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五章 酒肉和尚悉达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凌天直接掠起身形,手中金色骷髅刚要祭出,却感受到了那人发出来的气息,当下不由得蹙眉,脚踏莲台,虚空而立,看着一道金光由远及近。

    “大师,不知前来所为何事?”看着悉达多前来,孙凌天在莲台上躬身,并未有失分寸,但是却是带着警惕,在这个时候,悉达多孤身前来,孙凌天不敢保证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唔,特来了却一个未了的心愿。”悉达多看着孙凌天,心中自然明白孙凌天为何会防备自己,当下呵呵一笑,说道:“你不必惊慌,我虽然也是为你而来,但是只是与你只是不期而遇,我还有要事要做,不知可否让贫僧过去?”

    “自然可以,晚辈也只是在此歇脚,准备不日到西方教拜访大师的。”孙凌天虽然和悉达多只有过一面之缘,说的话加起来也不超过十句,但是对于悉达多的对他自己的称呼,还是了如指掌的。

    悉达多在玄君面前尚且自称老衲,说明他对于玄君来说不是尊重的,因为他俩年纪相仿,甚至悉达多还比玄君要小一些,可是他自称老衲,说明根本不把玄君放在眼里。而他在孙凌天面前自称贫僧↗,说明已经将孙凌天当做了同龄人,甚至是一种过于自谦的称呼。

    对于此,孙凌天心知肚明,当下闪身让出一条道路放悉达多过去。然而悉达多走了一半,突然立在半空,鼻子微微一动,而后看了一眼地上孙凌天还未来得及收起来的青铜鼎,当下不由得看着孙凌天,意味深长的说道:“贫僧出来的匆忙,还未及吃饭……”

    “可是晚辈这里只有肉啊……”孙凌天闻言心中狐疑,这老和尚。倒也不客气,见到自己有吃的居然开口要了。不过听范家村的人说,西方教的人都是素食者,对于肉类,是非常厌恶的,而且还有传言说他们有一条关于荤的戒律,和尚,是不得吃肉的。

    “哈哈,说的也是,只有肉没有酒倒也是大煞风景了。”出乎孙凌天意料。悉达多接下来的举动险些让他掉了下巴:“我这里有上好的美酒,若是道友不嫌弃,不如我们坐下,我出酒,你出肉,我们凑合着吃一顿如何?”

    “啥?!”孙凌天半天没有回过神,当他回过神的时候,悉达多已经下了莲台来到了青铜鼎的旁边,凑上前。嗅了一下青铜鼎里面传来的香气,之后频频点头道:“不错不错,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把肉做的这么香气逼人!而且居然还是凶兽的肉。看来今晚我是有口福了!”

    悉达多说着,盘膝而坐,手一挥,一张青玉桌子出现。上面摆着一个酒壶和两个酒杯,随后再次挥手,两把青玉凳子出现。而后只见悉达多冲着青铜鼎招手,一块裂天兕的肉从青铜鼎里面飞到他的手上。

    “上古凶兽裂天兕?好东西啊!”悉达多满脸堆笑,一脸的不客气,当下一口咬在裂天兕的肉上,不住的赞叹孙凌天的手艺,随后挥手,酒壶自动倒出一杯酒,酒杯飞到悉达多跟前,悉达多张嘴间,美酒顺着嘴唇进了肚子。

    “唔,不错不错!比我们教内的大厨手艺还要好!”悉达多三下五除二的便消灭了一块脑袋大小的肉,而后又吃了一块,看到孙凌天呆立在半空中没有动,便冲着孙凌天招手,示意他下来一起喝酒吃肉:“来啊,一起吃啊!我请你,别客气!”

    “这个……大师……”孙凌天看到悉达多连喝了三杯酒之后才幡然醒悟,落下莲台,坐在悉达多对面的青玉凳子上,欲言又止:“大师,请恕晚辈直言,我在范家村的时候常听说西方教是素食者,可是今日一见,似乎传言非真啊?”

    “唔,你听说的没错,不过那只是一个幌子罢了。”悉达多说话间已经吃了第三块肉:“正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凡人去我们西方教总是有事相求的。我们西方教虽然善待凡人,可是也总不能有求必应吧?所以,所谓的素食,其实就是考验一下他们。试想一下,如果他们连素食都做不到,又如何来的真心呢?”

    “若是没有真心,我们又为何要帮助他们实现愿望呢?”悉达多说话间给孙凌天倒了一杯酒:“你也别端着架子了,我都不和你客气了,你还和我客气啥?来来来,尝尝我的酒,这可是我很小的时候就酿好的,算起来,也有些年头,唔,差不多是三百年陈酿了,来来来,尝尝吧!”

