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0章 并不是很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一连串的交锋看似很久很复杂,却是在电光火石见完成的,过程也是相当的凶险,只要彼此之间稍微出现一丝的失误,此时只怕已经有人身受重创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其中的凶险程度,实力稍微低一些的观众是看不出来的,他们只能我和巫寒水瞬间接近、交错,各种腾转挪移,最后分开,再度形成对恃局面。

    当让,一些实力强劲的参赛选手,对这一轮惊险万分的攻防战看的是清清楚楚的,当我们两人再次分开之后,不由得响起一些叫好声。

    对面,巫寒水手中的匕首缓缓地翻飞着,望向我的目光中,少了一分轻视,多了一分凝重,在刚才闪电般的交锋中,我那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丝毫没有让他占到半点的便宜,最后还用两败俱伤的方式,逼退了他。

    巫寒水眼中精光流转,闪烁不定,显然是在思考着如何对付我,两三个呼吸之后,巫寒水露出一抹冷笑,身体微微一抖,顿时,一股泛着浓浓腥味的黑色魔气,忽然间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魔气缭绕在他的周身,但是却和一般的魔气外放有些不同,一般的魔气都是呈现一种气体的状态,而他的魔气看上去似乎有些粘稠,缓缓翻滚间,还有泛黑的水滴从魔气中滴落,落到擂台上也不消散,形成一小片的水渍。

    随着巫寒水激发体内的魔气,一股无形的威势顿时席卷了整个擂台,我心中一动,看来这巫寒水是打算利用他在修为上的优势压制我了,一般情况下,修为比他弱的人,在这种等级压制之下,确实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的,但是,这种气势压制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效果,毕竟我体内流淌着的,是雷霆之力。

    巫寒水见修为上的压制竟然对我丝毫作用都没有,顿时脸色微变,望着我的目光更是变得阴冷的多,沉声道:“果然有两下子,既然如此,那就尝尝我的绝技!”

    话音刚落,巫寒水猛地一下将匕首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只见得一股浓郁的黑色魔气从其体内暴涌而出,然后将其整个人都是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个黑色的魔气团,并且一缩一涨,似心脏一般的跳动着。★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看见这一幕,我心中一凛,正准备抢先发动攻击打断对方的施法时,却只听见魔气团中传来巫寒水的一声低喝。

    “神通:寒水结界!”

    随着这一声低喝,魔气团忽然之间开始飞快的旋转起来,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呜呜声回荡在整个广场之中,接着就看见无数的黑色水滴从魔气团中喷射而出,只是眨眼间,便在整个擂台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水渍。

    我不清楚这些水滴到底有什么作用,自然不敢轻易让其沾染上身,只能飞快地后退闪避,可是刚刚退了十几米的距离,脚下却忽然传来“噗”的一声闷响,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脚下已经全都被黑色的水液所覆盖。

    一时间,一股冰寒刺骨的寒意从脚底迅速蔓延到了全身,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紧接着便感觉到脚底一麻,我顿时心中一惊,这水里有剧毒!更可恨的是,这黑色水液还有一股极强的吸力,让我根本无法脱身。

    “哈哈……你落入我的寒水结界之中,就算我不出手,一最后也会被其中蕴含的寒毒侵入全身,变成一具冰雕,这场比试,你输了!只能怪你不自量力,竟然敢打天罗瑾萱的主意!”对面的黑色魔气团中,传来了巫寒水张狂的笑声。

    看台上的许多观众看见这一幕,顿时传来了一声声惊呼,其中自然也有衡雅的,此时的她正满脸焦急地望着我,体内仙元翻涌间,似乎随时准备出手干涉比试。

    巫寒水听到看台上的惊呼声,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只见那魔气团忽然只见炸裂开来,巫寒水的身影从中诡异射出,手中锋利的匕首,狠狠的朝着我的心口刺来。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巫寒水脸上的得意之色也越来越浓,似乎已经看见了我心口被他刺穿的场景,就当匕首距离我还有几公分的时候,我的嘴角忽然扯起一抹冷笑,左脚微微后移半步,一个侧身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致命一击,同时双手将重剑高举过头,对着已经错身在我面前的巫寒水狠狠斩下。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让巫寒水的脸色大变,身形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变化,只能强行扭转了一下身躯,双匕交叉呈十字状,试图挡住这致命一击!

    “轰!”

    重剑狠狠地劈在了双匕之上,巫寒水当即闷哼一声,一口内血喷吐而出,整个人都被重剑上的巨力拍得沉了下去,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只是当我准备再补上一击时,身体接触到地面黑色水液的巫寒水,立刻被一股无形之力牵扯,顺着地面迅速滑了出去。

    我喊道一声可惜,将举过头顶的重剑收回,看着不远处脸色苍白,正在剧烈喘息的巫寒水,冷笑不已。

    “你居然可以挣脱寒水结界的束缚?而且还不怕其中的寒毒?!”巫寒水脸色苍白,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说道。

    毒这种东西,我自然是最不害怕的,当我感受到这些水液带有剧毒之后,体内的化毒络第一时间开始运转,将侵入体内的寒毒化解,至于寒水结界蕴含的强烈的吸附力,当我将雷霆之力集中在脚部的时候,也是形同虚无,之所以表现得像是无计可施的模样,就是想在他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给予他致命一击。

    “呵呵……寒水结界没有了作用,看你还有什么手段!”我冷笑一声道。

    望着我脸上戏谑的笑容,巫寒水脸色一片铁青,手掌紧了紧双匕,冷声道:“你不要得意,就算你有办法不受寒水结界的影响,但一定需要大量的魔气支撑,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坚持到你落败是没有问题的!”我轻笑一声,心念一动之下,右手一翻,一只金色铜铃便出现在了我的手中,然后想也不想的向空中一抛,然后便悬浮在半空中不动了。

    做完这一切后,我的脚下用力一蹬,只听见“咔嚓”一声,我脚下的地面顿时出现了大面积的龟裂,我的人则化为一道模糊的黑影,诡异的出现在了巫寒水的背后头顶,手中的重剑夹杂着狂猛的血红魔气,狠狠的力劈而下,那股狂暴的威势,就如同是要将面前的空气尽数撕裂一般。

    巫寒水在我身形消失的那一刻,就开始做出了反应,双脚重重一跺地面,猛的一道漆黑水气从其脚底出暴涌而出,形成一股黑色水浪与我手中的重剑轰然相撞。

    “噗!”

    两者刚一接触,重剑便是摧枯拉朽般的将漆黑水浪震成一片略有些偏黑的水雾,然而当我的重剑准备落下的时候,下面却是空空如也,巫寒水已经趁着这个机会,已然闪身绕到了我的背后。

    而此时的我,还保持着重剑下劈的动作,似乎根本就没有觉察到巫寒水已经饶到了我的身后,这顿时让身后的巫寒水的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这种时刻容不得他多想,手中匕首陡然间被黑色魔气所笼罩,一丝丝黑气缠绕在其上,一股诡异的腥臭味,猛然大盛!

    “神通:寒水刺!”

    蕴含着森冷的阴喝声中,双匕诡异的急速抖动,而随着双匕抖动,那一丝丝缠绕在其上的黑气一阵扭曲,竟然在匕首周围形成了数十把完全由黑水凝聚而成的水刃,每一道水刃上蕴含的威势,都足以洞穿顶级防御法宝。

    我心中冷笑一声,当即心念一动,悬浮在半空中的金色铜铃,忽然间发出了一声清脆之极的声音。

    “叮铃!”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