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7章 麻烦找上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魂丝草?”叶赫那兰微微皱了皱眉道:“这种仙灵草已经许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就连我也没有亲眼见过魂丝草,或许已经彻底绝迹了吧。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想不到魂丝草不但从仙界绝迹了,连仙域万宝楼的楼主都没有亲眼见过魂丝草,可见找到它的几率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了。

    叶赫那兰见我脸色难看,略一沉吟后开口道:“魔尊可是灵魂受到了创伤,需要这魂丝草炼丹?”

    我微微一愣,忍不住向她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叶赫那兰轻笑一声道:“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魂丝草,但是身为万宝楼的楼主,像这种难得的宝物,自然是研究过的,若是为了治疗灵魂创伤,我倒是可以推荐其它几种拥有类似的功能的仙灵草,只是效果上就大大不如魂丝草了。”

    听到这话,我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药老既然点名要这魂丝草,那就说明要治好赵炎的伤势,非魂丝草不可,若是可以用其他的仙灵草替代,赵炎估计早就被治好了。

    叶赫那兰见我摇头,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沮丧之色,我微微一愣,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

    叶赫那兰犹豫了一会,然后有些懊恼的说道:“我是怪自己没用,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我们万宝楼怎样怎样的,魔尊随便说了一样物事,我就拿不出来……”

    听到她这么说,我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只觉得眼前这个为了妹妹不顾一切的女子,真是傻的可爱,她之前在拍卖台上,可是将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们耍得团团转啊,如今居然会为了拿不出我要的东西而沮丧,露出这种小女儿的模样来。

    叶赫那兰有些不明所以,被我这一阵突兀的大笑声弄得心慌意乱,脸上也是微微发红,情急之下居然忘却了我的身份,羞怒道:“你……你笑什么?不许笑!”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接着便听到东西被摔倒的声响,叶赫那兰脸色微变,正准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之前跟在她身边的老妪急急忙忙地冲了上来。免-费-首-发→【追】【书】【帮】

    “九婆婆,发生何事了?”叶赫那兰问道。

    九婆婆脸上满是愤怒之色,咬牙切齿的说道:“是明喆那个臭小子,他竟然将魔尊大人救了我们的事情,上报给了千珏城的魔族守军,他们现在过来捉拿魔尊大人了。”

    我虽然不知道明喆是谁,但瞬间便联想到了之前在叶赫那兰身边的那名英俊男子,当时他离开时眼中的怨毒之色还历历在目,我早就知道这小子心里没憋什么好屁,但是我当时一时心软,本着少添杀戮的心情将他给放了,如今却给我添了这么大一个麻烦。

    叶赫那兰也是满脸怒容,一副当初真是瞎了眼的表情,接着她又急急地跑到我的面前,急切道:“魔尊,我房间里有一个小型的传送阵,你先暂时离开避一避吧。”

    我微微一愣,似笑非笑地望着叶赫那兰一言不发,叶赫那兰脸上顿时浮起一朵红云,小声道:“魔尊,你之前出手救了我们,已经坏了魔主定下的规矩,千珏城的城主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还指望着你帮我救妹妹呢。”

    这个解释却是合情合理,不过叶赫那兰眼中的担忧却也是真实的,我心中好奇的很,但此时明显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因为楼下的喧闹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没事,你们先退到一旁。”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灵茶,一脸云淡风轻的说道,丝毫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叶赫那兰和九婆婆互望一眼,脸上皆是疑惑之色,叶赫那兰还想再劝,可是这时候从门口忽然传来“砰砰”两声闷响,两道人影跌落进来,接着三名全身魔气腾腾的魔族修士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我淡淡了瞥了一眼,便不将他们放在心上了,因为这三人皆是仙皇级别的魔修。

    “就是他,就是他杀了七名魔尊大人!”一个英俊男子紧随其后的跟了进来,目光瞬间锁定在了我的身上,立刻指着我大声叫道。

    “明喆!你居然还敢回来!”九婆婆见明喆一上来就指认了我,顿时怒不可遇的大声喝道,当初我是为了救他们才出的手,无论是什么原因,他万宝楼也脱不了干系。

    明喆冷笑一声,原本英俊的脸也变得扭曲起来,望着九婆婆恶狠狠的说道:“我有什么不敢回来的?我在这万宝楼勤勤恳恳的付出了这么多年,得到了什么?你们居然因为一点小事就把我赶走!你们对我无情,就不要怪我无义!”

