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82章 细思极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直到如今才细思极恐,一个隐藏如此之深的人,说他跟佣兵团盘口没关系有谁会信。免-费-首-发→【追】【书】【帮】

    不过这些话太过骇人,她是不可能说出来的,不然现在还团结在她裙子下的这些人起码有一半会直接选择交钱。

    她出自一个没落贵族家庭,之所以还咬牙拿钱让其进入这所学院,为的也无非是想着能在学校钓到一个金龟婿,以此翻身。

    为了让家里支持她的理想,凯丽金甚至不惜去引诱自己的叔叔,最终她的计划果然进行得很顺利。

    她在学校里如鱼得水,游走于众多男生之中,都快要挑花了眼,几乎是与所有出色的男同学都保持着几分暖味。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在让人迷醉,她甚至已经重新规划了路线,不要把自己绑在一棵树上,完全可以以此为平台,成为一个贵圈的名媛交际花。

    然而就在她最得意的时候,原本班上那个不起眼的胖子,在不经意间她踩上去,结果踩到了钉子。

    现在别说是她的名媛梦了,钱她是肯定拿不出来的,虽然这些年在学校里,她生财有道,可是开销也大。

    家里现在就全指望着她毕业后能够反哺,为让在学校的开销,家里里穷得把祖上的东西都给卖空了。

    如今敢只剩下一处小庄园,勉强维持住脸面,可也都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

    这胖大的身影一出现,台上台下都是迅速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落在他的身上。

    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完全没有脾气,整天笑嘻嘻是人都可以踩的胖子,决斗场上的一番表现,至少说明了很多问题。

    那就是这个班上,真动起手来,可能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结合今天有人看到他带着的一大帮手下,有人认出来正是那天开盘口的佣兵团服饰,作为一名贵族,阴谋诡计是生存本能,其中就不难猜出,他在那个盘口所扮演的角色了。

    "霍恩斯,你来了!"列夫一脸灿烂迎过来,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

    事实上,这么灿烂的笑容,以前的霍恩斯可是没有享受过,他张开双手,似乎要来一个哥们式拥抱。

    林风从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走向了自己的座位,但原来放着座位的位置,却是空的。

    扫了一眼,在教室的角落里看到了那张桌子,书籍和杂物洒落一地。

    教室时静得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到,"谁干的?"林风一字一顿地道。

    有几人下意识看向凯丽金,随即又低下头去,凯丽金脸色瞬间白了一分,不过她的情商可不是盖的。

    "不是我。"她立即辩解道。

    的确不是她,她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几个男生就已经把事情做好了,不过当时全班所有人都下了赌注,一致要把这家伙赶出去。

    他也一直没有再出现在教室里,自然都是认为其没有脸面再来,反正都是要被赶走的,众人都是直接动手把他的座位给扔了,以此来羞辱一下他。

    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如今这地步,东西已经被破坏,动手的不止一个人,没人拉得下脸来把东西复原。

    林风的目光冷冷扫过全场,一看到场面要崩,雅拉连忙站起来劝解:"霍恩斯,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

    "同学?"林风冷笑起来,"这就是你们对待同学的方式,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们啊?"

    雅拉面色一僵,她充满知性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依旧还是坚定地继续道:"你不要生气,他们都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只要你不介意,我们大家都会欢迎你回来!"

    林风看着这女人,她可不是什么傻白甜,而是以为自己因为被众人排斥,而渴望得到众人的认同感。诚然,这或许是以前的霍恩斯,那家伙虽然过得没心没肺,但内心地还是极其敏感。

    一直渴望被认同,被接纳,因为其资质实在不怎么样,又被家里压制,空顶着个长子之位,却毫无作为。

    这女人作为班长,看人自然是极准的,只是以前的霍恩斯完全无法引起她浪费上一丝心思,也只有到得此时,她才对症下药。

    只是,眼前的人是长着霍恩斯样子的林风,自然是不可能吃她这一套。

    "欢迎就不用了,一天后拿不出钱来,你们就该滚了。"

    林风目光从她身上移开,看向四周那些面色难看的学生,"到时,我会喜欢坐哪,就坐哪,就算是重新装修,都没问题。"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脸黑下来,一个个都不由想着他所说的话。

    平时话最多的凯丽金却出奇平静,从讲台下来,便不发一言,也不争辩。让许多习惯以她为中心的人都频频将目光落到她身上,刚刚她还在台上号召众人团结一致呢,这时怎么却认怂了。

    无论是她,还是列夫,菲尼克,这些班上的头脸人物不出头,其余人都是下意识盲从。

    "你不要太过份!"一名叫贝瑟妮的女生一脸义愤填膺地站起来怒道。

    林风淡淡看她一眼,"你觉得我过份?决斗是谁发起的?赌注是谁撺缀?输了是谁提出要花钱解决的?"

    贝瑟妮:"可你已经赢了,大家不再赶你也就是。"

    "呵呵,说得好像你们施舍的一样,要是你们赢了,我早就跟这桌子一样被你们扫地出门了吧,怎么?你们输了,就可以赖帐?"林风脸上淡淡的嘲弄之色。

    "这,这不一样。"贝瑟妮努力辩解着,她心里面认为自己等人跟这个废物死胖子是不一样的,垃圾就该清扫出去。

    可是这种话却不能说出口,尽管她认为自己在理,却偏偏说不出来,只气得一张俏脸通红。

    "霍思斯,贝瑟妮说得对,经过这件事,我们都才对你有所了解,大家都是同学,我们应该在剩下的一个月里,共同努力,还有两天就校园争霸赛了,争取在毕业之前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雅拉从旁边插嘴,她轻轻将贝瑟妮拉回座位坐下。

    "班长大人,现在知道拿大义压我,当他们要我决斗,要我下赌注,把我桌子扔了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阻止,跟他们讲讲道理仁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