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87章 新的学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五人实力大增,对于明天的任务担忧顿时少了大半,还隐隐有些期待起来。免-费-首-发→【追】【书】【帮】

    新的一天到来,林风再次踏入教室!

    下面稀稀疏疏坐着一共十九个人,昨天见过面的王中天赫然在列,此时的他已经换了服饰,气质也相应的发生变化。

    眼神深邃,高贵、耀眼、俊美种种在他身上揉合在一起,自然而然形成一种非凡的王者之气,不得不说,有的人天生就是适当领袖。

    也才刚来到这里没多久的时间,他已经跟旁边的几个人有说有笑,有意无意地围着他身上展开话题。

    苏冰华换了身简单的白色连衣裙,冰肌玉肤,粉光若腻,完全就是一个豆蔻年华的青纯女生。

    教室里没有看到苏鸿信的身影,想必是让她一个人来走曲线救国路线,林风扫了一眼,下面已全然静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熟面孔,张养庭带着一丝激动坐在椅上,吃过了林风的丹药后,只是一天,他的腿就已经恢复行动能力。

    今天一开课,就忍不住跑过来,凌威等人的死讯已经在学院内传开,谁都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以易纵云为首的这群人跟马正最不对付。

    他们站在倒马派的最前面,现在一下死了个干净,一起死得不明不白的还有个朴教授,这可是脱凡巅峰的人物。

    随着马正在警备处强势打杀朴教授侄子,同样是脱凡境的朴灵焕后,人们自然而然将之联系到了一起去。

    但不管如何,马正实力已经从不容置疑,自然就有人禁止不住好奇,报他的课来看看,又有像张养庭这样的,几乎是将自己剩下的课程全报他的课。免-费-首-发→【追】【书】【帮】

    “今天,我们来说一下虚灵!”

    林风站在讲台上,他的课程仍旧是以虚灵为主,这也是眼下这个世界修行者们面临的问题。

    因为之前有人带节奏而走掉的人,此时又回来了,无论如何,多了解一下敌人,未来就多一分安全。

    “首先,我们要知道他们的社会结构,虚灵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到极致的种族……上位者主宰一切!”

    “曾经,我杀掉一个高级虚灵,然后它麾下的虚灵全都变成了白痴,也就是第一批被净化的虚灵!”

    随着林风侃侃而谈,下面的人都听得入迷,就连心不在焉的苏冰华,也慢慢被吸引进去,她的病也是因为与虚灵作战才落下的。

    此时听林风揭露虚灵的资料,自然就提上心。

    这些资料,有些是众人已知的,但往往都只知皮毛,甚至到目前为止,整个人类社会对虚灵的认知,大多都是基于猜测之上。

    谁也没有听过如此详尽的资料,一个个都睁大眼睛,生怕遗漏了一点,有那机灵的已经拿出手机将马正所讲的事情录下来。

    唯有一人,表面上与周围人一样认真,只是眼睛定格,谁也不知其正在走神,王中天越听越是惊讶。

    这些事情,有些连他都不知道,虽然巴瑞姆说了很多虚灵的事情,但也不可能全数说出来。

    一直以为,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虚灵的人,没想到只是听上一节课,就见识到原来还有另一个人并不比自己了解得少。

    越听越是心惊,之前推测马正可能控制了一个无意识的虚灵,现在又有些动摇了,如果是无意识的,那他是如何知道那么多事情。

    必然是有一个高级虚灵向他透露才有可能,虚灵并不是什么硬骨头,对于那些拥有自己族群高级虚灵来说,只有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若是遇到危险,出卖同族可丝毫不会有任何心里障碍,只是,要抓到一个这样等级的虚灵何等困难?

    不,也并不算多困难的事.

    起码,巴瑞姆当时因为突然来到地球,猝不及防之下被重创,几乎无法维持自身的存在,当时本土世界的负能量含量极低,相对于它们来说,就是相当于没有。

    在那种情况下,瞎猫碰上死耗子,被马正逮到一个,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他虽自负,可从来不认为只有自己才会遇到这样的事。

    区别在于,人家是修行者,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而他作为一名普通人,只能采取合作的方式。

    看来计划得变动一下了!

    马正的实力并不是之前了解到的聚元三阶,至少已经是脱凡境,这样的人物,远不是他能收伏。

    更加关键的是,以对方对虚灵的了解,很有可能会识破巴瑞姆的存在,两者已经通过特殊仪式,将灵魂都绑定在一起。

    巴瑞姆绝对不能出事,甚至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其存在,若是被人知道有一个有神智的高阶虚灵在他身上,那他所做的一切,都会被带上有色眼镜看待。

    这样一来,马正必须死!

    而且是越快越好,他的笑容真诚,似乎对课堂听到的内容非常满意,眼睛里也恰到好处的表现出欣赏与尊敬之意。

    红堪市,城区一处不起眼的小楼内。

    一行七人背着战术背包,行色匆匆,停在了小楼前,徐泽看向旁边的领路士兵。

    这名高高瘦瘦的下士叫钱益朋,拿着通讯器,点了点头:“是这里了!”

    几人不由得精神一振,他们一路过来,虽然没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险,可是在这座几近空城的城市里,还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打着十二分精神,提防着周围的一切,虚灵可不是人类,它们可能从任何一个地方冒出来。

    好在,五人几乎就相当于一队寄生者,过来的路上,远远感应到过几次虚灵,对方都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

    相对于国家投入到这里的修行者力量,瑞山会的成员只是极少数,根本就不起眼,虚灵还没有注意到有这些异类的存在。

    徐泽一马当先,走到房子前敲门.

    过得一会,里面才警惕地传来一句问话“谁?”

    “徐副市长,我们是来接应你的!”钱益朋连忙上前一步压着声音回道。

    里面顿时传来一阵压抑的惊呼,显然是听到了救兵到来,心神激荡。

    门刚打开,里面就露出三人来,领头的是一名戴眼镜年纪在四十的儒雅中年,尽管看起来有些狼狈,可仍旧能看得出其常年养尊处优,身处高位所透露出来的气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