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51章 狂妄的少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阎罗当即就要吩咐人下去查看,我却及时拦住他们开口道:“且慢,先让我看一下吧。免-费-首-发→【追】【书】【帮】”

    说完,我直接将神识外放,将下面的这座废弃宅子笼罩在了其中,仔仔细细的检查了起来,大概五分钟之后,我收回了神识冷笑一声道:“果然,这宅子的四周弥漫着灵气的异常波动,应该是被设置了什么阵法或者禁制。”

    “阵法?”阎罗微微一愣,旋即恍然笑道:“我倒是忘了,赵宗主本身就是一名仙阵宗师,不知赵宗主可有办法破解?”

    我微微点了点头,这里设置的是一个九级的困阵,如果不是阵法宗师的话,破起来还是需要费不少功夫的,而且也不能短时间内将其破除,但是对我来说,一个九级困阵倒还难不倒我。

    想到这里,心念一动间,一道道虚空阵纹无形之中融入了困阵之中,开始修改起其中的阵纹来,并且迅速地找到了困阵的阵基,开始炼化起来。

    在外人看来,我仅仅是闭着眼睛站在那里,甚至都没有祭出一枚阵旗,这让他们不由得露出了疑惑之色,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就连阎罗和曲飞雨也是一样。

    虚空阵纹飞快地修改这困阵阵纹,而困阵也在此时发出了一阵淡淡的黄色光芒,如同微波荡漾一样,开始颤抖了起来,而下一刻,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我猛地睁开了双眼,接着抬手对着困阵轻轻一挥,一个黄色的光罩一闪即逝,就此被我关闭了去。

    见到此幕,包括阎罗在内的一行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这可是一个九级困阵,就算是九级仙阵宗主破阵,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此轻而易举的将其破除的。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我在阵道上的造诣,已经完全超过了这个界面的阵道水平,这不能不让他们心中震撼了。

    “走吧,绝不能让这个家伙跑掉了!”望着略微有些发呆的众人,我沉声说道。免-费-首-发→【追】【书】【帮】

    阎罗第一个反应过来,抬手朝着下面的宅子一挥,屠魔盟的九位长老立刻朝着宅子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就在我们的身后忽然间传来了一声讥笑声:“在找我吗?”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将众人吓了一跳,急忙稳住身形扭头一看,瞬间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只见就在我们身后不远的半空中,那位正被我们追踪的天罗狂正笑吟吟的站在那里,而在他的身后,则跟着三十几名黑衣蒙面的人,竟然全都是仙帝级别的强者。

    这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的白衣青年,长的温文尔雅,身材修长,一举一动之间,斯文有礼、风度翩翩,绝对符合大多数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形象,只是他眉宇间偶尔闪过的一丝阴狠,破坏了他整体的形象。

    不过最惹人瞩目的,还是站在天罗狂身边的一名枯瘦老者,身上穿着血红衣衫,正目露杀气的望着我们,透露出一种嗜血的凶煞之像,这人是一名神尊初期强者,应该就是天罗狂身边的那位护卫了。

    “天罗狂,你还真是和你的名字一样,真够狂妄的,既然发现了我们的行动,不逃跑也就罢了,居然还敢主动现身出来?”阎罗脸上浮起一丝笑意,开口问道。

    “哼,阎罗,不要以为自己有多强大,小小的仙域域主在打尽了!”天罗狂冷哼一声道。

    阎罗闻言仰天大笑道:“哈哈……你要擒获我?乳臭未干的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阎罗的话音刚落,一股狂暴的气息顿时喷桶而出,直接朝着对面的天罗狂席卷而去,不过,面对一名神尊强者的威压,天罗狂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之色,依旧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当那股威压即将临身之际,在他身边的枯瘦老者身形一晃间,便挡在了天罗狂的身前,单手一挥,一股黑色魔气喷涌而出,直接将阎罗释放出来的额威压给顶了回去。

    “阎罗,你好歹也是仙域域主,对一个晚辈出手,是不是有失身份了?”枯瘦老者一张口,一阵沙哑至极的声音从他的喉咙中艰难的吐了出来。

    “你是何人?”阎罗见一个神尊初期修士竟然如此轻易的便挡住了他的威压,眼睛不由得微微一眯,沉声问道。

    枯瘦老者微微一笑道:“呵呵,老夫只是狂少爷身边的一名护卫罢了,姓名不足挂齿。”

    “哼,跟他们废话这么多干嘛?以为你们有三名神尊强者,本少爷就会惧怕了吗?摆黑魔绝杀阵!”天罗狂冷哼一声后,脸色一寒的厉声喝道。

    顿时在他身后的那些黑衣人,纷纷从身上抽出了一杆漆黑如墨的大旗,身形一闪间便将我们一行人包围在了其中,并且马上开始挥动手中的旗子。

    “你们联手防御即可,其他的都交给我来处理!”阎罗脸色微沉的轻喝了一声后,人就一阵的模糊不清,瞬间从原地消了踪影。

    “小心!”

    枯瘦老者见到阎罗消失的一幕,脸色猛然一变的大声喝道,但是已经晚了一点。

    阎罗的身形在一名黑衣人的身后一闪即逝,这名正挥动旗子的魔族修士立刻停止了动作,呆呆的站在原地,随后头颅没有任何征兆的骨碌碌地滚落了下来,无头的尸身冒出了数尺高的鲜血,一下载从空中跌落了下去。

    这一幕,让其他持旗的魔族修士心里一凛,还没想到该怎么办才好呢!阎罗的身影就再一次凭空出现在了另一人的身后,同样地一闪即逝,这人也一样身首分离。

    魔族修士也并不是不怕死的硬汉,一连两名同伴被杀,剩下的魔族修士哪里还顾得上施展什么黑魔绝杀阵,纷纷停下手中挥旗的动作,立刻祭出了颜色不一的护盾和各式各样的防御法宝,但就是这样,仍然有两名魔族修士因为防御动作稍微晚了一步,立刻遭到了阎罗的袭击,陨落在了当场。

    “哼,我来陪你玩玩!”枯瘦老者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冷哼了一声后,身形便化为了一股黑色魔气,朝着阎罗席卷而去。

    阎罗看见这一幕,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与此同时,原本还站在我身边的曲飞雨和倪婆婆的身体一晃间,消失在了原地,朝着已经没有人保护的天罗狂激射而去。

    我心中恍然,原来阎罗从一开始就计划着引开枯瘦老者,让曲飞雨和倪婆婆联手擒拿天罗狂,毕竟我们这边用有三名神尊强者,一旦枯瘦老者离开天罗狂的身边,魔族一方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两名神尊的联手了。

    对面的天罗狂眼看着两名神尊强者朝着他激射而去,可是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之色,而远处被阎罗牵制住的枯瘦老者,脸上也没有任何的担忧之色,更加没有回去援助的意思。

    这让我不由得有些疑惑起来,心中也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而就在这个时候,曲飞雨和倪婆婆已经到了极近的距离,眼看就要将天罗狂一举擒获的时候,天罗狂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小心!”我心中猛地一惊,猛地大声喝道。

    可是却已经迟了,从天罗狂身后猛地冲出十名魔族修士,他们不约而同的一张嘴,一颗颗拳头大小的不规则晶状物喷吐而出,接着便化为了无数的黑丝,眨眼间便将曲飞雨和倪婆婆缠绕其中,竟然变成了两只黑色的蚕蛹一般,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