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9章 对战巫寒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那家伙可真强,我拼尽了所有手段,在其手中却仅仅只能坚持三十多个回合,而且这还是对方故意保留实力的结果。★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衡雅来到我身边,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惊叹道。

    “你没事吧?”我一边取出一些疗伤的丹药给她,一边询问道。

    “没事,都是些轻伤,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衡雅一口将丹药吞下,一脸轻松的说道。

    我刚准备帮她检查一下,以免对方在她体内留下什么阴损的暗招,却是忽然听到一句从对面楼阁上传来的苍老的声音:“下一场,十一号!”

    “咦?好像该你上场了!”听得楼阁上传下的话,衡雅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的说道。

    我自然也是听见了那道声音,当下也是有些愕然,没想到这么快便是轮到了自己,缓缓偏过头来,目光扫向了另外一边,那里,巫寒水也是怔了一怔,旋即一张阴柔的脸庞,顿时布满阴沉的笑容。

    “看他那副嘴脸,就好像自己赢定了一样!”衡雅撇了撇嘴,旋即扭过头来说道:“赵大哥,一定要赢啊,不然那家伙一定会嚣张到天上去的!”

    “呵呵……放心吧,他可没有这个机会的!”我目光盯着将阴冷目光投过来的巫寒水,冷笑道。

    话音刚落,我便脚尖轻点地面,直接弹射而出,稳稳地落在了擂台之上,看台上的观众看见是我,先是一怔,旋即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经过昨天的战斗,已经没有人再敢小觑我这个仙帝一层修士了,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可以看到一场精彩的比试更让他们兴奋的了。

    紧接着,擂台下一道身影高高跃起,几个闪烁间便出现在了我的对面,身上狂暴的魔气喷涌而出,丝毫不掩饰对我的杀意。

    “竟然是巫寒水!他可是魔主大人唯一的弟子啊,惊得魔主大人的真传,看来这人是凶多吉少了!”

    “是啊,据说他的实力丝毫不在千漠凌之下,可比千漠凌的弟弟强的太多了,不知道这人能不能战胜他……”

    “我看悬……”

    随着巫寒水的入场,看台之上,顿时响起了阵阵的窃窃私语,显然,对于这一场对决,他们还是颇感意外的,但似乎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大看好我,认为我会输。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并未在意周围的窃窃私语,手腕轻轻一翻,暗红色重剑便出现在了手中,旋即猛然挥下,重剑划过空气,带起一阵尖锐的破风声响,无形劲气甩在地板之上,出现一道淡淡的痕迹。

    抬起头来,目光瞥着对面一脸阴柔,正冲着自己不怀好意冷笑的巫寒水,我的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难以察觉的森冷,虽然我并没有对天罗瑾萱有什么意思,但这种莫名其妙被人惦记的感觉,实在让我有些不舒服,而且这个惦记你的人,还想要你的命,我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的留手。

    “我真不知道该说你幸运,还是倒霉,说你幸运吧,一路走来都没有碰上什么像样的高手,说你倒霉吧,你在这里遇到了我,这次你非但进不了前十,还得把小命留下,这么说来,还是倒霉更多一点。”巫寒水细密的眼睛冒着阴冷寒光说道。

    接着双手一翻,两把漆黑的匕首闪现而出,匕首约莫半尺长,刀身之上,有着几个造型古怪的凹槽,凹槽之内,隐隐泛着暗红之色,犹如鲜血的凝结,透着一股血腥味道,刀刃处,也是泛着渗人的寒芒,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在刀刃的血槽内,还隐隐有着一点极为深沉的淡紫颜色,分明是涂有剧毒的。

    匕首在巫寒水的手中飞快的旋转出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弧度,宛如两条漆黑的毒蛇一般,极为灵活。

    听到对方这种近乎弱智一般的挑衅,我的表情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就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楼阁之上,等待着比试的开始。

    对面的巫寒水见我竟然将他直接无视,脸色顿时阴沉了许多,双匕缓缓交叉,轻轻一划,淡淡的火花迸射而出,带着森冷的光泽。

    楼阁上的大魔使自然是看见了我的目光的,片刻后,他的手掌轻挥,淡淡的声音,在全场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响了起来。

    “开始!”

    满场气氛,在此刻,轰然引爆!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如同点燃炸药的火星一般,将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彻底的打破!

    “砰!”

    擂台之上,率先发动攻击的,自然是已经迫不及待的巫寒水,只见其身体上深蓝色的魔气猛然爆发,而其身形,则是化为一道模糊影子,朝着我闪电般的掠来。

    虽然这巫寒水脑袋里面装的全是屎,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确是有着一些嚣张的本钱,光是这般速度,便已经让我感到有些诧异了,而且看他的法宝就不难猜出,他极其擅长近身攻击,所谓一寸短,一寸巧,我的重剑虽然威力强横,但是却依然施展的空间,距离太近,对我十分不利。

    我们两人之间短短的距离,只是几个呼吸,就看见那道模糊人影已经欺进我的身前,双手中的匕首以极其刁钻的角度,同时刺向我的心口和小腹,无论是哪一处,都是致命要害。

    我心中一沉,这个混蛋一上来就想置我于死地!

    我在心中暗骂的同时,脚下猛地一点,身形便是犹如瞬移一般退后几步,手中的重剑猛然横削而出,强猛的劲力,直接是令得剑身之处出现一圈淡淡的光弧,尖锐的破风声,呜呜的响个不停。

    我能够瞬间拉开和巫寒水的距离,明显让后者有些意外,感受着迎面而来的重剑,他冷笑了一声,脚尖一点,身体陡然上浮,恰到好处的躲过了重剑的横扫,手中双匕闪电般的对着下方狠狠刺出,目标竟然是我的双眼!

    此时的重剑已经被我甩到了身后,借着这道惯性,我整个人猛地往后一仰,一个标准的鲤鱼打挺,瞬间从地上弹起,手中重剑冲着巫寒水的面门直刺而出。

    巫寒水手中匕首旋转,成反握式,接着身体在半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匕首狠狠地刺在了重剑侧面的剑身上,火光溅射间,一股强猛劲力轻易的将重剑撞得偏离了方向。

    虽然匕首并不擅长硬攻,但是巫寒水的修为远在我之上,因此在体内魔气的增幅下,小巧灵活的匕首,却是能够将蕴含着极强力量的重剑击得偏离方位,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匕首点中剑身,巫寒水竟然学着我一样,借助那反作用力,身体在半空中再次旋转一周,以同样的姿势,手中锋利双匕,带着令人皮肤发麻的森冷劲风,闪电般的直射我的脑袋。

    面对着巫寒水这骤然变化的狠辣攻击,我不由得眉毛一挑,猛然间爆喝一声,已经偏离方向的重剑被我强行扯回,朝着巫寒水拦腰斩去。

    巫寒水看见我竟然使出了这种两败俱伤的招数,脸色微微一变,身体在半空犹如水中的鱼儿一般,奇异的一扭,而那重剑便是贴着其身体,险险的飞了而去。

    我立刻收剑后退,抬起头来,却是瞧得那巫寒水也是已经落下地面,安然的站在前面不远处,脸色阴沉的可怕。

    我心中冷笑一声,我算准了他一定会闪避开去,以他如今在魔族的地位,他怎么可能以生命为代价来杀我?人拥有的越多,就越害怕失去,无论是什么种族,都是一样的。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