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6章 演戏演全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一幕顿时让我吓了一跳,心念一动之下,发现仙元大手已经彻底和我切断了联系,当即毫不犹豫地祭出了苍炎神盾挡在身前。http://m.zhuishubang.com/

    “轰!”

    一声巨响传来,一只仙元大手的威力根本就无法撼动苍炎神盾分毫,狂暴地仙元带着阵阵魔气四散开来,顿时让我心中一阵烦躁,我心中一惊,赶紧平心静气,稳守心神,这才感觉情绪慢慢的稳定了下去。

    接着便看见眼前红光一闪,那血红长尺竟然趁着我抵抗魔气的时候,以极快地速度突破了苍炎神盾的防御,直接朝我的眉心处射来,我当即冷哼一声,抬手的瞬间,五行剑就被我抓在了手中,对着血红长尺就是一剑斩去。

    “当!”

    一声脆响传来,血红长尺顿时打着转儿飞了出去,而我并没有就此放过它的意思,这家伙这么嚣张,不给它点颜色瞧瞧,它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一震背后的云翼双翅,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了长尺倒飞的必经之路上,抬手又是一剑击在了它的尺身上,长尺顿时改变了运行的方向,朝着另外一边飞去,而我则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一时间,血红长尺被我在半空只能怪拍来拍去,这一幕很像络腮胡攻击夏日的情形,长尺身上的魔气刚刚凝聚一点,就会立刻被我的五行剑给震散,它完全只能被动挨打,毫无还击之力。

    刚开始的时候,血红长尺上的气息还像之前那么狂暴,并且拼命地挣扎着想要脱离我的控制,对我发动攻击,可是一顿饭的功夫后,血红长尺明显没有了之前嚣张的气焰,尺身上的魔气也暗淡了下来,并发出一阵轻微的嗡鸣声,似乎是在向我求饶。

    看见这一幕,我微微一笑的稳住了身形,持剑而立,并且对着血红长尺伸出了左手,那血红长尺终于稳住了身形,看见我的动作后,尺身上的魔气顿时一涨,就准备再有动作。「^追^书^帮^首~发」

    我看见这一幕,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冷,眼睛微眯的一震手中的五行剑,一阵清脆的剑鸣声顿时传遍了整个二层大厅,不远处的血红长尺上的魔气顿时一颤,接着便迅速融入了尺身之中,然后就像一个小媳妇一般,扭扭捏捏地飘了过来,十分不情愿地落到了我的手中。

    血红长尺入手有些微凉,而且重量也比我预料的要重许多,尺身长三十公分,宽三指,此时的长尺身上的魔气已经完全收敛,我这才发现这柄长尺本身并非是血红色,而是一种很好看的碧绿色,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我拿着长尺把玩了一阵,然后才转过身来,望向还躲在后方的三角形令牌,接着便微笑着对它招了招手,这家伙倒是很光棍,没有一丝一毫反抗,直接飞也似的射了过来落到了我的手中,光化一敛后,露出了它本来的面貌。

    这块令牌只有巴掌大小,通体呈现一种黑色,在边缘处有许多复杂的符文,在中心处有一个红色的阵旗的图案,看着手中的令牌,我心头火热,想也不想的直接将神识融入了进去,开始炼化了起来。

    本来我以为炼化这枚令牌需要不断的时间,可是没想到前后不过一个时辰,就成功将它炼化了,如此轻易的将令牌炼化反而让我心中有些不安起来,不过当我再三检查了一下身体,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才彻底安下心来。

    虽然我很想现在就试试这令牌是不是真的可以封印传送阵,但此地并没有可以让我进行试验的传送阵,再加上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实在没有那么多时间让我去布置一个传送阵试验了,只能等出去之后,用仙凡宗的传送法阵试试了。

