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6章 击败白胡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我体内的雷霆之力拼命地往苍炎神盾之中灌注进去,苍炎神盾上顿时银光大涨,一道道电弧在盾面上跳跃不停,形成了另外一道防护,大大降低这些风刃的攻击强度,每一道风刃只能在盾面上留下一道浅浅的沟槽。免-费-首-发→【追】【书】【帮】

    可就是这样,我心里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神尊强者终究是神尊强者,他们体内的仙元储备比我要浑厚的多,一旦时间拖得过长,雷霆之力耗尽,我只有盾碎人亡的下场。

    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了!

    想到这里,我心念一动之下,碧血尺立刻从戒指中飞了出来,在半空中一个盘旋后,便落在了我的膝盖上,此时我体内所有的雷霆之力都灌注到了苍炎神盾之中,唯一能动用的,就是我体内的魔气了。

    虽然不知道用魔气激发碧血尺会有什么后果,但此时也由不得我多做考虑了,当即一咬牙,体内的血红魔气顿时喷涌而出,然后化为一道道血红的细丝,缓缓融入到了碧血尺之中,顿时,碧血尺在血红魔气的灌注下,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一股异样兴奋的情绪传递到了我的心中。

    与此同时,我心念一动之下,身在小世界中的分身立刻将隐匿披风穿在了身上,直接遁出了小世界,隐匿在了附近,等待着偷袭的最佳时机。

    白胡子看见苍炎神盾竟然再次顶住了他的攻击,脸上怒气一闪,接着又看见我取出了一件让他都有些心惊的长尺,顿时冷哼了一声,接着双手一抖,旗尖处的风刃不再往外冒了,但握住旗杆的双手却突然白光大冒,体内的仙元如同泄了口的洪水一样,争先恐后的涌入进了旗杆之内。

    青蛟旗得到了如此庞大的仙元做后盾后,旗面上的青光更加耀眼了,如同在黑夜里,升起了一只青色的太阳,让人不敢直视。

    此时此刻,白胡子已经不敢再小瞧我了,他将全身的仙元都灌注到了青蛟旗之中,而且从他脸上的狠辣神色来看,显然是准备使出绝招了。http://m.zhuishubang.com/

    随着白胡子的一声低吼,他双手一用力,猛地将手中的青蛟旗抛到了半空中,然后双手在胸前飞快地掐着复杂的法决,接着抬手冲着半空中的青蛟旗一点,猛然大喝一声。

    “青蛟现!”

    只见半空中的青蛟旗,在一阵耀眼的青光中,一阵扭曲变形,竟然刹那间幻化成了一条数十丈长的青色巨蛟,栩栩如生,张牙舞爪,和旗面上绣的那只一模一样。

    “去!”

    白胡子半点犹豫都没有,抬手便对着我一指,那青蛟顿时张开巨口,恶狠狠的向我正面扑来,只听见“当”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那蛟首一头撞在了苍炎神盾之上。

    两者触碰到一起的一刹那,青光和银光同时大涨,相互缠绕交织,一时间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可是苍炎神盾毕竟已经受到了一些损伤,时间一长,苍炎神盾上的灵光便迅速的变弱了下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然无光起来。

    眼看着苍炎神盾就要承受不住,变成一堆废铜烂铁的时候,我当即不再犹豫地一招手,苍炎神盾便迅速缩小,并飞快的后退,这样一来,青蛟气焰大长,尾随其后穷追不舍,大有把要把苍炎神盾和我一口全吞下的意思。

