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8章 各自的底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几个魔族修士在阵法上的造诣虽然不低,大师还没有达到阵法宗师的层次,联合数人之力,却也可以一点点地破解我布置的阵法,不过可惜的是,他们破解的速度,远远没有我虚空阵纹修改的速度快。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这几人每次破解了一点后,我就迅速用虚空阵纹将破解的地方修复,他们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时间不长,其中一名魔修便脸色难看地向天罗煞禀告了这件事情,天罗煞听了之后,面罩严寒的闪出迟疑之色,皱了皱眉后,沉声道:“仙帝境界的人跟我进去,其他人守在外面。”

    话音刚落,天罗煞便毫不迟疑的转身化为一团血光,带着八名仙帝直接冲进了我布置的大阵之中。

    阎罗等人看见这一幕,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喜色,纷纷将各自的法宝握在了手中,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我轻笑一声道:“先不要着急,让他们先在阵中逛一逛再说。”

    天罗煞等人一进入阵中,在天罗煞的命令下,八名仙帝立刻朝着八个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去,而他本人也是身上血光一闪,朝着梅林深处冲去,其速度之快就是我也有些自愧不如。

    不过他去得快,回来的更快,仅仅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天罗煞便再次回到了原地,这让他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又一连选择了不同的方向飞遁了七八次,但每次不过离开原地数十丈,都会老老实实的再次的飞回原地。

    这一下,天罗煞的脸上不再是惊疑之色,而充满了惶恐的神情。

    看到此景,就在距离天罗煞不远处的我,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九级巅峰阵法本就是这个界面中能布置出的最高阶的阵法,在以前的战斗中,这种级别的阵法都是面对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修士联手攻击,所以才会显得脆弱不堪,极其容易被破解,但如果面对的是极少数的人,想要破解九级巅峰法阵,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就算是神尊,也不行!

    况且此次我布置的,可是九级巅峰幻阵和九级巅峰困阵,皆是困敌之用,天罗煞本身就不擅阵道,想要蛮力破解,短时间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们已入阵,我们先将那些小喽啰收拾干净,最后再一齐出手灭杀天罗煞!既然陷入了这个大阵中,他们一时半刻决逃不出此阵的!”我脸上满是自信的说道。

    说完这话之后,我手腕连抖,给每个人都发了一枚阵旗,可以让他们在大阵中自由行动,不会受到大阵的干扰,事到如今,阎罗等人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担忧之色,一接到阵旗,立刻化为鸟兽散,没入大阵之中不见了踪影,除了我要留在原地主持大阵之外,身边就只剩下刚刚脱离血池的喻子柔了。

    “原来赵宗主还是一位阵法宗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喻子柔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说道。

    我因为要主持大阵,所就笑了笑没说话,喻子柔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听夫君说,柔儿将……一条红绳绑在你身上了?”

    我闻言微微一愣,不知道喻子柔为何突然提起这件事情,沉吟了片刻后说道:“确实如此,当时情况危急,阎凡柔必须要先行离开,她为了方便我们日后汇合,就在我身上绑了一跳绳子。”

    喻子柔闻言哦了一声,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后,望着我大有深意的询问道:“赵宗主,不知你觉得我们家柔儿怎么样?”

    哈?这是个什么鬼问题?真的适合在这种场合下问吗?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大阵之中忽然响起了仙元爆裂和惨叫的声音,也顾不得回答喻子柔的问题了,瞬间锁定了几个仙元波动比较剧烈的位置,当即心中一喜,天罗煞带进来的八名仙帝强者,此时已经陨落了五人,在这大阵之中,以阎罗等人的实力,而且还是在偷袭的情况下,想要斩杀仙帝级别的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大阵中的天罗煞自然也听到了手下的惨叫声,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了起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贸然冲入大阵之中,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单从这一点来看,阎罗煞和他的儿子一样,都是一个狂妄之极的人。

    不过他终究还是一名神尊强者,此时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这样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根本不是一个办法,而且手下的陨落,也让他冷静了一些,干脆停下了身形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低头沉吟了起来。

    片刻后,天罗煞猛然一抬首,狰狞着将身上的袍子一把扯下,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肌肉,长长的黑发迎风而动,遮住了其半边的面孔,与其身上的血光相互辉映下,显得越发妖异神秘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嘴巴一列,露出了口中锋利的尖牙,接着便在自己的双手手腕处各咬了一口,大量的鲜血顿时狂涌而出,全都融入了周身的血光之中,鲜红的血光陡然一暗,刹那间转为了暗红之色,和那血池中的粘稠血液颇有几分相似。

    一时间,一股令人闻之欲呕的血腥味道,即使相隔这么远的我和喻子柔都闻到了一二,让我们二人脸色微微一变,尤其是曾经被囚禁于血池中的喻子柔,更加的深有体会,此时的她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起来。

    天罗煞周身的血光颜色眨眼间已经转化完毕,接着一张嘴,喷出了两道红气到自己手腕上,也不知是什么法术,两个深深的伤口马上停止了流血,并由红转淡渐渐消去了,但是天罗煞的面容明显苍白了许多,仿佛是元气大损的样子。

    接着天罗煞脸上厉色一闪,下一刻,他的手中便多出了一把长刀,此刀黯然无光,残旧之极,甚至在刀刃上还有许许多多的缺口,仿佛轻轻敲一下,就能将它敲断一般,唯一有些奇特的地方,就是在长刀的刀柄处,缠绕着一条暗红色的小蛇。

    天罗煞捧着此刀,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这东西不是什么死物,而是一件危险之极的东西,并且他望着此刀的眼神,还透着一股忌惮之色,让人疑惑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天罗煞的眼色一变,口中开始低低念起咒语来,咒语声不大,晦涩难懂之极,但那缓慢之极的声音中,隐隐有一股摄人心魄的恐怖气息弥漫开来,让人无端端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压抑之极。

    “他要干什么?”站在我身边的喻子柔远远望见这一幕,大感吃惊的同时,下意识的问道。

    我微微摇了摇头,心中也对那把刀忌惮的很,不过正当我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远处的天罗煞口中的咒语声,节奏忽然之间加快了许多,那股恐怖的气息越发的浓厚,我心中一惊,虽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让他继续下去了,当即手中的五行剑连挥之下,十几道雷霆剑芒便朝着天罗煞激射而去。

    不过天罗煞对这些攻击不闻不问,依旧专心地念着咒语,当雷霆剑芒即将轰在他的身上时,悬浮在他周身的粘稠血液,就仿佛活物一般,瞬间在天罗煞周身凝聚成了十几道血盾,数量正好和我的雷霆剑芒数量一直。

    “轰轰轰……”

    雷霆剑芒直直地撞在了血盾之上,狂暴的雷霆之力席卷开来,将天罗煞淹没在了其中,我不指望这些攻击能够要了天罗煞的命,只希望能够打断那诡异的施法。

    雷霆之力渐渐散去,露出了天罗煞的身影,此时的他毫发无损,口中的咒语也停了下来,不过还没有等我高兴,天罗煞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接着那柄长刀上的暗红色小蛇,忽然扬起头颅,一口咬在了天罗煞的心口处。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