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3章 生死擂台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几个人谈话的时候并没有设置隔音禁制,自然不会把谈话的内容说的那么仔细,关于“他们”的信息也丝毫没有提起,只是谈到是否要加入“他们”时,四名修士脸上的神情都非常犹豫,显然也是风险极大的一件事情。「^追^书^帮^首~发」

    这时候,坐在下首位置,年纪最轻的一名女修忽然开口道:“这件事我们还是要从长计议,反正距离上贡大会还有近十日的时间,说不定我们能够在这之前凑足足够的贡品,就不用冒险加入他们了,面对魔族,他们的胜算实在是太小了。”

    众人闻言皆是点了点头,最后被唤作大哥的中年修士决定道:“小妹说的不错,上贡大会之前,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收集资源,实在不行的话,七日后魔族举办的生死擂台赛,说不得也要冒险参加一下了。”

    几人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变,模样清秀的年轻修士更是惊呼了一声道:“大哥要参加魔族举办的生死擂台?!”

    年轻修士的这一声惊呼根本就没有压低声音,直接传遍了整个酒馆,中年修士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和他们相隔不远的三个富二代立刻把目光投向了这边,眼中满是古怪之色。

    “就凭你们几个仙皇修士,也想参加生死擂台?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吧。”其中一个体型微胖的修士一脸嘲讽的说道。

    这边的中年修士眉头微微一皱,给几个同伴打了个眼色后,并没有理会对方,继续闷头喝酒,谁知他们的这番忍让的举动,让那名肥胖修士觉得自己被无视了,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怒气,看见两名同伴脸上的嘲讽之色,顿时冷哼一声,朝着中年修士等人走了过去。

    不过当他看清了坐在下首的女修之后,眼睛顿时一亮,眼中淫光一闪即逝,接着便笑呵呵的对那名中年修士说道:“呵呵,我知道你们参加生死擂台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赢一些资源好作为贡品吧,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的,你们还差多少,本少爷全包了。”

    在座的几名修士闻言,眼睛顿时一亮,不过那名中年修士一看就是个老江湖了,他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免费的午餐,而且这名肥胖修士先前看着小妹时,眼里的淫光他是看的真真切切,当即毫不犹豫的开口道:“多谢这位兄台慷慨,不过我们自己的事情,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多谢兄台的美意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另外三名同伴听见老大这么说,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疑惑,不过这中年人显然在这群人里威信不低,他们虽然心中疑惑,但也没有多嘴说些什么。

    肥胖修士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接着便直接撕去了伪装沉声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凭你们的实力,去参加生死擂台跟送死没什么区别,若是你能够将她送给我,我保证你们半年之内,不需要为贡品的事情发愁!”

    其他人这才明白这名肥胖修士打的是什么主意,摸样清秀的修士和那个小妹顿时大怒,只是对方明明只是一个仙皇初期修士,这两人却没有第一时间动手,似乎在忌惮着什么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十分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坐在中年修士身旁,一直没有说过话,长着一个鹰钩鼻的修士开口了,只是他的话刚说出口,另外三名同伴全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他。

    “这位兄台说的可算数?!”鹰钩鼻望着肥胖修士讪笑道。

    肥胖修士也没料到对方会这么说,先是楞了一下,接着便大喜道:“自然是真的,我潭少在烈阳城中可是出了名的守信用,只要你们将她送给我,你们三人半年的贡品,我一个人全包了!”

    “二哥!你在说什么啊!你真的要把小妹送给这个禽兽?”那名清秀青年眼中满是震惊的颤声道,而那名小妹也是呆呆地望着自己的二哥,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那鹰钩鼻闻言只是冷哼了一声,沉声道:“我们一行死人这两年来,都是谁一直在拖我们的后退?每次我们都要花大量的时间,冒着巨大的风险,就是为了去帮她凑足上贡的资源,我和她非亲非故的,如今难道还要我为了她,去参加生死擂台吗?”

    听到这话,那名女修眼中的愤怒迅速褪去,瞬间被浓浓的自责填满,显然那鹰钩鼻说的都是实情,她的修为只是仙王巅峰,是四个人里面修为最低的一个,凑不齐资源也在情理之中,更够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鹰钩鼻见众人都沉默下来,再次冷哼了一声道:“我们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这次让她付出一次,难道很过分吗?”

    女修听到这话,顿时全身一震,接着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喃喃道:“二哥说的对,好,我答应……”

    “砰!”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中年修士猛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整张桌子顿时化为了飞灰,只见他望着鹰钩鼻冷冷的说道:“鲁明杰,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的兄弟了,赶紧给老子滚蛋!”

    鹰钩鼻微微一愣,接着脸上满是煞气的低吼道:“关鸿!你为了一个丫头片子要赶我走?”

    “少他妈废话,再不从我眼前消失,就算是违反了禁法令,老子也要将你血溅当场!还不快滚!”关鸿眼中的冷意渐渐变成了杀意,可见此时的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鲁明杰感受到对方浓浓的杀意,脸上闪过一丝惧意,接着便冷哼一声道:“好好好!既然你们不听我的劝告,就等着被这娘们拖累死吧,老子不陪你们犯傻了,告辞!”

    赶走了鲁明杰之后,关鸿眼中的杀意没有丝毫减弱,扭头冷冷地看着肥胖修士沉声道:“怎么,还不滚?真以为我不敢动手么!”

    肥胖修士显然没有什么与人搏杀的经历,看见关鸿眼中冰冷的杀意,顿时蹬蹬蹬的倒退了好几步,本来还准备说几句场面话,最终却抵不住对方的冰冷的眼神,灰溜溜的带着两名同伴跑掉了。

    直到此时,关鸿身上的杀气才渐渐散去,那名女修脸上已满是泪水,哽咽道:“大哥……是小妹连累了你……”

    “当初我们几人结拜时就说过,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只怪大哥的能力有限,照顾不好你们,是大哥没用。”关鸿叹息道。

    “嗖!”的一声,一道虚影朝着关鸿射了过去,关鸿条件反射地将东西抓到了手中,低头一看,一枚戒指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掌心中,关鸿第一时间把头转向了我这边,沉声道:“兄台这是何意?”

    我一脸淡然的喝了一口域仙酿,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兄台不必担心,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被你们之间的情谊所打动,想要拔刀相助而已。”

    关鸿听到这话微微一愣,接着便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戒指抛了回来,沉声道:“多谢了,不过我没有无功受禄的习惯,兄台的好意关某心领了。”

    我没有想到这个关鸿处事如此有原则,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时已经喝得有些微醺的阎凡柔却有些不耐烦的开口了:“让你拿你就拿,难道你们对那个什么生死擂台真的那么有把握?如果你们都死了,你这个小妹的下场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关鸿听到这话微微一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我轻笑一声道:“兄台不用如此警惕,我真的没有什么恶意,既然兄台不愿意平白拿我的东西,那就给我提供一些消息,我再付给你酬劳,这样总可以了吧?你该不会真的为了面子,让自己的弟妹去参加什么生死擂台,白白丢了性命吧。”

    这句话直接戳中了关鸿的软肋,他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最终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吧,兄台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事情,一定如实相告。”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