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0章 坑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呵呵,不简单,我恒风难道就简单。http://www.shanjue.com/我儿子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能打的,总得让他出一下闷气,好了,你也不用再劝,不就是陈家的穷亲戚嘛,陈书记年前我还亲自拜访过,没什么大不了。"

    挂掉电话,张德忠就把这事丢到一边,这种事连扔骨头都不用。自然有人争着出来给他处理得妥妥当当的,就算是当场把那小子给剁碎喂狗,也会有人出来顶罪。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电话又打了进来,他接过一听。却又是一个体制内的朋友打电话过来给他提醒,不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贱民嘛,犯得着一个个来烦自己。

    然而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什么人?"

    外面的保镖暴喝一声。

    砰!

    他办公室的门被撞开,一阵穿着特种作战服的士兵冲了进来。

    "张德忠,你儿子闹那么大的动静,是想暴动不成?"领头的一名军官大声朝他喝问。

    张德忠这才反应过来,他又惊又怒,自己在这龙山何等的地位,这龙山主要领导哪个不是他的座上宾。现在居然有一队军警冲到自己办公室来质问自己,真当我是吓大的。

    "暴不暴乱我不知道,不过我倒是看到了一队身份不明的歹徒冲进我办公室。真当我张德忠是吃素的不成?"

    张德忠冷哼一声,外边的保镖立即冲了进来,拨枪对着特警。

    "张德忠煽动暴乱,立即逮捕归案。"随着军官的一声令下,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两伙人枪口死死对准对方,张德忠却是怒极反笑:"我倒要看看在这龙山市有谁敢动我,你们的人头值多少钱,一千万,一亿,十亿,你觉得我买不买得起?"

    张德忠此话一出,气势陡然大升,他这边的保镖都随之挺起了身板。这全然是出自对自己老板的信心,这可龙山市真正的大富豪啊,平时和多少达官贵人来往,又有多少利益纠葛。

    砰!

    张德忠胸口冒出一团血花,一下就浸湿了他的高档衬衣。一众保镖的视线随着他的目光看向胸口处,那里肉眼可见一缕白烟升起。

    "张德忠拒捕,被当场击毙。"军官的声音依旧平静而简洁地道。

    他的保镖犹豫着你看我我看你,一下就没了刚才的底气。这眼看张德忠这等大物都被毫不犹豫一枪给干掉,他们难道还真要为这倒下的老板去和特警拼命不成?

    张德忠要挂了啊,要是自己也挂了算谁的,靠他那儿子么?

    "是……谁……派你来的?”张德中睁大眼睛挣扎问出这么一句,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

    “真是个蠢货,你的自大蒙闭了你的眼睛,佰丽才被扫出龙山多久,你不会连这事都不知道吧?”军官摇了摇头道。

    陡然间,张德忠想到了一个被忽视的名字,“林风,传闻中佰丽惹到了真武馆的一个高中生,好像就是叫林风,然后就被人给赶出龙山,难道自己儿子惹的就是那人?”

    啊噗!

    想通了这一切,他恨不得立即一枪崩了那蠢货儿子,你惹谁不好居然惹这种煞星。但是迟了,他感到混身冰冷,血已经在地上形成了一条小溪,这种失血,要死了啊。

    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是张德忠,跺一跺脚就能让龙山震动的大佬啊。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死在自己办公室,我还有诺大的集团,那么多的人脉,他怎么敢?怎么敢直接动自己?

    然而已经太迟了,他眼前渐渐陷入了黑暗,意识在沉沦。

    佳缘餐厅,这里正剑拔弩张,就在刚刚张广川终于下令动手。刘伟强凭借他的凶名奋勇当先抢到第一位置,手中钢管抡起威猛绝伦的风声朝林风落下去。

    林风从冷盘中捡起一颗花生米,手指一弹,那冲到近前的刘伟强脑袋突然就多了一个血洞。

    又冲出了两步那牛高马大的身子才轰然在地上摔出半米远,第二的毕健也不管他是如何就摔了的。手中的武器同样往那目标招呼下去,眼前一花,脑袋的头皮一紧,他整个身子就不由自主地飞了起来。

    一米九的大汉,被林风揪着头发一抡,这两百多斤的肉柱就扫飞了三个。

    后面的脚步一下就停了下来,没办法,这一幕太过震惊了。

    这时刘伟强的手下才注意到他的异状,只见他的光秃秃额头上,一个指头大的血洞正泊泊流着鲜血。

    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刚刚,好像对面那个男生朝他弹了一颗花生米吧。

    尼玛,这威力比子弹也不为过啊。

    这时一个本地帮派的头目接到一个电话,他脸色一下变得奇怪起来,不知怎地手中的武器就有此握不住了。

    “草,他杀了刘伟强。”

    “上啊,咱们这么多人,他一个人还能厉害到哪去。”

    在场的头目互相鼓着气,再次准备撸起袖子再上,然而又有电话响起。却正是刚才出声之人,他尴尬地看了下手机接通。

    然后他手中的钢管一松,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老郭,是被吓得手软了不成?”

    有人在一边出声笑道,越来越多的电话打了进来,声中叫嚣的声音逐渐弱下去。

    直至停息,张广川这会正兴奋呢,虽然林风有些出乎意料地厉害。但也正是如此,杀起来才爽,不然弱鸡一个,这里随便一个就把他弄死了,那也太浪费这大场面了不是。

    你再厉害,老子这上千号人,一人一泡口水都能淹死你。

    “哎哎哎,谁让你们停下来的,快上啊,弄死他老子重重有赏。。”张广川在椅子上叫器着。

    接到电话的人目光看向他,然后又互相看了看,都有一丝尴尬的神色。这场合,兴冲冲的来,谁也不愿第一个出来说软话。

    那些没有接到的小势力小头目也看出了不对,连忙找相熟的打探情况。然后就听到了一个震惊的消息,张德忠被一伙特警直接闯进办公室给干掉了。

    罪名是煽动动乱,动乱?哪里的动乱,都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