    “你们所说的素食,就是对凡人的?”孙凌天犹豫的接过杯子,他不害怕悉达多下毒,因为他肉身成圣,早就已经百毒不侵了,就算是毒酒,他也不怕。然而,酒杯到了嘴边,他还是没有喝下去,而是等着悉达多回答。

    “嗯,不光是针对凡人,也针对那些修为还未突破到炼气境的修士和弟子。”悉达多说着举杯:“我们西方教的心法,讲究的是内心纯粹,弟子信奉我们的理念。而且这些人在突破到炼气境之前喝酒吃肉的话,肯定不会突破到炼气境的,就算是突破到了,也修炼不了我们的心法。因为我们的心法,要求的就是炼气境之前酒肉不进。”

    悉达多说完和孙凌天碰杯,而后一饮而尽:“所以,西方教不食酒肉,并不是传言,事实的确如此,只不过是针对不同的人群罢了。”

    孙凌天闻言这才恍然,而此时,他的酒杯已经送到了嘴边,酒香通过鼻腔传进了身体中,浓浓的酒香让他心中一阵,这酒……居然真的是酒,不是水,更不是果酒!这个和尚,居然真的喝酒吃肉啊!

    “这里面有粮食……”孙凌天闻着酒香猜测道:“还有灵药……唔,这灵药的年份最少都有三千年,怪不得这里面会有一丝灵气的能量传来呢!”

    孙凌天猜测着,并没有当面说出来,因为饿他已经被这酒吸引了,尤其是这甘醇的美酒中居然还隐隐有一丝能量在里面,喝下去,对身体大有益处。

    “他奶奶的,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灵药可以酿成酒喝下去呢?还是和尚会玩啊!等以后有时间了,我也要酿这种酒出来,嗯,就叫猴儿酿,嘿嘿,我老爹应该知道酿酒的方法,当年他可是传说中的酒鬼啊!”

    这么想着,酒杯中的美酒已经被孙凌天吞咽下去。印象中那种香辣的酒味儿并没有出现,甘醇的琼浆顺着喉咙滑落进身体中,浑身一阵舒畅。

    悉达多见状微微一笑,而后又给孙凌天斟满一杯,孙凌天见状举杯就喝,美酒的醇香再次出现,让他的身体暖暖的,舒爽不已。

    “吃肉吃肉!”悉达多说着挥手,一块大腿之肉飞进孙凌天的手中,孙凌天张嘴撕咬,只觉得美酒之下,这裂天兕的肉更加香甜,混合着酒香,和裂天兕肉中本身的能量,孙凌天体内的暖热感更加强烈。

    “好酒!”孙凌天发出一声感叹,伸手举起酒壶倒酒,却被这酒壶吓了一跳。

    这个酒壶也就是一尺来高,肚子有拳头大小,灌满的话最多也就是倒二十杯酒,最多就是一斤的容量。但是孙凌天入手间,却被这酒壶的重量震惊到了。

    “好沉啊!”孙凌天疑惑的看着悉达多:“这酒壶最少都有七百来斤吧?”

    “七百来斤?”悉达多闻言蹙眉:“不对吧?我记得我当时最少装了两千斤酒在这里面啊,这还没有几天,怎么会少了一半多呢?”

    悉达多说着接过酒壶晃了晃,果然重量小了很多,当下吃惊的打开酒壶的盖子,看到剩下差不多三分之一的酒量,当下不由得蹙眉:“我昨晚喝的时候最少还有一千八百斤,这回去和掌教坐了几个时辰就少了一千斤……佛嘞个去,掌教又趁我不备偷我的酒喝了!”

    孙凌天闻言大惊不已,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悉达多和悉达木都喝酒!之前看到悉达多喝酒,还以为还水或者果酒,可是当他喝下去之后才知道是纯真的灵药和粮食混合而成的粮食酒,而此时,他听说悉达木居然盗喝悉达多的酒,当下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白天看上去还严肃无比的西方教两大人物,居然是两个嗜酒成癖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西方教的掌教和二号人物呢?难道说,传说中的西方教都是假的?自己现在看到的才是真的?

    就在孙凌天暗中揣测的时候,身旁的悉达多却是扼腕不已,他现在已经确定自己酒壶中的酒是被悉达木喝掉了:“哎呀呀,我这个师兄也真是的,这才出关没几天就偷喝我的酒,这恶习定然也是在闭关的时候养成的……佛勒个去,每次闭关都会学坏……不行,我回去之后得把我的陈酿藏起来,要不然都要被他偷走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