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8章 莫名变情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翌日,在无数人的期盼中,姗姗而至。★首★发★追★书★帮★

    当第一缕晨辉从天际洒落而下时,原本安静的天罗皇城,顿时再度被沸腾所取代,众多观看比赛的的观众早早地便来到了广场,就是为了能够占据一个更好的位置。

    当我们这些参赛者来到广场的时候,现场已经是满坑满谷,座无虚席,一如昨日的喧哗火暴,带着各种各样的声调,冲天而起。

    到达广场半个时辰之后,魔族的十大魔使也是陆续到席,当大魔使上座之后,这第二日的比赛,则是宣布正式来临!

    “经过昨天的淘汰赛,现在还剩下的人有二十五人。”对面楼阁之上,传来大魔使淡淡的笑声,在场中每一个人耳中极为清晰的回荡着:“不过这次的人数为基数,所以,今日只会有十二场战斗,最后一人,将会无条件晋级。”

    大魔使的话在看台上引起了一阵波动,无条件晋级?这似乎也太轻松了点吧?谁若是运气好点的话,岂不是能够直接进入前十三?

    我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一动,不由得想起了一个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的娇小身影,下一刻便听到大魔使微笑道:“这无条件晋级恐怕对不少人都是极大的吸引力,不过为了公平起见,经过我们十魔使的商讨,这个名额,将会给予天罗瑾萱!”

    果然如此!难怪天罗瑾萱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原来已经内定了。

    随着大魔使的话音落下,整个广场无论是观众还是我们这些参赛者,皆是露出了恍然之色,甚至许多人还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也难怪,若是半路上成为天罗瑾萱的对手,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各位参赛者,可对此有异议?”大魔使望着广场上的参赛者问道。

    众人齐齐摇头,那副整齐模样,颇有些滑稽,好像天罗瑾萱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那丫头要是看见这一幕,一定会气得跳脚。http://m.zhuishubang.com/

    “咳咳……既然如此,那便开始抽签吧。”大魔使干咳了两声,指着场中石台上的玉筒说道。

    闻言,台下的二十四名参赛者立刻闪掠上场,依序的从玉筒中取出了玉签。

    十一号,我随意的瞥了一眼自己玉签上的号码,旋即便是跟着众人回到退了回去,安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战斗。

    大魔使见众人已经抽签完毕,抬手在面前的玉筒中一拂,接着沉声喝道:“第一场,七号!红底签七号与蓝底签七号上场!”

    随着大魔使喝声落下,两道身影,顿时冲天而起,落在了广场正中央的巨大擂台之上,强悍气势,瞬间弥漫擂台,第二日的比试,不再像昨日一样,同时进行十场,而是每次只进行一场比试。

    这两人昨天的战斗,我都有留意过,确实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实力相差不多,都是有些狠手段,拼起来也是有着不小的看点的。

    “开始!”

    大魔使淡淡的声音,犹如点爆火药桶的火星般,顷刻间,将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彻底引爆!

    战斗从一开始,便是未出现多少热身与试探,双方直接是展开最凶悍的正面碰撞,两股眼色完全不同的魔气彼此冲撞间,爆炸声响在半空中酝酿成一道道气浪,对着四周席卷而去,宛如狂风。

    目光紧紧的盯着擂台上的战斗,我微微点头,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人,都是有着几把刷子的,比起昨日来,整体实力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赵大哥……”就在我紧盯着擂台上的战斗时,身后忽然响起了衡雅的声音。

    我疑惑的转过头,望着身后的很衡雅,瞧见她一副左顾右盼的模样,不由得好笑道:“你在干嘛呢?像个小偷一样鬼鬼祟祟的。”

    衡雅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旋即才开口道:“我鬼鬼祟祟的还不是为了你呀,我问你,你的号码是不是十一号?”

    “是啊,怎么了?”我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衡雅闻言微微叹息一声,旋即用目光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小声道:“我刚才在那边无意中看到那个家伙,和原本持有十一号的家伙,互换了号码。”

    “啊?”我闻言微微一愣,然后朝着那个黑衣男子望了一眼,疑惑道:“为啥,我好像不认识他啊。”

    “当然是冲着你来的呗!”衡雅耸了耸肩道:“我刚才找人打听了一下那人的底细,原来他是天罗霸天座下弟子,仙帝巅峰修为,名叫巫寒水!”

    “额,那又怎么样,我确实不认识他啊,他干嘛特地把号码换成十一号?”我越发不解了。

    “因为天罗瑾萱!”衡雅的表情也有些无奈道:“这巫寒水乃是天罗霸天唯一的弟子,天赋资质没话说,而且一直以魔族下一任的接班人自居,后来天罗霸天生了一个女儿之后,巫寒水已经数次跟天罗霸天提出过,等天罗瑾萱长大后,要和她结成双修道侣,或许是因为天罗瑾萱和你过于亲密的缘故,他将你视为情敌了吧。”

    “我靠!神经病吧!”我听到这话,一个头顿时变成两个大,就算真的要抢女人,也不会去抢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吧!而且,很明显是天罗瑾萱一直缠着我啊,人家小姑娘也只是感激我出手救了她而已,又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一个小孩子,懂什么情啊爱的,这家伙的脑袋真是秀逗了!

    与此同时,我心中也是颇为懊恼,想不到一次于心不忍的出手相救,却惹来一连串的麻烦,早知如此,我就应该闷着良心,见死不救好了!

    衡雅看见我脸上郁闷的表情,从怀中取出她自己的玉简,冲着我扬了扬说道:“要不,我们换个吧?以我的实力,这次恐怕闯不进前十了,等会我上去后,直接认输就行了。”

    望着衡雅的举动,我有些感动,微微一笑,将玉简推了回去,轻笑道:“不用了,像这种脑袋有问题的人,就是要好好的修理他一番,虽然不涉及其他,但我就这么回避的话,反而会让我的道心出现瑕疵,对于日后的修炼不利。”

    “你有信心?这家伙的实力,可是丝毫不比千漠凌差啊,以他的实力,进入前五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见我拒绝,衡雅微微皱眉道。

    我微微一笑,向她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接着忽然感应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目光向另外一边望去,那里,一脸阴柔的巫寒水正好也是将视线投来,那对目光,阴冷中带着不屑与挑衅。

    神经病!我无语的撇了撇嘴,旋即将视线收了回来,感觉自己再多看他一眼,自己的智商都会被他拉低一样。

    第二日的比试,激烈程度远超第一日的淘汰赛,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人,大多实力都是极强,然而即使是以这种实力,想要获取胜利,都是得拼尽全力,有的,甚至还是拼得两败俱伤,方才侥幸得到微弱的胜势。

    随着比试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场中参赛者一个接着一个的上场,在经过极为激烈凶狠的比试之后,一人欢喜,一人愁。

    此时,我望着擂台上被对方压制得尽落下风的衡雅,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今天衡雅算是有些倒霉了,抽签所抽到的对手,竟然是一名实力仅次于千漠凌的高手,这种在修为上高出两个层次的高手,饶是衡雅使出了所有的手段,也是一步步的落入下风,到得此刻,局势几乎已经完全被掌握在对方的手中。

    不过衡雅的对手似乎并非嗜杀之人,大概一刻钟之后,他抓住衡雅露出的破绽,直接将衡雅轰出了擂台之外,止步于前十名外。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