上了一尊瘟神。

    豪宅的门口有贺文专门安排的护卫把守着,看到贺文从马车上跳下来,急忙上前打招呼,贺文点了点头吩咐道:“去通报一声,就说我想看看儿子。”

    “是,家主!”护卫急忙领命而去。

    我跳下马车之后,立刻用神识将整座豪宅都笼罩在了其中,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那名虚神境修士,不知道是他太过自信,还是目中无人,竟然在修炼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防范,竟然连最起码隔绝神识探查的禁制都没有布置。

    此人看上去还挺年轻,似乎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獐头鼠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名护卫在门口通报的时候,还被其狠狠地训斥了一番,随后就说了一句,要看就自己去看,不要烦他。

    我冷笑一声,抬脚就朝着大门走去,贺文虽然有些疑惑,但并没有多说什么,立刻跟在我的身后,今天本来就是找茬的,自然不用太过客气。

    进入豪宅之后,我就像是到了自己的家一般,一马当先的在豪宅中左拐右拐,不一会就到了贺明哲的房间门口,想也不想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有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我微微皱眉,强忍着异味朝着房内走去,一眼就看见躺在床上的贺明哲,我这才知道这股异味是从何而来了。「^追^书^帮^首~发」

    贺明哲紧闭着双眼,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似乎很痛苦的样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若是不仔细看的话,甚至连呼吸都觉察不到,他的上身赤裸,身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脓包,很多脓包已经破裂了,“噗噗”的往外直冒绿色的脓水,我一靠近,那股异味顿时变成了恶臭。

    “一出生就是这样了?”我望着床上的贺明哲沉声问道。

    “出生一个月之后就忽然这样了,找了无数的医师,根本找不出病症的原因所在。”贺文望着在睡梦中依旧痛苦不堪的贺明哲,脸上满是心痛之色的说道。

    我微微点了点头,缓步走到床边,神识缓缓地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开始寻找起病因来,虽然我不是医师,但是仗着虚神境界的修为,帮一个凡人检查身体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我才刚刚检查了没多久,顿时冷笑一声,也不嫌脏,直接将手掌按在了那满是脓包脓水的胸膛上,一股柔和仙元顺着贺明哲那细小脆弱的经脉,朝着他的心脏缓缓流了过去。

    贺文见我一言不发的就动起手来,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之前的那些毕竟都只是推测罢了,说不定自己儿子的病症真的很难医治也说不定,他虽然不至于会怀疑我,但仍是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危。

    仙元缓缓地流入了贺明哲的心脏,瞬间便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当即冷哼一声,心念一动,贺明哲瘦小的身躯顿时轻轻一震,这让一旁的贺文吓了一大跳,拼了命才没有直接冲上来,而下一刻,贺明哲就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赵前辈……这……这这……”贺文被这一幕直接吓傻了,望着口吐鲜血的贺明哲竟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什么人敢坏我好事!”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从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爆喝,紧接着便感到一股浑厚的灵力朝着我们所在的房间席卷而来,我冷笑一声,抬手一挥,立刻将这股威压挡在了房间之外。

    “咦?贺文,原来是你又请了其他道友前来,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啊!”门外传来一声轻咦,接着房门便被人推开了,走进来一个獐头鼠目的男子,望着贺文冷笑着说道。

    “这……这……”面对一名发怒中的虚神境强者,贺文身为一个凡人,当即吓得脸色苍白,根本就无法开口说话。

    “呵呵,这位道友,何必跟一个凡人置气呢,我也只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而且换个角度来说,我还帮了道友呢。”我轻笑一声的说道。

    “你帮了我?”男子微微皱眉道。

    “当然了,我听贺家主说,你已经在这里耗费了十年的时间了,对于我们修士而言,十年虽然不多,但是修仙一道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帮道友解决了问题,道友不就彻底解脱了吗?”我望着对方,一脸诚恳的说道。

    “你是在教训我?”男子眼睛微微眯起,暗含杀气的说道。

    “道友何出此言?莫非在下做错了,不该将此子治好吗?”我一脸疑惑的说道。

    一旁胆战心惊的贺文听到这话,猛地一转头,有些不大相信的问道:“赵前辈,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治好我儿的病了?”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抬手将贺明哲连同血液一同吐出来的一小坨嘿嘿的东西给托了起来,送到贺文的面前说道:“其实你儿子什么病都没有,只是被这只食腐虫当成寄主了,食腐虫以腐肉为食,所以才会让贺明哲的肉体腐败,只要将其取出即可痊愈,只不过我有些好奇的是,这种食腐虫一般情况下不会寄生在凡人体内的,凡人的身体太过脆弱,用不了多久就会坏掉……”

    “找死!”

    锐剑没等我说完,脸色猛地一变,抬手便祭出了一柄短剑,在空中滴溜溜一转后,便直接朝着我的眉心激射而来,我冷笑一声,手腕一翻,剑光一闪间,五行剑便狠狠地劈在了短剑之上。

    “叮!”

    一声脆响传来,我的虎口处微微有些发麻,而对方的那柄短剑则直接被我击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了墙壁上,顿时半个房屋都坍塌了下来,连带着半个豪宅都化为了一片废墟。

    锐剑当即闷哼一声,他万万没想到,以他虚神境中期的修为对付我一个虚神境一层修士,竟然一个照面就吃了一个小亏,顿时脸色大变的沉声道:“你隐藏了修为?”

    “对付你,我还不需要隐藏修为!”我冷哼一声,手中的五行剑顿时光芒大涨,正准备发动攻击时,那锐剑当即身形一晃,直接破门而出,化为一道灵光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我微微一愣,想不到此人如此果决,发现我不是普通的修士之后,竟然毫不犹豫地落荒而逃,也算是深得弱小者的生存之道了,我轻笑一声,也没有去追杀他,像这种小角色根本不足为虑。

    站在一旁的贺文看见我云淡风轻地便吓走了一名虚神境中期强者,脸上满是不敢置信之色,望着锐剑消失的方向久久说不出话来,还是在我的提醒下,才终于回过神来,急忙问起儿子的情况来。

    “赵前辈,我儿怎么样了?”贺文开口问道,言语间比之前要恭敬了许多。

    “放心吧,食腐虫已经取出,他的身体自会渐渐恢复,只不过他被食腐虫寄生多年,恢复起来要慢一些,你多给他吃一些固本培元的丹药即可。”我微笑着说道。

    直到此时,贺文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旋即望着已经被我扔在地上的食腐虫,沉声问道:“赵前辈,这食腐虫是不是就是锐剑放到我儿体内的?”

    “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经过这件事,你们以后要更加谨慎一些才好,人心叵测啊!”我不置可否的说道。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