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6章 修为再突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接着又和少女聊了了一会,询问了一下目前皇城中的情况,少女很是认真的回答我每一个问题,对于那些不知道的,她还会露出一丝抱歉之色,该问的都问的差不多之后,我便以疗伤为借口,让她离开了房间。★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十天之前,我和千漠凌一前一后陷入到了昏迷之中,听少女说,千漠凌的伤势比我还要更重几分,似乎到现在还没有醒转过来,这也难怪,当时的我有雷霆之力、龙鳞内甲护体,再加上虚神体层次的肉体,抗击打能力自然要比他强一些。

    随后的一场加时赛,意外的抽到了勾魔尘,不过他的对手大概坚持了一百多个回合之后,便败下阵来,最终确定了十大护法的名额归属。

    不过,大魔使当时似乎是准备公报私仇,将我和千漠凌同时剔除的,但最终忽然一下改变的主意,回想起他当时的表现,似乎是有人给大魔使传音下达了比试为平局的命令,能够让大魔使唯命是从的人,不用猜也之地,定是魔主天罗霸天无疑。

    通过这件事分析的话,看来天罗霸天冲击虚神境,对十大护法的要求还是极高的,甚至在冲击的过程中,似乎还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对十大护法的实力也有硬性要求,所以天罗霸天才会让我和千漠凌同时入围,天罗霸天看中了我们的实力。

    而天罗霸天这段时间正在准备冲击虚神境界的安排,据少女说,大概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而现在已经过去十天了。

    想到这里,我也没功夫再东想西想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天罗霸天开始闭关的之前,将自己的实力恢复到巅峰状态,这样实施后面的计划,我才更加有保障一些。

    盘膝坐于床上,开始运转起三生玄决来,可是三生玄决刚刚运行一个大周天,我的身体表面忽然闪过一道电弧,我心中顿时一惊,旋即一股熟悉的感觉充斥全身。

    我面露狂喜之色,立刻抬手布置多重禁制,紧接着心念一动,遁入了小世界之中。★首★发★追★书★帮★

    刚进入小世界,我拼命压制着的雷霆之力,顿时从体内喷涌而出,不远处正在修炼的分身也同时睁开了双眼,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这种感觉太熟悉了,这是要晋级的感觉。

    我不再犹豫,立刻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就地盘腿而坐,从戒指中取出大量的下品神晶,三生玄决在体内运转,开始修炼起来。

    我刚刚才到了仙帝境界,这么短的时间又有了突破的预兆,我想的话,应该和这次的大战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我这次受的伤极重,体内无论是魔气还是雷霆之力,几乎是在与千漠凌的战斗中彻底的油尽灯枯,不过也正是如此高强度的战斗,方才让我因祸得福,得到突破的机会。

    当然了,这次的事件也只是一个契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再有突破,与分身一刻不停的在小世界中修炼是密不可分的。

    修炼的日子总是过的特别快,十五天的时间一晃即过!

    “咔!”

    一声脆响从我的脑海中响起,我的修为终于在这段时间疯狂的修炼中,冲破了桎梏,达到了仙帝二层,在这一瞬间,无论是我体内的魔气,还是雷霆之力,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充盈,实力更是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还真是因祸得福啊!”我不自觉的握了握拳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就在这个时候,我心中一动,身形一晃便遁出了小世界,刚刚将各种禁制撤除,房间的门就被人十分粗鲁的踹开了,同时响起了巧巧略带焦急的声音。

    “少主,魔帝大人正在疗伤,不能打扰的……”

    巧巧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便直接冲进了房间,一眼就看到坐在床上,正睁着眼睛望着她的我,双手叉腰对着巧巧气鼓鼓的说道:“好哇,你居然敢骗我,他哪里在疗伤,明明在发呆!”

