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 麻烦让一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那保时捷性能很好,开的也很快,从王昊身边驶过,完全可以称得上风驰电掣,可王昊还是很清楚的看到了里面坐着人的模样。★首★发★追★书★帮★

    因为那两个人对他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是和自己结下仇怨的司马浩南,这家伙多次难为自己,甚至派人来砍杀自己,王昊虽然碍于现在实力不济,暂时动不了他,可却一直没有忘记。他就算化成了灰,王昊确信也能一眼把他给认出来。

    而另一个人,则是自己一直喜欢的,而且也喜欢自己,给了自己两年时间的女孩,许严予。自己更是不会看错,因为这个女孩一直就在自己的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只是现在,这两个人却坐在了一辆车上,有说有笑的,这让王昊顿时有了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怪不得她说今天有约了,原来约的是司马浩南啊。”王昊苦笑着,“也难怪,人家是大少,有钱有势,而且能在生意上帮助她们许家,自己呢,就是个穷小子,除了给人治病,似乎什么都不会了。”

    茫然的走在了马路上,王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连一辆疾驰而来,撞向自己的汽车也没有看到。

    “吱扭”一声刺耳的橡胶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隐隐还能闻到些胶皮烧灼的刺鼻味道。那辆宝马车堪堪的停在了王昊的身边。

    就见车窗被摇了下来,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把头伸了出来,对愣住那儿,还没反应过来的王昊叫道,“你他妈不长眼啊,等着去投胎。要死死一边去,别死在爷爷的车前。我这车一百多万呢,碰坏了,把你的两个肾卖了都不给赔的。”

    王昊忽的转过头来,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年轻人,目光呆滞,神情沮丧。

    那个年轻人被这眼神看的竟有些发憷,只是旁边还坐着一个刚勾搭上的妹子,自然不能掉了份,于是大叫道,“赶紧的给我滚开,不然老子开车压死你。反正有保险可以赔。”

    王昊这边根本没有听到对方所说的话,还沉浸在痛苦的记忆中,许严予坐在司马浩南的旁边,笑靥如花,是那么的开心。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王昊一声大吼,双拳狠狠的砸下,力道之大,顿时把宝马车的前车盖砸出了两个深深的大坑,然后就听“咣当”一声,车子的前保险杠更是随着掉落了下来。

    “我靠。”宝马男顿时愣住了,头固定在了车窗外,呆呆的看着仍然在不断砸车的王昊。

    “你愣着干嘛啊,还不去制止他啊。”本来想让这个宝马男带自己去小姐妹那边炫耀一下,现在这个车子被人砸成这个样子,根本带不出去了。坐在副驾的女孩顿时尖叫了起来。

    “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我彪哥的车子都敢砸。”宝马男下了车,打开后车厢,从里面摸出一根铁棍,朝着王昊逼了过去。

    王昊这边已经几乎陷入了疯狂,拳打脚踢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警告你啊,离我车子远点。”宝马男拿着铁棍,指着王昊,恶狠狠道。

    王昊自然没有去理会他,继续自己的砸车行径,宝马车的车头部分已经惨不忍睹,满是创伤了。

    “是你逼我的。”宝马男大吼一声,挥舞着铁棍,朝王昊狠狠的砸了过去。

    “哐当”一声,就见铁棍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了宝马车的车盖上,在那已经千疮百孔的车头上,又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坑来。

    “谁,是谁他妈的打我。”宝马男捂着自己的手,痛苦的大叫道,刚才不知从哪飞来的一块砖头,正好砸在了自己的右手上。

    “是你爷爷我。”说着话,一个大汉大步走了过来,不等宝马男反应过来,砰的一拳捶了过去。

    就见那宝马男哎呦一声,撞在了车门上,力道之大,竟把那打开的门给撞的断裂了。

    “你,你是什么人?”宝马男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出帮会老大气质的男子,战战兢兢道。

    大汉把牛眼一瞪,“怎么,还想挨揍啊。还不快给我滚。”

    正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宝马男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忙上了车,打着火,绕过王昊,就朝前开去了。

    “你的东西别拉了。”大汉从地上捡起铁棍,嗖的一下给扔了过去,铁棍咣当一声砸破了后窗玻璃,掉进了车里。

    “到底怎么了?”王昊这才反应了过来,看着眼前这个有几分面熟的大汉,不由问道,“你是谁?”

    “我是李金标,王大夫,你忘了啊。先前在医院,你把我的胳膊给治好的那个。”

    “哦,是你啊。”王昊这才想起来,只是想到先前看到的保时捷里的许严予,又失落了起来。

    “王大夫,多谢你上次帮我治好了胳膊,更重要的是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在我找了个工作,虽然挣的钱不多,却很安心,也很开心。”

    李金标嘿嘿笑道,忽的想到什么,忙问道,“对了,你怎么会在这儿,还砸了别人的车呢?”

    王昊苦笑了下,然后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有没有失恋过?你喜欢的女孩不喜欢你了,你会怎么办?”

    李金标顿时愣住了,这问题也太小清新了吧,自己对女人的定义似乎只有两种,能上床的和不能上床的,谈什么恋爱啊,多费时费力费感情啊。

    只是看着王昊那一副急切想知道答案的表情,李金标不好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想了想,问道,“那你还喜不喜欢那个女孩?”

    “喜欢!”

    “那不就得了,继续去追啊,总之,不把她弄上床,哦不,不把她追到手,就不要放弃。至于她还喜不喜欢,接受不接受你,有什么重要的。”

    听到这话,王昊不由眼前一亮,欣喜道,“没错,谢谢你了,老刘。”

    “我姓李。”李金标无奈道。

    “好的,那我先走了。”王昊转身准备离去,忽的想到了什么,看着自己微微发红的双手,“对了,老张,我刚才是不是砸坏了什么东西啊?”

    “没事没事。你抓紧去追吧,别等人家姑娘走远了,追不到了。这边我来收拾好了。”李金标挥挥手,看着王昊转身离去,又大叫了起来,“我叫李金标,别再记错了。”

    此时许严予正和司马浩南坐在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包间里,桌子上摆满了一桌饭菜。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法国菜,尝尝这个,红酒焗蜗牛,味道不错。”司马浩南殷勤的把菜夹到了许严予面前的盘子里。

    “谢谢。”许严予轻声道,“不过,我已经陪你吃饭了,你可以告诉我了吧,怎么样你才能卖给我呢?”

    “不着急不着急,先喝杯酒再说。”司马浩南露出一丝微笑,然后举起旁边的酒杯,里面有些色泽鲜艳的红酒。

    许严予虽然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毕竟有求于对方,还是举起了杯子,轻轻碰了下,然后微微的抿了一口。

    看着许严予渐渐开始红润的脸蛋,司马浩南眼中满是贪婪之色,“严予,我就想不通了,那个小子有什么好的,你不如跟我吧,我绝对能让你过上公主般的生活。”

    说着,司马浩南指着一桌子饭菜,“就说这间餐厅吧,他王昊这种人就进不来,这些饭菜,他就一辈子也不可能吃到。他就只配在街边的小摊吃那些垃圾食品,哪里能享受到这种美食。”

    许严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抿着嘴,一声不吭的站起身来,拿过旁边放着的小包,就要离去。

    “哎,你这是干嘛?”司马浩南忙站了起来,挡住了许严予。

    “不好意思,这里的饭菜确实很不错,但我不喜欢吃,只喜欢吃街边的小摊。”许严予面若冰霜,“麻烦,让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