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83章 中规中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那么这是一家子无疑了,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郑安的亲妈胡心怡。★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她很快恢复了从容,指着沙发,”坐,坐吧。“

    出乎意料的,林风并没有多少不适,以他的阅历与素质。这点事情倒也不至于失态,如今亲妈见着了,郑安的遗撼替他完成。他反倒多一种旁观者的心态,想要看看这亲妈究竟是何等人物,毕竟小时候的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她拖着行李出门回头的那一眼。

    那饱含着所有的不舍与母爱,可是她居然狠得下心来十几年也不再来看一眼郑安。说她有爱,那这十几年不见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最后那一眼,又怎么解释。这就造成了郑安心中无比纠缠,尽管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去看自己亲妈一眼,可是始终迈不过心里那一关。

    胡心怡的目光落在郑安身上,大厅里的所有人也同样如此,他们眼神各不相同。除了亲妈这一家子外,还有舅妈,和外公外婆。

    今天郑安穿着一件最普通休闲白衬衫,休闲牛仔裤,混身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就连他的皮肤都是如此,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会讨厌那种。

    胡心怡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欣慰,毕竟是自己生出来的,小的时候亲手带到了三岁,说没感情那是假的。可惜后来家庭破裂,这一切都已经不值得留恋,她重新找到自己合适的人,生了两个宝贝女儿。

    在这个新家,她吸取了以前的经验,用尽全部心血倾注在上面。同时家庭事业两手抓,两人一起努力走向成功。

    这个欣欣向荣的家倾注了她全部的爱,已经没有多余的分出来,没有心思去想那些不开心的。而郑安,则是过去痛苦回忆中的一部分,被选择性地遗忘。

    也只有在寥寥几次梦境里,胡心怡的梦中还会出现那么一个小人儿,但是记忆早已经模糊。便连每年回来,弟弟提起,她才会随着联想一下。

    上几年级了,上初中了,上高中了。整体的印象也大体是如此,可是现在看来,没有自己,这个儿子终究长大成人。

    把一些没有必要的情绪撇开,胡心怡开始询问起郑安的情况。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指着旁边品茶男子介绍道:“这是金叔叔。”

    郑安:“金叔叔好。”

    男子平静地点头回应。然后到两个女生,”这是妹妹,金巧林、金云秀……”

    郑安继续点头招呼,他看起来毫无心里障碍,表现得中规中矩。

    不过两个妹妹可不这么看,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哥哥感观不怎么样,居然穿白衬托,简直是土到爆了,在她们看来是不可想像的。这两相一对比,简直是天渊之别,她们本来就长得小家碧玉楚楚动人,经过仔细的装扮之后,也算是颜值担当的青春美少女。

    这感觉不好,自然也反映在脸上,不想理睬一个人怎么样。掏出手机来装作没听见,这是美女的专属权利,你能怎么滴。

    场面一度尴尬了一下,胡心怡不得不叫了两人一声,“知道啦知道啦。”

    金巧林、金云秀姐妹冲老妈嗲了一句,然后就是这样了了,既然看出了两个女儿不喜欢他。自然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上强迫俩人,毕竟在心里面,郑安的地位是远远达不到委屈自家女儿程度的。

    当听到郑安已经辍学在家时,胡心怡心中还是微微一叹,果然还是这样。一个野孩子孤魂野鬼般长大,成长的经历没有得到正确的指引,自然而然沦为社会的垃圾,一想到这她原本些许的欣慰忽然意兴阑珊。

    而两个一旁专心玩手机的姐妹心里则是满满地优越感与鄙夷,这样一个人有什么资格做自己哥哥,他的一生几乎就已经能看到天花板。也就一个送快递的苦力命,想要出人头地就跟奇迹的概率一样.

    而她们从小就是重点学校里的学霸,无论成绩外貌家境才艺都是极为出色,集这些优点于一身的天之娇女信心爆棚。这乡下小子,怎么看都上不了台面。

    聊天一会,林风的表现在大人眼里算得上中规中矩,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有什么不堪的地方。不过胡心怡已经没有了心情,只是随意应付着,若不是自家弟弟的一头热乎劲,她可能已经在想办法赶人了。

    外公与外婆小时候还是见过郑安这个外孙的,不过随着与他老爸的决裂,这个外孙也尽量不被提起。如今早已没什么感情,不过是一丝名份上的血亲维持着,加上郑安的表现还不至于难看,也就暂且看着。

    舅舅跟舅妈两人在厨房忙活,郑安能从表情的变化了解到各人的态度,显然这些人中唯一对自己还有点兴趣的胡心怡已经在刚刚的对话中耗尽。

    已经没有必要接着下去,当下站起来道:“我去看看舅舅做什么这么香。”

    于是一头钻进了厨房之中,或许是受到了舅舅的影响,舅妈对郑安还算和善。问了他喜欢的口味,以及将来准备做什么。

    郑安随口回应说自己在家里跟老头学医,然后发现自己对这个还挺感兴趣云云,以他的阅历应付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还是轻而易已的。甚至还偶尔夸夸舅妈的手艺,跟保养什么的,直让她眉目勾起嘴角含笑。

    听着厨房里的对话跟笑声,胡心怡对郑安刚刚下意识升起的恶感终于慢慢消退,心中的愧疚感开始占了上风。毕竟是自己两人作的孽,让这个孩子承受了后果,从这刻的表现来看他的本质并不坏,只是少了引导,或许还有机会。

    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要不要把他接到家中,或者出钱让他去接受更好的教育。将来甚至可以继承自己的事业,不然家里两个女儿嫁出去后这一切就变成外人的了。

    不过随即她就迅速掐灭这个荒谬的念头,自己夫妇都不是守旧之人,女儿继承家业跟儿子又有什么差别。何况还要考虑丈夫和女儿的想法,家人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而从刚刚来看两个女儿对郑安显然一点好感也没有。

    而丈夫虽然一直平静地在品茶,不过以自己对他的了解,这就是一种态度。不喜欢,不排斥,如果自己要干什么,他不会出声,也不会表现出欢迎的态度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