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8章 双双中血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明喆听到这话,顿时整张脸都变得苍白无血起来,刀疤男本就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之所以会过来,无非就是想要获得一些好处,如今好处没得到,还惹了一身骚,自然不会管明喆的死活了,听到我的话后,当即点了点头,带着手下头也不回的离去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明喆看见这一幕,顿时脚下一软,跌倒在了地上,接着便一脸惶恐的跪在地上,不断地对着我磕头道:“魔尊大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卑鄙无耻,还请魔尊大人不计小人过,饶我一条狗命吧!”

    地面被他撞得咚咚作响,他没有用仙元护体,不一会儿,额头上就已经鲜血直流了,我饶有兴致的看着明喆磕头,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一言不发。

    明喆见我不说话,脸上的惊恐之色更浓,立刻将目标转移到了叶赫那兰身上,连滚带爬的去到她的身边,想要去抱她的腿,却被叶赫那兰一脸厌恶的躲开了,明喆也不在意,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哀求道:“那兰……我是明喆啊,你帮我求求魔尊大人,放过我吧,我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叶赫那兰望着明喆,脸上满是失望至极的表情,我看在眼中,或许叶赫那兰曾几何时对这个明喆产生过情愫,不过那个时候的明喆,展示给叶赫那兰的,全都是好的一面,不,不是好的一面,而是伪装出来的完美一面,可是再怎么完美,终究还是假的,越是表现的完美无缺,恰恰和真实的他相差甚远。

    叶赫那兰的沉默,以及脸上的厌恶与失望,让明喆彻底绝望了,又连滚带爬的来到我的身边,哀求道:“魔尊大人,您饶我一条狗命,从今以后,叶赫那兰,还有这万宝楼就都是你的了……”

    “明喆!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叶赫那兰脸上满是愤怒的大声道。

    我也硬生生地被明喆的话给气笑了,这家伙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只怕为了活命,就算是亲生儿子,他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双手奉上,人无耻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一种境界了。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明喆看见我笑了,本能的以为他抓住了我的心思,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不断地说着叶赫那兰怎么怎么好,万宝楼如何如何富有等等,叶赫那兰在一旁气得脸色煞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我觉得已经变得有些无趣了,将手中的杯子往桌子上一放,明喆哀求的声音顿时轧然而止,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等待着我的宣判。

    “叶赫小姐,你觉得我该如何处置他?”我望着叶赫那兰淡淡的说道。

    叶赫那兰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我会把决定权交给她,她看了一眼眼中满是哀求之色的明喆,似乎有一丝不忍,但最后仍是一咬牙道:“全凭魔尊处置。”

    我微微一笑,望着明喆说道:“其实之前我已经给过你机会,就算明知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却还是放你离去了,可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这就怪不得我了,你上路吧!”

    我的话音刚落,明喆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疯狂之色,猛地一下从地上弹起,大声嘶吼道:“好,既然你们不放过我,那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大家抱着一起死!”

    明喆的话音刚落,他便猛地双掌合十,口中飞快地念了一句古怪之极的咒语,接着明喆的身体就在众人的眼中,急速的膨胀起来,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身体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

    明喆眼中满是疯狂之色的大吼道:“哈哈……要我死,你们一个都活不了!让你们尝尝我血咒大法的厉害!爆!”

    随着那一个“爆”字,明喆的身体忽然爆裂开来,一大股黑红色血雾瞬间将我们所在的房间填满,我和叶赫那兰,还有九婆婆第一时间释放了护盾,想要隔绝这些诡异的血雾,可是下一刻,我们就惊恐的发现,护盾居然挡不住这些血雾分毫,眨眼间,整个房间内的血雾就分别钻进了我们三人的体内。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心中暗恼自己太大意了,或者说太轻敌了,以为凭我的实力,这个明喆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来,要杀他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却没想到他还有如此诡异的神通。

    血雾入体之后,我第一时间用神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可是下一刻,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两遍之后,居然没有发现丝毫的不妥。

    这就奇怪了,难道明喆这种以自身为祭品的神通,只是看着吓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仅是我,就连叶赫那兰和九婆婆也是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后,脸上满是疑惑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三人同时面色一变,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胸口处,因为从胸口处忽然之间传来一股剧痛,仿佛有人正拿着刀在我的胸口切割一般。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十个呼吸左右就停止了,我当即一把扯开胸前的衣襟,此时胸口的位置,无端端地多了一个血红的“咒”字,我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接着便将叶赫那兰唤到了身边,沉声道:“给我看看你的胸口!”

    叶赫那兰微微一愣,脸上也浮起一抹红晕,但仍是按照我的话做了,解开胸口的衣襟凑了过来,此时在她的胸口上,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血红“咒”字,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望着这个“咒”字,我的眼中光芒闪烁,看来这所谓的血咒大法并不是我预料中的那么简单,可是无论是我自己身上的,还是叶赫那兰身上的,我都没有发现这个“咒”字有什么不妥,似乎就像是地球上的纹身一般,除了“好看”什么作用都没有。

    “魔尊……可以了吗?”叶赫那兰见我发呆,衣衫半解的她忍不住轻声问道。

    我回过神来,只见眼前白花花一片,叶赫那兰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体彻底暴露出来,双臂裹着衣衫紧紧地环抱在胸前,挤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我只看了一眼便觉得气血翻涌,赶紧将目光移向了别处,干咳了两声道:“可以了。”

    叶赫那兰顿时如蒙大赦的松了一口气,俏脸通红的转过身去,此时此刻,我可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什么美女穿衣了,略一沉吟之后,将目光投向了地上的那一堆血肉上,接着毫不犹豫的伸手一招,那堆血肉一阵蠕动后,一枚戒指激射而出,稳稳地落在了我的掌心处。

    直接将戒指上残留的神识印记强行抹去,然后第一时间将神识融入了进去,不一会,我便找到了想要找的东西,接着手腕一翻,一枚血红色的玉简便出现在了我的手心。

    叶赫那兰此时已经重新将衣衫穿好,本来脸色还有些微红的她,看见我手中的玉简后,再也顾不得心中的羞涩,脱口而出道:“这就是那血咒大法的玉简吗?”

    “看看就知道了。”我冷笑一声,当即将神识融入了进去。

    果然,当我的神识刚刚融入玉简之中,血咒大法,四个血红的大字便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血咒大法,其实也属于禁制的一种,不过比禁制要更加霸道一些,因为禁制都有触发的条件,可是这血咒大法,十日之后便会自动触发,而血咒大法一旦发作,体内所有的器官都会化为血水,然后顺着七窍排出体外,场面血腥之极,最后只剩下一具躯壳,死去!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