    不过趁着这个机会,我另外还将傀儡食晶兽给炼化了,像傀儡这种东西,炼化起来比法宝要容易许多,而且食晶兽连一丝残留的神识印记都没有,我直接将自己的神识印记种下,就完成了炼化,然后在它的核心处放置了一枚极品仙晶后,从这家伙身上传来一阵“咔嚓”声后,便彻底活了过来。

    至于那件长尺法宝,我就不敢冒冒然的去炼化了,这长尺的魔气太重,贸然炼化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对我造成什么负面的影响,吴起歌心性大变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我可不敢随意尝试。

    想到这里,我立刻将所有的东西收进了戒指之中,然后再三检查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任何遗漏之后,这才迅速地离开了楼阁,顺着玉石路朝着洞外走去。

    一出石洞,我便将隐匿披风穿在了身上,然后心念一动,食晶兽便出现在了脚边,这家伙刚一现身就在我的腿上蹭了蹭,我微微一笑,然后迅速将精晶原矿脉的具体位置传达给了它,食晶兽接到了我的指令,丝毫犹豫没有地蹿了出去,速度竟然丝毫不比普通的仙皇修士慢多少。

    做完这些我,我便不在犹豫的朝着仙凡宗所在的方向遁去。

    一个时辰之后,我终于回到了围攻双角巨魔的地方,一路上我都不敢用神识探查,担心会被仙域的强者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所以一直当我靠近到极近的距离之后,看见赵依仙等人都安然无恙,我心中悬着的大石才终于落了下来。

    有些事情无论事先计划的有多好,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一些极其细小的因素都有可能改变事情的走向。

    确定了大家都没事后,我也不急着现身了,而是选择继续隐匿在周围,继续让分身扮演我,演戏总是要演全套,这个时候现身,傻子都知道我去干嘛了,以阎罗的性格,接下来就是仙域和仙界之间的生死大斗了。

    此时全身深蓝色的独角魔物也和之前的双角巨魔一般,变身成了一只高大的独角巨魔,只是在面对仙域四名神尊强者,以及仙界的两名神尊的围攻下,全身上下遍布着数不清的大小伤口,散发出来的魔气也已经十分稀薄,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主攻独角巨魔的人依旧是仙域的四名神尊强者,吴苍和羽墨两人则十分聪明地在外围游斗,时不时的发出几道器芒敷衍一下,根本就不和独角巨魔正面搏斗。

    “你们仙界的人都如此胆小吗?说好的联手对付这魔头,你们尽发出一些不痛不痒的攻击,到底是什么意思?”仙域的鹏天神尊和独角巨魔硬碰了一拳,脸色顿时一白的倒飞了出去,终于忍不住地大声责问道。

    吴苍神尊闻言呵呵一笑,脸上满是无奈之色的说道:“鹏天神尊误会了,不是我们不尽力,而是先前为了对付双角巨魔,我们已经元气大损,而且身上还带着不轻的伤势,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从旁协助你们了。”

    鹏天闻言微微一窒,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直接让他无从反驳,顿时重重地哼了一声,再次朝着独角巨魔扑去,那恶狠狠的模样仿佛是要想心中的郁闷全都发泄在独角巨魔的身上一般。

    看见这一幕,我颇觉得有些好笑,吴苍神尊这戏演的实在是太好了,此刻的他故意将脸色弄的苍白无比,一副身受重伤的模样,羽墨更是狡猾,连嘴角的意思血迹都没有擦拭,时不时再重重的咳嗽两声,看上去简直虚弱的不能再虚弱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战团中爆发出了一股惊天的气势,我赶紧凝神望去,只见从阎罗神尊的体内忽然喷发出了大股的黑气,并且迅速在独角巨魔的头顶处凝聚成了一只巨大的黑色巨手。

    “神通:阎罗灭!”

    阎罗仿佛已经失去了和独角巨魔继续纠缠下去的兴趣,随着他一声低吼,悬浮在独角巨魔头顶的黑色巨手,带着一股惊天的气势,狠狠拍了下来。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