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梦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是一副和几个人对话的梦境,似乎是在一座仙人居住的深山里面,仙云缭绕,景色和玄州大陆大相径庭。不过这次和以往不同,以往,自己只是见到两人在对话,却听不到他们再说什么,只能远远地看着。

    这次不同了,孙七发现他不仅能够听到两人的对话,还能感受到身边的事物,甚至连那脚下路和路边石都可以真切的感受到,触摸到!

    他心中一颤,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经历了清扬真人瞎折腾之后连梦境都可以突破了吗?想到这里,孙七疾步而行,终于走到了背对着自己的那个人身边。

    走到近前,孙七一颤,他被这个人的长相震惊了,因为这是一个长相和颇为自己相像的人!可是那两人似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只见这个人来到一位慈眉善目,白发苍苍的老者面前。说和自己相似,那是因为只是相似,除此之外,再无相同之处。

    那个人比自己矮一些,身材和自己一般瘦小,但是却是一个猢狲的模样。他身穿紫金战甲,手中握着一根金色的棍子,脑袋上带着一个金色的金箍,看上去有些别扭。

    看到这里,孙七总觉得那猢狲手中的棍子和头上的金箍很眼熟,两个名字就在自己的嘴边,似乎张嘴就可以喊出名字,可是就在这紧要的关头,却是无论如何都叫不出名字,只能干着急,毫无办法!

    来到一位老者面前,这个人,姑且叫他猢狲吧,跪倒:“参见师父。”

    那个人看了看他,说道:“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叫我师父么?”

    “是……师父……”猢狲闻言突然有了悲声,而孙七的心中也是一阵疼痛,明明自己只是局外人,怎么就会这么难受呢?可是……这个人,这个猢狲的经历是不是自己的前世呢?要不然自己缘何会这么疼?

    那老者见状再忍不住,跪下一把将他抱住:“孩子,你终于想起自己是谁了么?”

    “师父……弟子这些年,没有你指路,好苦……”猢狲一时千思万绪涌上心头。而孙七见状心中更是涌起一阵憋屈。

    那老者抚着猢狲的头,说道:“我正是知你志向,自知指不了你要寻的路,才不肯让你说是我徒弟。也不能让你喊我师傅,我没法教你更多。”

    “师父,这金箍儿害的我好苦,帮我去了吧。”猢狲闻言没有多说,只是指了指自己头上的金箍哀求着。

    然而那老者闻言神色却渐渐变的黯然起来:“我做不到……这金箍是将人心思束缚,将人心欲望的痛苦化为身体的痛苦,你若如诸神佛达到无我之境,自然就不会受紧箍之苦。一切,只是因为你的修为还不到。”

    顿了顿,那老者又说道:“况且这金箍的出处……我即便是知道如何做出来,却没有破解之法……”

    猢狲闻言神色同样黯然:“还请师傅指点,我要如何做?才能达无我之境?”

    “忘记你自己,放下你的所爱及所恨。”

    猢狲站起来,沉默良久。忽然他抬了头说:“我可以忘了我自己。”

    那老者心情复杂的望着他。这猢狲乃是自己一手**出来,若是可以如他所说一样,老者怎么会爱莫能助呢?

    果不其然,那猢狲继续说道“我可以忘记我自己,忘了我是谁,忘了我的一切……可是,我忘不了东海水,忘不了花果山,忘不了西天路,忘不了路上的人。”

    他忽然欢喜了起来,对老者道:“师父你看,我有这多可记住的事。多么好。”他转身道:“现在我要回天界去,打死假猢狲,这样一来,我就定然能解开紧箍咒了。”

    那老者摇头含悲而笑:“这是鸠摩罗什对你说的?可你能够胜吗?不,你胜不了的,结局早已安排好了。还是留在这逍遥之地吧,这儿不是有当年花果山一般的自在安乐?忘了你是谁,忘了西天路。你回去,就逃不出悉达多和鸠摩罗什为你设计的路。”

    “师父你的心意我明白,可我一生就是要斗、战、胜!”猢狲望着天河,“我不会输,不论他们设好什么样的局——俺老孙去也!”

    听到这里,孙七心中一颤,这个猢狲也姓孙?这是巧合吗?不,一定不是!可是,既然不是巧合,那这个人到底是谁?或者说自己又是谁?他和自己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还有,那一战,到底结局如何?

    想到这里,孙七的头莫名的疼了起来,巨疼无比。他想要大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叫不出声来。他想要醒来,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醒不来,这次,这梦境似乎要让自己真切的感受,感受那猢狲,感受这老者。

    就在这时,梦境中传来一声爆破声,下一刻,一道光芒冲向寒天,一道金光从猢狲所站之处消失,那猢狲的身影已经化作了一个金色的点,消失在了梦境中。

    “还能再见吗?”孙七心中想着,却得不到任何提示。

    随后,那老者仰望那光芒划过星河,叹道:“当年的事,为何不报应在我的身上?孩子,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也改变那个结局,连忘都忘不了……也是啊,为何我就是忘不了那个结局呢?为何?”

    “改变开始?改变结局?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吗?”孙七闻言吃惊,世间的事情不是注定了吗?一个事情从开始的时候不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吗?为何这个老者要说改变呢?

    改变不了便要忘记吗?可是连那猢狲都记起了自己的身世,这个老者真的可以忘记吗?

    孙七想着,头越来越疼,他想要知道这个猢狲是谁,想要知道他手中金色的棒子是什么,更想知道他头上的金箍是什么。

    悉达多是谁?鸠摩罗什是谁?谁给这个猢狲设了局?谁给他戴上了金箍?东海水在哪里?花果山又在哪里?还有那西天路和路上的人,究竟是什么?究竟为何这猢狲会念念不忘?

    突然,那老者起身,冲着自己这里一挥手:“散了吧,忘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