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5章 血池藏美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个想法刚出现在脑海之中,我的额头上顿时落下了三根黑线来,这难道是要让我到这血池中寻找域主夫人吗?先不说这血池恶不恶心,但是这血池是整个地下宫殿煞气的源头,想必天罗煞便是在这血池之中修炼的,我只是站在血池旁边,体内的气血就是一阵翻涌,心神不宁,让我直接进入血池之中,这不是自讨苦吃么?我可没有把握能够抗得住血池中的煞气。http://m.zhuishubang.com/

    我在脑海中不断地找着各种借口,想要阻止自己进入血池,可是最终还是无奈的叹息一声,这种见死不救的事情,我终究还是做不出来,虽然天域和仙界原本就是敌对,但是仙域被魔族入侵之后,域主夫人的抵抗,以及对阎罗的忠诚,都让我感到深深的佩服,单凭这两点,此人也是值得我救的。

    心中虽然有了决定,但是让我直接跳入血池之中,还是不大可能的,我也不会如此盲目。

    我缓缓抬起右手,雷霆之力在手掌上飞快地凝聚,接着心念一动之下,一道雷龙从掌心中飞射而出,在半空中盘旋飞舞个不停,接着在我的控制之下,一头扎进了血池之中。

    原本平静的血池,顿时剧烈的翻涌起来,虽然这些粘稠的血液有些惧怕雷霆之力,纷纷向两边躲闪,露出了一个拳头般大小的凹洞,但是雷龙只是向下延伸了大概半米不到的深度后,四周的血液便忽然间向中间涌来,瞬间将雷龙吞噬在了其中。

    看见这一幕后,我不怒反喜,因为我的雷霆之力,对着这些粘稠的血液还是有一定克制之力的,所以,只要我释放的雷霆之力足够,应该可以直接打通一道通往池底的通道,或许就可以下去一探了。

    想到这里,我便不再犹豫的心念一动,金色禅杖和紫金钵同时从戒指中飞了出来,我对着紫金钵轻轻一点,后者轻轻一震后,虚实飞到了血池的上方,钵口朝下地喷出了大量的金光,将整个血池都笼罩了进去,原本翻滚不已的粘稠血液,顿时安静了下来。

    我微微一笑,接着将手中的金色禅杖朝空中一抛,雷霆之力运转之下,迅速融入到了金色禅杖之中,接着在我的控制之下,缓缓地朝着下方的血池中落去,而我则是脚下轻点,悬浮在了金色禅杖的上方,和它一起朝着血池落去。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随着金色禅杖的靠近,血池忽然发出一阵轻微的颤抖,接着自中心处朝着四周退去,露出一个直径超过一米的血洞来,我心中一喜,和金色禅杖一起,直直地落入了血池之中。

    一米……

    十米……

    一百米……

    一直向下延伸了大概三千米左右,我终于来到了血池的底部,只是血池的底部并不是土地,而是数不清的白骨,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这里,而且自从我进入血池之后,四周的血液就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状态,能见度并不算特别低。

    我伸手一招,脚下的金色禅杖迅速回到了我的手中,然后我三百六十度的扫视了一圈,发现就在我左手边不远处,有一个模糊的人影,悬浮在血液中一动不动。

    难道是域主夫人?

    我心中一喜,赶紧朝着人影所在的方向缓缓移动过去,面前的血液也在金色禅杖的作用下,向两边退去,一盏茶的功夫之后,眼前的血液就像帘子一般向两边开启,露出了了那道人影的阵容。

    我不由得怔在了原地。

    这是一个绝美的成熟女人,她的脸蛋冰肌莹彻,细润如脂,粉光若腻,让人一见到,心中便不受控制的砰然作响,觉得她占尽了天下间所有的美丽,此时的她身上一丝不挂,身材的比例完美到让人心颤,属于那种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绝对的黄金比例,而她微微皱起的眉头,说明她并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而是一个情感丰富的女人。

    而周围那些被金色禅杖隔开的血液,似乎一直想要靠近这个女人,但是却忌惮我手中的金色禅杖,一直在旁边蠢蠢欲动,却又不敢上前。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个女人确实是时间难得的尤物,但是也只能让我产生一种惊艳的感觉罢了,并不会产生任何其他的念头,如果此女子便是域主夫人的话,也就解释了天罗煞为何没有杀她,一直想要得到她了,此女确实对男子有莫大的杀伤力。

    就在这个时候,这张紧闭着眼睛的美女脸孔,突然睁开了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她的眼睛如同漫天的繁星一般璀璨夺目,瞳孔里呈现出一种碧绿色和血红色交织的诡异形状,似乎那一抹血红想要强行吞噬碧绿色一般。

    “你是何人?天罗煞呢?”此女缓缓开口道,她的声音也是婉转动人,让人听了连心情都好了许多。

    “请问你是域主夫人,喻子柔吗?”我深吸了一口气,目不斜视,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同时心念一动之下,从戒指中取出了一件长衫抛了过去,裹住了那让人心颤的饱满躯体。

    女子被我这个举动弄得微微一愣,虽然她之前的样子极其镇定,但是当自己的身体被长衫遮挡住后,我明显感觉她松了一口气。

    “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不是天罗煞的手下?”女子略微有些疑惑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开口道:“我不是天罗煞的人,至于我是谁,必须等我确认了你的身份之后才能告诉你。”

    这不能怪我太过小心谨慎,这血池之中虽然只有这名女子一人,但我总不能先入为主的认为,她就是阎罗的道侣吧,万一等会救出去之后,她也是一个大魔头怎么办?

    女子眉头微皱,沉吟了片刻后,这才开口道:“我确实是喻子柔,请问阁下到底是何人?”

    我的神识一直锁定在女子的身上,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一丝说谎的迹象,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浮起一丝喜色道:“我是阎罗的……朋友,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救你出去的。”

    喻子柔闻言一喜,但接着便脸色一沉道:“我夫君根本就不在仙域,怎么会知道我被魔族所擒?而且以你的修为,又如何可以成为我夫君的朋友?”

    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想不到救人也会被对方鄙视一下我的修为,我苦笑一声后说道:“阎罗入侵我们仙界的计划已经失败了,我们仙界暂时会和你们仙域联手,共同对抗魔族,你和阎罗有一女儿,唤作阎凡柔,使用神器碎天锤,仙域至宝唤灵烛便在她的手中,经常跟在阎凡柔身边的是鹏天神尊和倪婆婆……”

    我将我知道关于阎罗和阎凡柔的一切,都一一说了出来,每说一样,喻子柔的脸上的怀疑之色便消退一分,听到后面的时候,喻子柔的眼眶已经红了,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儿,轻声道:“我夫君……真的已经回来了吗?”

    我点了点头道:“回了,此时正在大殿外牵制天罗煞,所以才拜托我前来寻找夫人的,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的好,外面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

    喻子柔已然相信了我,听到我的话后面露喜色的点了点头,但是下一刻,她却脸色一变,毅然决然的对我说道:“这位朋友,麻烦你去通知我夫君,让他立刻离开这里,不要管我了。”

    我微微一愣,一脸不解道:“额……这是为何?”

    喻子柔听到这话后,脸上满是绝望之色,缓缓开口道:“因为我根本就无法离开这血池。”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