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0章 斗法第一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妖艳男子的到来,以及他说的一些话,让关鸿两兄弟的表情更加沉重了一些,对此,我也无可奈何,就由着他们去了,如果他们兄弟二人实在不相信我的实力,愿意自己上阵的话,我也不会阻拦,我自问不欠他们什么。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我闭上眼睛,直接将神识外放了出来,这个休息室并没有设置什么禁制,神识很轻易就探了出去,我大致上观察了一下魔族在烈阳斗法场内的修士数量,心中便是微微一沉。

    显然魔族对于生死擂台赛是十分重视的,光是仙皇级别的魔族修士就有三万人,仙帝级别的强者就有三十人,其中还有一名神尊级别的强者,应该就是之前跟在妖艳男子身边的那名强者。

    这让我对魔族的实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要知道,这还只是整个仙域其中一个城市而已,每一个中型城市都设有一个生死擂台赛,每一个点布置的兵力应该都和这里差不多吧,可想而知,魔族的实力有多么强大。

    高阶修士的数量不但多,而且魔族功法所产生的魔气,还对修士有极大的克制作用,难怪阎罗身边的人都主张避开战,宁愿千里迢迢去入侵仙界,也不肯和魔族硬碰硬了。

    我缓缓将神识收了回来,不过心中却不是太过担心,如果我真的连胜两场,妖艳男子真的要反悔的话,他也不会当着整个烈阳斗法场的观众自食其言的,一旦他这么做,谁还敢来参加生死擂台赛?那他们背后不可告人的计划不就要破产了么,就算这妖艳男子身份特殊,这个责任也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而我要做的,就是在明天的生死擂台上,战胜两名魔族修士,然后迅速带着众人回到仙息楼,利用提前布置好的传送阵快速转移,才有机会躲过这一劫。

    想到这里,我便直接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虽然我有把握战胜同级别的魔族修士,但是却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我和魔族修士交手的次数极少,许多手段我都没有见过,在斗法的过程中,意料之外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我的对手并不弱小。本↘书↘首↘发↘追↘书↘帮Khttp://m.zhuishubang.com/

    一天的时间,对我们修士而言就如同眨眼一般,第二天一大早,昨天那名黑袍修士便早早的来到了休息室,面无表情的说道:“生死擂台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请三位随我来。”

    我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接着便和关鸿两兄弟离开了休息室,朝着烈阳斗法场的主斗法场行去。

    主斗法场的面积着实不小,是一个直径超过了百里的巨大圆形擂台,拥有足够地空间让修士们发挥,整个烈阳斗法场此时已经座无虚席,正等待着生死擂台赛的开启,而我则一眼就看到了一处独立的看台上,正搂着阎凡柔和小彤妖艳男子,当我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时,他也好像有感应一般,朝我这边望来。

    在斗法台上,一名身穿黑衣的魔族修士此时正站在中央,他清了清嗓子,朗声道:“下面即将开始的,是生死擂台赛有史以来最特殊的一次斗法,挑战者要连续战胜两名魔族修士,才算是获胜,而获胜之后的奖励,则是两名貌若天仙的仙子,如果输了其中任何一场,后果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好了,废话不多说,现在有请挑战者上场!”

    听到这话,身旁的关鸿沉声道:“赵兄弟,千万小心!”

    我点了点头,身形一晃间便出现在了擂台之上,看台上的观众们呼声寥寥,显然是看见我只是一名仙皇级别的修士后,对我并不怎么看好,不过在他们的眼里,我总算是仙域的修士,倒也没有喝倒彩的情况发生。

    擂台上的黑衣修士见我上来之后,便再次说道:“接下来,有请我们烈阳斗法场,连续二十一场不败的血刺上场!”

    黑衣修士的话音刚落,一个高壮的身影很快来到了斗法台上,此人身高达到了惊人的两米左右,肩宽背阔,全身都覆盖着一层花岗岩般的肌肉,黝黑的皮肤下蟒筋虬结,像一条条暗青色的小蛇遍布在的上身,铜铃般的大眼中凶光闪烁,随着他一步步的走上斗法台,一股阴寒的气息顿时向四周弥漫开来。

    这名魔族修士刚一出现,看台上顿时传来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接着人群中便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竟然是血刺!看来这个小兄弟是凶多吉少了……”

    “这个小兄弟的运气还真是不怎么样,虽然这血刺只是仙皇巅峰修士,但实力却堪比仙帝初期,别说连胜两场了,估计连眼前这关他都过不了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魔族在给挑战的修士安排对手的时候,一般都会根据修士的实力去安排的,魔族一下就派出了血刺,显然这名小兄弟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或许还真有可能战胜血刺呢。”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不绝于耳,但绝大多数都不太看好我,认为我会在第一场就输掉,就连关鸿两兄弟看见血刺的那一刻,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他们在烈阳城混了这么久,虽然没有参加过生死擂台赛,但是关于生死擂台赛里的事情,他们可没少打探,自然对这个血刺的实力比我更加了解一些。

    血刺走上擂台之后,一直眼神如刀的直直盯着我,许久之后才阴测测的说道:“你就是要跟我们少主抢女人的家伙?我看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听到这话,我直接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该不会是你家少主派来和我斗嘴皮子的吧?说实话,我在这方面确实不太擅长。”

    血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沉,不再多说废话的对着黑衣修士打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立刻宣布了比赛开始,同时闪身跃下了擂台,而血刺在黑衣修士宣布比赛开始的一瞬间,便有了动作。

    只见血刺一张口,一团黑血喷出体外,迎风化为了一个拳头大的黑色符文,一闪即逝的倒射进了血刺的额头上,清晰异常的显示而出,接着此符文放射出妖异的黑红色光芒,一股黑中带红的魔气弥漫在血刺的周身,不断地翻涌着,同时从口中发出一阵野兽的般的吼声。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施展什么神通,但自然不会让对方这般轻巧的完成,当即心念一动,五行剑便落入了手中,想也不想地抬手挥出一道雷霆剑芒,一闪即逝地朝着血刺额头上的符文射去。

    血刺当即冷哼一声,一面完全由血凝聚而成的盾牌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硬生生地挡住了雷霆剑芒,两者一接触,竟然直接互相抵消掉了,而血刺也趁着这个机会,施法完毕了。

    一声怒吼后,血刺的长发迎风狂舞后狂长数倍有余,同时变成了黑红之色,并且血刺同时两手猛一交互抱臂,身形蓦然拔高数尺,浑身冒出数寸以上的浓密红毛,十指上也生出了黑红的锋利指甲,面孔迅速干瘪凹下,一对寸许长的獠牙更是惹眼之极的脱口生出,变得狰狞可怖。

    看见这一幕,我心中顿时一惊,这魔族修士修炼的功法果然各个都诡异非常,之前刚刚传送过来时碰到的那个魔族修士,就凭借着一招万重魔障,就将我们一行五人硬生生的困住,如今这个血刺修炼的功法,竟然让自己变成如此不人不鬼的模样,这要是放在以前,简直无法想象。

    不过还没有等我细想,对面已经变身的血刺忽然阴笑一声,双腿猛地在台面上一蹬,下一刻就直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直带着锋利指甲的手掌,毫不犹豫地朝着我的脑袋抓了下来。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