    “对你无情?”叶赫那兰脸色变得苍白无血,惨笑道:“当初你被人追杀的时候,是谁将你救下的?你加入万宝楼之后,我又是如何待你的?我全心全意的待你,若非这次天降横祸,我根本就不会发现,你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面对强敌,我向你求助的时候,你竟然一言不发,到底是谁无情?如今更是出卖我的救命恩人,更是将整个万宝楼拖下水,究竟是谁无义?”

    叶赫那兰的话针针见血,明喆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硬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这时候,带头的一名脸上带着一条恐怖疤痕的魔修冷冷道:“好了,我们来不是听这些废话的!”接着他又将目光投向我这边,沉声道:“就是你杀了我们千珏城的人?你可知,你已经坏了魔主定下的规矩?”

    我一脸淡然的品了一口灵茶后,才缓缓抬起头说道:“人是我救的,人也是我杀的,可有什么不妥?”

    在场的人听我这么说,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嚣张的人他们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嚣张成这样,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刀疤脸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周身魔气翻涌间,语带杀意的说道:“好好好!我也是许久没有遇到像你这么嚣张的人了,敢杀我千珏城的人,你可知道后果是什么?”

    听到这威胁的话语,我斜斜的瞥了他一眼,刀疤男看见我毫无感情的妖异红目,不由得脸色微变,沉默了半响之后,这才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缓缓地收回了目光,淡淡道:“我是二魔主天罗煞的魔煞卫!”

    我说完这话,抬手朝着他轻轻一挥,一样物事“嗖”的一下射了过去,刀疤脸条件反射的伸手接住,脸上怒气一闪,接着低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刀疤脸手中握着的,正是我从天罗煞的戒指中找到的令牌,令牌通体漆黑无光,背面是一条小蛇,正面刻有一鲜红的煞字,这东西不用想就知道是证明身份的令牌,虽然我不惧怕眼前三名魔修,但是如果将事情闹大了,想要安然的离开千珏城就麻烦了,而且,万宝楼估计也保不住了,此时正好可以利用这东西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刀疤脸身上的魔气尽数收回体内,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我面前,将令牌递到我的手中,后退两步后恭声道:“不知大人是二魔主麾下的魔煞卫,属下多有得罪,还请魔煞卫大人恕罪。”

    “还不走?”我脸上满是不耐的说道。

    刀疤脸闻言纠结了好一阵子,最后终于鼓起勇气道:“魔煞卫大人,小的职责所在,贸然问一句,大人为何要救万宝楼的人,而且据属下所知,二魔主好像……”

    还没等他说完,我便猛地抬起头瞪了他一眼,刀疤男顿时一窒,硬生生地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你只需要知道,魔主现在办的事情,和万宝楼有关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知道了,没有好处!”我在说这话的时候,体内的血红魔气一阵翻涌,将我周身都笼罩在了其中。

    巨大的压迫感让刀疤男连连后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形,脸上顿时露出了骇然之色,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废话,恭声道:“属下明白了,我们走!”

    刀疤男说完便带着属下准备退出去,事到如今,那明喆哪里还不清楚,这次得罪了一个他完全惹不起的大人物,所以一发现不对的时候,就一声不吭的站在一旁,看见刀疤男准备离去时,急忙跟在他们身后准备开溜。

    “慢着!”

    刀疤男刚走到门口,听到我的声音后急忙转过身来,恭声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我缓缓抬起头,望着努力想要将身体隐藏在刀疤脸身后的明喆,冷笑道:“把他留下!”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