    巧巧见天罗瑾萱似乎是生气了,顿时急的都快哭出来了,脸上满是不知所措的望着我,不知该怎么办,我赶紧朝着她挥了挥手道:“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巧巧如蒙大赦,向我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后,急忙带上房门退了出去,天罗瑾萱还对着门口做了个鬼脸,恶狠狠的道:“算你跑的快,不然本小姐定要罚你,哼!”

    我心中苦笑一声,这个小祖宗怎么到我这里来了,她可是天罗霸天的女儿,我最好还是少跟她有一些牵扯为妙,当即面无表情的问道:“少主大人,不知此次忽然来找我,可是有什么吩咐?”

    小丫头似乎听不出话里拒人千里的味道,笑嘻嘻的踱着小碎步跑到床边,然后毫不顾忌的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然后手上的戒指魔气一闪,床上一下子就多出了许多的瓶瓶罐罐,然后献宝似的说道:“恋凡哥哥,你看你看,这些都是我从父亲的丹房里偷……啊,不是,是找来的丹药,全部都是难得的好东西呢,恋凡哥哥快看看,哪一种对你的伤有帮助?”

    天罗瑾萱说完之后,也不等我回答,便自顾自的拿起一支玉瓶说这是什么什么丹药,有什么什么功效,然后放下,拿起另外一瓶重复上面的步骤,颇有些像地球上推荐保健品的推销员。

    虽然我是人,天罗瑾萱是魔,但是此时此刻的她,在我眼中真的就和一般的小孩子没有任何的区别,我心中这么想着,竟然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放心吧,我没事,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天罗瑾萱被我摸了脑袋,顿时像受惊的小鹿一般急急地躲了开去,然后双手盖在脑袋上,气鼓鼓的瞪着我,不满道:“不许摸我的头,母亲说,小孩子不能被摸头,会长不高的!”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哑然失笑,开始还可以忍的住,但是天罗瑾萱那认真可爱的模样,最终还是让我笑出了声,天罗瑾萱十分气恼,脸上羞红的大声道:“不许笑!不许笑!”

    见小丫头羞愤的作势要打,我急忙收住了笑,开口道:“好好好,我不笑了,不过我的伤势真的已经全好了呢。”

    天罗瑾萱还是有些气哼哼的,似乎有些不大相信我的话,不过神识在我身上一扫后,旋即一脸诧异道:“恋凡哥哥,你突破了?”

    见我点了点头,天罗瑾萱顿时喜上眉梢,可是下一刻,小脸立刻就垮了下来,望了一眼堆了一床的瓶瓶罐罐,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失望,我轻叹一声,随手抓过一支不大起眼的玉瓶道:“虽然突破了,但伤势还没有好彻底,不过有这一瓶丹药的话,应该马上就可以痊愈了。”

    天罗瑾萱闻言顿时欢呼一声,觉得自己费劲千辛万苦从父亲的丹房里“找”来的丹药,总算是没有白费。

    看着小丫头在眼前欢呼雀跃,我却在心中纠结着,要不要从她的口中套出一些关于天罗霸天的情报呢?这小丫头似乎对我并没有什么防备,更加没有什么心机,想要从她口中套出情报,简直易如反掌。

    可是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却迅速被我自己给扑灭了,我赵恋凡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不折手段的人了,天罗瑾萱虽然是魔族,但是她对待我确实真心实意的,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利用她的这份纯真,至于以后大战……以后再说吧。

    天罗瑾萱还在摆弄着那些瓶瓶罐罐,这时,门外再次传来了巧巧的声音:“少主,魔主大人让您过去一趟。”

    听到这话,天罗瑾萱立刻吐了吐舌头,小声嘀咕道:“该不会是父亲发现我偷丹药了吧……”

    小丫头一咕噜从床上跳了下去,然后将那些瓶瓶罐罐收进戒指之中,一边往门外跑,一边扭头说道:“恋凡哥哥,你好好疗伤,五天之后,我们应该就可以再见面了!”

    望着天罗瑾萱蹦蹦跳跳离去的身影,我喃喃自语道:“五天……五天之后,天罗霸天就要冲击虚神境了吗?”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