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3章 终于到我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轰!”

    听到小女孩报出自己的名字,我的脑袋轰的一下,陷入到了短暂的空白之中,天罗瑾萱?再加上白发老者一直以来的举动,就连傻子也能猜出,这个小丫头很天罗霸天有着特殊的关系,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天罗霸天的女儿!

    “天罗瑾萱?难道你是魔主大人的女儿?”我的脸上故意露出一丝诧异之色,试探道。★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白发老者见我这么问,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刚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小女孩似乎并没有什么心机,脱口而出道:“对呀,我父亲就是魔主之主呢……”

    “好了好了,小瑾萱,你父亲等着你呢,再不去的话,当心魔主大人惩罚你哦!”白发老者催促道。

    天罗瑾萱闻言极不情愿的哦了一声,然后扭头望着我说道:“恋凡哥哥,你先在这里玩一会儿,我去见了父亲就来找你玩哦!”

    留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小丫头便一跺脚,朝着楼阁的方向遁去,我望了一眼天罗瑾萱离去的背影,然后对着白发老者拱了拱手,便准备跳下擂台,却会对方出言拦住了。

    “这位小兄弟,刚才那人手中的噬魔珠,你可见过?”白发老者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微微一愣,露出一丝不解的神情道:“噬魔珠?不是一直在那人的手中捏着么?可能被魔尊大人连同那人一起化掉了吧,呵呵……”

    白衣老者闻言轻笑一声,显然没有相信我的话,但此时此刻,他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从我手中抢夺噬魔珠,毕竟这件事我做的十分隐蔽,应该没有几个人发现才对。

    白衣老者再不多言,说了一句比试继续后,人就飞回了楼阁之上。

    这个小插曲对整个广场上的魔族修士都冲击不小,甚至连比试的气氛都被冲淡了一些,毕竟刚才那个小女孩可是魔主的女儿啊,这种身份并非等闲,而且更加莫名其妙的事情是,不少人都向我投来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首★发★追★书★帮★

    “是不是觉得这些人很莫名其妙?”身旁的衡雅捅了捅我的后腰说道。

    “是啊,我刚才还差点被那个老头给阴了呢,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羡慕的。”我有些郁闷的说道。

    衡雅直接翻了个白眼道:“这你都不明白啊,因为刚才魔主之女说,她去见了父亲就来找你玩呢,这对魔族修士来说,是何等的荣耀,若是把她哄好了,说不定以后就可以平步青云,间接地获得魔主的赏识,甚至还有可能成为魔主的女婿!从此之后,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你说他们嫉妒不嫉妒?”

    “女婿?那小丫头看上去才七八岁……”我一脸无语的说道。

    “七八岁怎么了,对于修士而言,十几年的时间犹如弹指一挥间,魔主要是真的看上了你,多等个十几年让女儿长大成人,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么?”衡雅微笑着解释道。

    “你还有心思打趣我啊,等会要是真被那丫头缠上了,麻烦可就大了!”我一脸无奈的说道。

    “什么麻烦?”衡雅不解道。

    “你想啊,她可是魔主之女,此时此刻,那白发老者估计就已经派人去查我的底细了,如果等会真的来找我,我便成了众矢之的,而且暗中一定还有人在观察我,一旦我露出什么马脚,今天就别想活着离开这天罗皇城了。”我面色凝重的说道。

    衡雅听我这么说,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眉宇间满是担忧之色的说道:“那怎么办?要不我们现在就溜吧。”

    “现在更不能走了,现在走,不就证明我的心中有鬼么,只会死的更快!”我沉声道。

    “那怎么办!留也不行,走也不行,难道就在这里等死么?”衡雅大急,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先把护法的名额弄到手再说,至于其他的事情,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了!”我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衡雅闻言微微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一旦有什么轻举妄动,反而会引起魔族的怀疑。

    就在我们暗中商量对策的时候,擂台上的比试已经进入尾声了,除了天罗瑾萱被杀,另外还有三名仙帝也挂了,其他败下阵的魔修也是身受重伤,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下一轮,九号、三十三号、一百二十四号、一百九十八号……”

    就在这个时候,楼阁上忽然传来了白发老者低沉的声音,让我微微一怔,旋即抬起头来,却正好瞧见了白发老者那隐带着笑意的目光投射了过来。

    我靠!看来无论是在哪里,都会出现这种暗箱操作的事情啊!这个老混蛋明显是想从我与他人的斗法中,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端倪,魔族的家伙果然阴险的很!

    我在心中暗骂一声,但也只能无可奈何的脚下一蹬,人就直接跳上了擂台,而我的对手,这是一名身穿紫衣的青年,拥有仙帝后期的修为。

    “竟然是他!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几分本事,竟然可以得到少主的垂青!”

    “哼,我看他也就是速度快一点,一个仙帝一层而已,估计分分钟就被对手给弄趴下了。”

    “没错没错,等会少主大人回来的时候,估计只会看见一具尸体了,哈哈……”

    望着场中对立的两人,人山人海的看台上,顿时爆发出了不少窃窃私语,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我身上,这导致另外九座擂台上的人,根本就没有人关注了,对于我们两人之间的战斗,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会死在这名紫衣青年的手中。

    对于周围响起的窃窃私语,我根本就无动于衷,手腕一翻之下,一柄硕大的暗红色重剑闪掠而出,随手一挥,一股强猛劲风在身下成形,将地面上一些灰尘吹得四面扩散。

    这把重剑是我在陨仙殿中找到的,是一把极品仙器中的极品,无限接近半神器的法宝,为了隐藏身份,我的五行剑暂时是不能用了。

    对面的紫衣青年目光阴冷的注视着我,看见我取出法宝,他也是手臂一震,一杆淡黄色的长枪便出现在了手中,枪身微震,以极快的速度猛然抖动,顿时间便是舞出一朵枪花,旋即迅速湮灭。

    “我一定会杀死你!”紫衣青年全身冒着浓浓的杀气,沉声说道。

    这话让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我好像没有得罪他吧,怎么一上来就是一副有深仇大恨的模样?不过我自然是没有兴趣去询问具体原因了,既然对方要杀我,本着礼尚往来的态度,我也只能弄死他了。

    “开始!”

    随着楼阁上白发老者一声令下,我和紫衣青年同时爆发出凶悍气势,一红一紫两色魔气从我们的体内暴涌而出,最后犹如光圈一般,将两人笼罩而进,两股由强横魔气而产生的压迫感蔓延而出,令得一些靠近擂台的观众呼吸微微一滞。

    我微微扭动着脖子,一股股雄浑魔气在经脉之中急速流淌,配合着虚神体的强悍肉体,带来源源不断的充盈力量,手中的暗红色重剑,血红色魔气缭绕其上,周围的空间都会出现短暂的扭曲,这让不远处的几名实力强劲的选手,也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了过来,眼中露出了一丝诧异与凝重。

    “咳!”

    四道目光紧紧对视,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场中蔓延而出,如此将近一两分钟后,一道在场外响起的咳嗽声,终于是成为了那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这紧绷气氛,彻底引爆!

    “嗤!”

    两道被雄浑魔气所包裹的人影,在咳嗽声响起的那一霎,几乎是同时如箭一般暴射而出!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