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9章 贵宾到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开了门,老梁还准备拉下脸,好好和林风说说耀文的事情,却看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靠在苏氏集团的大门口,车门被打开,林风笑吟吟上了车。免-费-首-发→【追】【书】【帮】

    立马,老梁将自己的嘴巴闭上。

    那车虽然看起来破旧,但车牌号可是不会作假Mb8888的拍照,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可是豹子号,只有大富大贵的人,才配得上这个车牌。

    今天,苏氏集团果然有贵客来访。

    “耀文啊耀文,我该怎么说你,你回头去一趟人事部,离职吧。”老梁说着,低下头,懊恼的朝着耀文瞪了眼。

    耀文面色一白,苦着脸点点头,应了老梁的话。

    ……

    黑色的幻影在胸牌上铭刻邓嘉茵三个字的美女操弄下,钻进了苏氏集团的地下停车场。

    地下停车场的灯光骤然闪亮起来,将前方的道路照耀得通明透亮。

    缓缓停靠在电梯口,幻影左侧的副驾驶车位被打开。

    林风走出来,打开了电梯门。

    司机邓嘉茵摇晃着臀部,从车上下来,打开了中间的那扇门。

    “小茵,咱们到了苏氏集团了没有?”

    车内,一堆书中,缓缓传出个苍老的声音。

    邓嘉茵一脸恭敬,将淹没老者的书籍一一拾起,放置于一旁的座椅上。

    “老爷子,咱们已经到了苏氏集团,就连您想要看看的林兄弟,也就在电梯门口等着您呢。”

    “好好好,小茵,来,拉我一把,将我扶起来,我倒是要看看,我家心儿执意坚持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接着一通稀里哗啦的书本落地声。

    “吧嗒”

    一本封皮有些粗糙,泛黄,还带着幼稚铅笔画上的机器猫书本从缝隙中跌落在地上,溅起一圈灰尘。

    林风朝着那本书看过去,目光都直了。

    以他在山中接触到的那些孤本来看,这本书,绝对是孤本,而且是属于孤本中的孤本,能够泛黄的纸张,肯定是桑皮纸无疑。

    虽然上面有可爱的涂鸦,看年份,也已经极为久远,因为,涂鸦的部分,那些纸张也已经呈现出只有经历许多年份,才会有的褐色。

    这就是老爷子带过来,准备给他学习的医学资料?

    林风的心陡然跳的再快了几分。

    走上前,林风拾起地上的书籍,看了眼封皮上的书名,呼吸也停顿了瞬间,这可是金针妙方,是施针讲解书籍中,资料最为全面的书籍,就连老爹那里,都没有这种书,已经遗失了。

    若是能够得到这本书,对于施针的失误,怕是能够降低至少三成几率。

    再看看下一本,讲解的,竟然是药草的药理,是难得一见的草药药性讲解篇。

    林风恨不得抢上前,将这些孤本都拿起来,抱到自己的房间好好读一番。

    “他……是谁?”

    董老爷子的声音犹如炸雷,在林风耳边响起。

    林风抬头一看,一对晶亮乌黑的眸子,犹如发现了猎物似的,死死盯住了他,不时,眸子里还闪烁出兴奋的神光。

    “他……不就是老爷子你要见的人么,苏氏集团的林风小兄弟啊。”

    邓嘉茵笑吟吟的朝着老爷子介绍到,随后朝着老爷子指了指:“林专员,你别见怪,我们家老爷子,就这脾性。”

    林风点点头,朝着董老爷子一抱拳:“见过老爷子。”

    这董老爷子,穿着一身红艳艳的寿字绸缎上衣,下身青色短襟裤,头发被发胶固定成了大背头,可面上却皱皱巴巴,皮肤黯然无光,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萎靡不振,精神不佳的模样。

    丢到人群中,也属于眨眼间就认不出来的类型。

    可刚才那雷鸣般的怒喝,发出的声响依然在耳间回荡,震得林风耳膜生生的疼,非修为浑厚发不得,这老爷子也不是一般人。

    “原来,你就是让我家心儿死命认定的人选,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斤斤两让她哀求我亲自将这些古籍送到你的手中。”面容严肃起来,老爷子瞪着林风,等着他回话。

    怪不得,老爷子既然有这等功力,会被区区一堆古籍压倒在地?

    原来,是等着考校自己。

    林风也不客气,朝着老爷子渗出一只手,朝着老爷子微微一笑:“您虽然身负修为,但精神却萎靡不振,怕是早些年受过内伤,至今都只是压制,并未痊愈。”

    老爷子面色微变,但却很快恢复如常,朝着林风冷冷道:“你怎么看出来的,兴许是我那心儿在你面前提及过。”

    这老爷子,要不是彪叔在替他疗伤,说起过中内伤后的几大症状,他也一时间难以发现老爷子身上的暗疾。

    伸出手,朝着董老爷子的手腕抓过去,林风脸上带着微笑:“不如让我帮您诊断一番,看看能否帮您找到解决的办法,如何?”

    “放肆!”

    “林专员,住手!”邓嘉茵面色陡变,双手成爪,朝着林风面上撕过来。

    凌厉的指风,只是须臾间,便断了林风被风吹拂起来的头发丝,眼看着就要落在林风的头上,若是这一爪中了,不死也得重伤。

    仓促间,邓嘉茵已经全力爆发。

    “啪!”

    董老爷子的眼睛再度神光一闪,惊愕的看着面前的一幕。

    邓嘉茵的爪,已经被林风一根手指头,点在了宽厚的手掌中央。

    如遭雷击,邓嘉茵爪上的内力被破,一丝殷弘的血水顺着她的嘴角缓缓溢出,身形也弯曲起来。

    “好,好狠的心肠。”董老爷子怒喝一声,就要对着林风一掌拍出。

    昔日在M市内呼风唤雨的他,竟然在小辈面前,被折了面子,这种事传出去就是个笑话,岂能留他。

    “停!”

    林风左手飞快,抬起来,挡住董老爷子的手掌,与之对撞在一起,接着,一根银针,出现在右手之上,飞快刺入老爷子的关元穴内。

    借着董老爷子发愣的片刻功夫,伸出手,在董老爷子的背后,轻轻一拍。

    “咳咳……咳咳咳……”

    董老爷子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邓嘉茵的眼睛陡然瞪圆,老爷子弯腰,吐出一口腥臭的黑血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