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 结束才是开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禹景溪带着七月往停车场走,他们大概慢慢走了二十分钟,就听到前方有跑步声。



    这时,禹景溪放开七月,推了推她,让她自己往前走。



    七月狐疑地回头看了看禹景溪,后者只是满脸嬉笑,与平常无异。



    稍稍放下心来,七月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自发地小跑了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



    拐过一个墙角,在一个月光能微微照进来的地方,七月碰见了正往自己这个方向跑



    的人。



    两人同时停住,怔愣,看着对方。



    “七月……”姚月华轻声唤着,忽然就哽咽起来,现在的姚月华,心里牵挂的人不



    止一个。



    “妈……妈!”七月叫着想向姚月华靠近,却突然被她用手势制止,七月一脸不解



    。



    “妈,怎么了?我是七月,我没事儿……”



    “七月,和你在一起那个人呢?”



    “嗯?”七月奇怪自己的妈妈怎么会知道禹景溪和她一起来,不过转念一想,她妈



    妈多半指的是石田先生。



    “他……”



    “辰冽和他在一起,他们有些话要谈。”



    这时,禹景溪从后面优哉游哉地踱了出来,一脸若无其事。



    “辰冽……”姚月华沉吟,突然她猛一抬头,对着七月大声道,“七月!快,快去



    找他们,别让辰小子伤害他,他是你爸!”



    “什么?!”七月闻言,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停止了流动,她颤抖嘴唇又问了一次,



    “妈,你说什么?”



    “他是张礼,是你的亲生父亲啊七月……”姚月华说着说着就身体不稳地往后退了



    半步,禹景溪赶紧上前扶住她。



    “七月,快去!”姚月华有气无力地又喊了一声,这时七月才猛地醒转过来,拔腿



    就往回跑,心脏剧烈地怦怦跳着。整个回廊都是她心跳的声音,七月昏天黑地地跑着



    跑着,她从来不信什么教,但是现在却由衷地祈祷起来,希望自己还赶得及。



    快了,快到了。



    七月拐了个弯,就看到了门口那皎洁的月光,以及看着像是石田的半个背影。



    她大喜,赶紧加快脚步,埋头加速。



    然而,就在她低头的瞬间,“砰”,一声巨响自门口传来。



    那瞬间,七月只觉时间被无限放缓了。她的腿怎么迈也到不了门口,她缓缓抬起头



    ,眼前却一片空白,什么也看不见。



    辰冽震惊地看着自己扣下扳机的张礼,子弹直接射穿了他的身体,在空中带出血花



    。



    张礼并没有倒下,而是伸手用尽身体里的最后一点力气紧紧抓住辰冽的衣服,此时



    他的嘴角已经开始渗出血来。



    “记得……你说过的话……”



    张礼是笑着闭眼的,辰冽从没见过,一个自杀的人,是以这样的表情逝去。



    感觉到张礼抓着自己的力道慢慢减弱,,辰冽下意识想抓住向后倒去的张礼,却只



    抓到了一把空气。他缓缓垂下握着枪的手,放在扳机上的食指竟有微微的颤抖。



    “啪嗒,啪嗒”,听得廊道里传来的声音,辰冽侧头,正好看见从阴影中走出来的



    七月。



    七月的视线死死钉在张礼的身上,她的眼神空洞,如同行尸走肉般,走到张礼的遗



    体前,双脚一软就跪了下去。



    张礼胸口的洞还在往外冒着血,背后的大创口在地上逶迤出图腾一般的血迹。



    七月伸出手想触碰张礼的脸,却又缩了缩,看着张礼那安详的表情,两行泪水就默



    默地流了下来。



    辰冽则是站在七月旁边,脱离般靠在墙上,面容寡淡地仰望着天上的孤月。



    后面赶来的禹景溪和姚月华,看到此情此景,都说不出话来。姚月华跪在张礼面前



    ,将他的头枕在她的膝盖上,轻轻抚摸着。她并没有落泪,虽然微笑着,眼神却没有



    一丝焦距。



    禹景溪则是上前拍了拍辰冽的肩膀,以示安慰。



    接下来,姚月华说她想要把张礼带到一个地方好好安葬,禹景溪就充当起司机来。



    全程,七月和辰冽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七月是还没缓过来,而辰冽,则是心里空荡荡



    的。



    有时候,心中有疑惑,有想要知道的东西,反而更有生活的激情,有去找寻答案的



    动力。然而,知道答案后,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就如同自己的生活不再有意义般。



    辰冽默默看了看七月,张礼让他好好照顾七月。但是以七月看见的场景,她会愿意



    接受自己的照顾吗?



    第一次,辰冽觉得七月很快会从他的生命中消失。



    第一次,他感觉到了恐惧。



    张礼的葬礼很简单,只有他们几个人。姚月华亲自主持仪式,地点就在庄园的那片花



    海里。



    后来七月才知道,她父亲之前给他讲的就是她太公太婆的故事。



    这个庄园本来是张家度假的地方,后来张礼的父亲,也就是七月的爷爷将这个地方划



    给了张礼。而在二十几年前,张礼假死后,这个地方就当作了一处废宅。



    姚月华和张礼当年就是在这片花海里定情的,所以姚月华才选择将张礼埋葬在这里。



    对于辰冽,姚月华并没有追究什么。因为她和张礼都欠了辰家太多太多,如今这种结



    局,也是因果循环。她并不怨辰冽。



    葬礼结束后,姚月华成了这个庄园的新主人,她决定要留在这里,陪着这片花海,陪



    着花海里的那个人。而七月后来大病了一场,病好了后,就出国留学了。对于辰冽,



    她还是耿耿于怀,即使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心意,她也无法释怀。



    七月出国后,辰冽得闲时会和禹景溪一起去看望姚月华,顺便打听点七月的消息。辰



    冽并没有直接向七月索要张礼说的那个东西,他认为他和七月之间,还需要一段不短



    的时间来沉淀。而且他也不急,五年,四个月,他不在意再等三年,直到七月愿意面



    对他,他再履行自己的诺言。



    至于张家,张廷在知道张礼的死讯后,禁足了张驰天一段时间。张礼这一条线一断,



    张廷有时候会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发呆,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李家也少有的消停了,李兆在去警察局转了一圈后,被李瑾书勒令到公司学习。



    而那个新能源项目,张家和李家斗得两败俱伤,最后李家觉得是烫手山芋,又还给了



    LS集团。LS集团购进的价格,比当初卖给AL集团的价格低了不止一成。



    辰冽成了这场闹剧的最后赢家,但是,他却没有任何作为胜利者的喜悦。



    又一次和禹景溪来到庄园,在那片花田里,辰冽看到了七月的背影。



    辰冽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



    请记住本站:追书帮 www.zhuishubang.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