    可就在这时,原本安静地躺在我膝盖上的碧血尺,毫无预兆地冲天而起,全身笼罩在血红魔气之中,竟毫不示弱的一下抵住了蛟首,互相纠缠起来。

    半空中,一会儿青光压住了红光,一会儿红光又克制住了青光,一时半刻之间,不分上下。

    而苍炎神盾直接被我收了起来,此盾如今已经伤痕累累,再也经不起任何的伤害了,只能找时间用雷霆之力重新淬炼修复一下才行。

    这一次的碧血尺的威力,明显要比上次攻击天罗煞的时候要强的多,不可同日而语,威力起码大了数倍不止,一方面是因为我晋升到了仙帝境界,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这次完全是由血红魔气所激发的缘故,看来魔界之物,还是需要用魔气激发,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白胡子比天罗煞还要强,实际上,白胡子的实力要比天罗煞气还要弱上一些,他之所以能够硬抗碧血尺,主要还是依托于那件中品神器的仿制品,不然的话,恐怕也会和天罗煞的那柄诡异长刀一样,一击而碎。

    我和白胡子都在全力将血红魔气和仙元之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碧血尺和青蛟旗中,所有身心都用在操纵它们互相争斗,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疏忽。

    这样一来,我们两人都没有多余的心力,另外施展其它手段来克敌制胜了,我们控制的两件法宝都不是什么普通之物,我们彼此心里都清楚,只要有一方稍一大意,就会立刻宝毁人亡,再也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于是,在青蛟和碧血尺的交相辉映下,我和白胡子竟然陷入到了僵持不下的地步,白胡子虽然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但是仗着自己拥有浑厚的仙元作为支撑,倒也并没有太过担忧,说句话好听的话,就是耗也能把我给耗死。

    可是,从表面看已经完全陷入劣势的我,脸上非但没有焦虑之色,反而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白胡子就算再怎么老谋深算,也被我脸上的冷笑,给弄的心中一阵的糊涂,不知道我倒底打的什么注意。

    就在这个时候,白胡子身后的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阵轻微到极致的晃动,以白胡子的修为自然是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身后的动静,可是想要做出反应,却已经太迟了。

    银色的电光一闪,两条巨大的雷龙从虚空中丝毫征兆没有的喷射而出,直接轰在了白胡子的后心要害处,狂暴的雷霆之力瞬间炸裂,白胡子的身体顿时一个趔趄,背后的衣衫直接化为了飞灰,露出了已经变得焦糊的后背,白胡子当即闷哼一声,一口内血夺口而出。

    此时的分身已经显出身形来,手中的五行剑带起一片虚影,想要一鼓作气的将白胡子斩成两半时,暴怒之下的白胡子爆发出了惊人的潜力,只见他仰天怒吼一声,一直游走在他身边的骷髅,瞬间移动到了他的身后,左手从虚空中抓出一面黑金盾牌,险之又险地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我心中暗道一声可惜,不过虽然没有一击将白胡子斩杀,但是白胡子为了抵挡分身的致命一击,强行催动骷髅防御,分心之下,半空中的青蛟的动作出现了刹那的停顿,我当即毫不犹豫地冲着碧血尺一点,碧血尺身上的血光顿时大涨,红光一闪,直接绕到了青蛟的头顶,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斩而下,只听见“噗”的一声闷响,青蛟的一瞬间便身首分离,接着便在一阵哀嚎声中,化为点点青光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远处的白胡子再次闷哼一声,脸色忽然间变得煞白,显然受到了巨大的反噬,此时受的伤,甚至比分身偷袭他还要严重好几倍。

    白胡子望着我的眼神露出了浓浓的怨毒之色,但是他心里清楚,此时此刻的他,大势已去,再继续缠斗下去,只怕真的会陨落再次,当即毫不犹豫地吞下几颗仙丹,身上灵光一闪就准备遁走。

    我看见他吞服仙丹的时候,便毫不犹豫地施展了锁仙笼神通,我和此人结下的仇怨,早就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如今有机会斩杀他,我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过。

    “赵恋凡,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当锁仙笼刚刚形成的那一刻,白胡子突然喷出一口精血,整个身体化成一团血雾,消失在原地,困仙笼之中空无一物。

    看见这一幕,我顿时恼怒不已,我竟然忘记了白胡子还有一招血遁之术,算上这一次的话,这个老家伙已经用这个方法,从我手中逃走两次了!实在是可恶至极!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