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31章 护法变祭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虽然我们身在地下深处,但是这种引动雷劫时产生的天地波动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而且从外界传来的恐怖威势,绝对是我们生平仅见的,饶是在场的都不是普通修士,也不由得连灵魂都在颤抖着,这种程度的雷劫,别说是硬抗一击了,便是雷劫落下时产生的威压,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将我们轰得连渣子都不剩。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是怎么回事?”其中一名护法脸上满是惊恐之色的说道。

    “还用想么,魔主大人已经引动雷劫了!”另外一名魔族女修沉声说道。

    “那还等什么?赶紧跑啊,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罗鸿脸色微变的大声喝道。

    没有人愿意死去,更何况他们不少人都已经到了仙帝圆满,眼看着就可以突破到神尊境界,就更加不愿意白白送了性命,就算是魔主,也不行!

    可是下一刻,所有人都呆住了,因为我们直到此时才发现,我们竟然已经被各自屁股下面的玉台牢牢的禁锢在了原地,就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吸扯力,将我们牢牢的吸住,无法动弹。

    这一下,所有人都慌了,情急之下不少人都取出了自己的法宝,想要将身下的玉台轰碎,可是当他们看见连千漠凌的碎魂枪都无法撼动那玉台,脸上顿时露出了绝望之色。

    我的心也不由得沉了下去,看来这一切全部都是计划好的,我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活着出去,虽然还不知道天罗霸天把我们留下来的具体目的是什么,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让我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连自己的女儿也牵扯进来,难道他不知道,虚神境的雷劫一旦落下来,他的女儿顷刻间便会灰飞烟灭,怕是连元神也会立刻泯灭,再无转生的希望了。

    “魔主大人,您这是何意?以我们的实力,虚神境的雷劫我们根本帮不上任何的忙啊!”其中一名护法脸色极其难看的对着洞口问道。免-费-首-发→【追】【书】【帮】

    没有任何的回应,外界的雷劫依旧在飞快的酝酿着,恐怖的威压还在不断的增加着,在场的人谁都没有经历过虚神境的雷劫,不知道第一波的雷劫,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在这里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对死亡的恐惧,让他们再也顾不上身份有别了,其中一人脸上满是狰狞之色地望着我身边的天罗瑾萱,两眼通红的怒吼道:“天罗瑾萱!你父亲究竟要干什么?”

    天罗瑾萱被这一声吼吓了一跳,此时的她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劫弄得不知所措,自己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听到别人的质问,一时间也忘记了自己少主的身份,怯怯的小声道:“我……我也不知道……”

    “你放屁!你身为魔主的女儿,怎么会不知道他的计划?说!你是不是魔主专门派过来迷惑我们,让我们掉以轻心的陷阱?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毫无防备的成为你父亲突破的祭品?!”那人唾沫横飞的质问着。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你这个无耻的骗子!”

    “小混蛋,你和你父亲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时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天罗瑾萱这个只有八九岁的小姑娘,天罗瑾萱本来就被那恐怖的雷劫给吓坏了,此时又被这么多人辱骂,眼眶顿时一红,可是又不敢哭出声来,只能紧咬着嘴唇,使劲的憋着。

    而这些人在极度的恐惧下,急于找到一个宣泄恐惧的方式,身为天罗霸天的女儿,天罗瑾萱无疑成为了他们最好的宣泄对象,在恐惧的支配下,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阴谋论完全主导了他们的思维,如果不是我还保持着冷静,他们的那些推论,连我都要相信了。

    “恋凡哥哥……”一道拼命压抑着情绪,不让自己哭出来,委屈到了极点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在场除了天罗瑾萱之外,就只有三个人没有失去理智,我、千漠凌和勾魔尘,而天罗瑾萱唯一认识的,也只有我了。

    她的这一声呼喊,让我心头一颤,我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的魔气运转,沉声喝道:“都闭嘴吧!”

    我的声音不大,但是蕴含了大量魔气的声音,顿时在他们的耳边炸响,喧闹的房间顿时一静,可是下一刻就有人反应过来,望着我阴沉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真当自己是魔主的女婿了?他要真当你是女婿,会让你在这里等死?”

    听到这话,我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但是我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并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对其他人开口道:“诸位还是先冷静下来,这件事明显和天罗瑾萱没有关系,如果真的是天罗霸天和她事先串通好的,那当我们坐上这玉台的时候,天罗瑾萱就可以离开了,被禁锢的我们,天罗霸天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么?”

    众人听到这话后,不由得沉默了下来,只有刚才说话十分难听的家伙,见我直接无视他,又想要开口胡言乱语,我当即面色一沉,全身的杀气喷涌而出,语气中不带丝毫感情的寒声道:“你若再多说一个字,我立刻要了你的命,不要以为我被禁锢了就办不到,相信我,想让你死,我有数种方法!”

    那名修士看到我那妖异的红目,以及从双眸中射出的冰冷杀意,顿时打了个寒颤,到嘴边的话顿时被他强行的咽了回去,小声的嘀咕了两句便不再吭声了。

    不远处的千漠凌沉默了一会后,开口道:“你的意思是?”

    见千漠凌十分重视我的话,其他人顿时变得认真了许多,我也不矫情,这些人虽然都是魔族之人,但我们现在坐在一条船上,想要活命,或许真的需要合作一番了。

    “天罗霸天找我们当这个护法,应该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之前激发法阵,输入魔气了,而第二个目的,也就是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我们这些人应该被当成了炮灰!”我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沉声说道。

    “炮灰?!”众人皆是一惊。

    “不错,我在阵法上还有一些心得,根据我对我们施展的那部分阵法的研究,我发现我们十人已经彻底和这个法阵连接在了一起,也就是说,我们此时已经成为了法阵的一部分,雷劫一旦落下,雷劫所带来的力量,就会平摊到我们的身上,或者说,我们就是天罗霸天抵抗雷劫的祭品!”我沉声说道。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想不到这次挑选的祭品之中,竟然会有如此聪明的少年!不过,你有一点猜错了!”我的话音刚落,从洞内忽然传来了天罗霸天的狂笑声。

    众人见我的推测被天罗霸天当场肯定,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我虽然已经猜到了大概,但听天罗霸天这么说,嘴角也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旋即开口道:“哦?不知我什么地方猜错了?”

    天罗霸天嘿嘿一笑道:“雷劫的力量不会平摊到你们的身上,因为就算平摊,你们十人也挡不住一道雷劫,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众人听他这么说,皆是松了一口气,我则不动声色的问道:“那真实情况是怎么样呢?我们这些人总不会只是个摆设吧?”

    “呵呵……你刚才也说了,你们是我对抗雷劫的祭品,这个法阵的真正作用,就是可以让雷劫转移到你们的身上,一道雷劫,带走一条性命,你们十个人,可以帮我抵挡最后的,威力最强的十道雷劫!这一次,我天罗霸天,一定可以冲击到虚神境界了,哈哈……”天罗霸天越说越兴奋,待到后来,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其他人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了绝望之色,我倒还好,虽然和我推测的有些出入,但大致上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可是当我看了一眼身旁,脸色苍白的天罗瑾萱,当即忍不住开口问道:“仙帝强者应该很好找才对,为什么连你自己的女儿,你都舍得推出来当作你突破修为的祭品?”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