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凉风的侵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突然看到了床榻上那绣了一半的肚兜,脸色上无尽的纠结,对了。她的肚子大了,那肚子里的孩子……

    应随六攥着肚兜的手,突然发狂一样的紧紧的捏住。他仰起头,不想着让眼泪流出来。难道她已经委身他人?可是这个窝棚里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的东西?

    应随六的脑子里很乱。他怪自己,怪自己怎么不小心谨慎,没能好好的在她的身边保护。

    “小王爷……咱们……”木易之知道应随六出来的急。连衣裳都没有多穿,眼下外面起风了,怕小王爷那虚弱的身体。又会受到凉风的侵袭。再病倒了就不是那么好恢复的了。

    “从现在起,我便住在这里了,你的人都回去吧。”应随六淡淡的说道。语气里不带一丝感情。却显得不容商量。

    木易之还想说什么。可是当他的眼神碰触到应随六那冰冷的眸子的时候,他识相的住了嘴。

    木易之让人给应随六在这里准备不少的果蔬。更是派人在暗处一直保护着应随六。

    应随六本来是身体强健的,可是从鹰嘴山那次下来。本来是只受了点小伤的,后来去了林府的敬水池一次,救起了落水的林简琴。便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了,但是后来却没有在意。

    后来又在山上被困数日,本以为找到了出口,却不想从山崖跌落,自此身体便一直不好,虽说有木易之的支援,可是这窝棚毕竟比不上员外家舒服,应随六的病也好的慢了很多,可是在这里,他的心情却非常的好。

    应随六在这里似乎能看到往日林简琴在这里度过的美好时光的一幕幕,他闭着眼,手里抚摸着一条大狼狗,自从应随六来了这里,那大狼狗似乎很是钟情于应随六,整日的陪伴身边。

    应随六也很是喜欢它。

    蓝天白云,高山峭壁。

    “你有没有名字?”应随六那慵懒的有些淡淡的口气,他眯着双眼,看着那绝龙山。

    手边的黄花大狼狗吱扭两声。

    “也好,我叫你卿儿。”应随六自己说完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黄花大狼狗,眼神里似乎有些不屑,扭过头,摇了摇尾巴。

    “不知道她会不会原谅我曾经因为失忆做出的让人伤心的举动,若是她不肯原谅我,我便一直叫你卿儿,也好解了我的相思之苦。”应随六撩开了卷帘,任凭外面刚劲的风迎面吹来。

    一人一狗,白花花的羔羊,劲风掠过,百草干枯,哗哗作响。

    路途中的洛秦川夫妇带着林简琴本来是打算要赶在除夕晚上到达积羽城的,岂料天不遂人愿,这天气总是下点雪,这一路上更是走走停停。

    无奈,洛秦川便跟洛青丝说道,“青丝,照着目前的这个情况,咱们是赶不到积羽城了,所带的银两剩下不是很多了,万一月丫头的身子在路上有个万一,所以还是要留着一些银子备用。”

    “恩,天公不作美,也没办法了。咱们俩倒是也算团聚,没有什么别的亲人,只是月丫头怕是要有些伤心了,除夕之夜,本来是要一家人围着火炉守岁的。”洛青丝的脸上也显现出一些心疼,说完话便朝着挂着门帘的里屋瞟了一眼。

    “等过年的时候,咱们也买几个炮仗,咱们买些饺子,能多做些什么,也不至于让月丫头委屈了。”洛秦川的心里早已经把林简琴当做了恩人一样,他辛苦那么多年,想了不少的办法,可是始终却没有办法和洛青丝走到一起,林简琴却只用了个小计策,让有情人总成眷属了。

    “恩,你放心好了。”洛青丝小心的说道。

    林简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是喜欢给肚子里的小家伙讲故事了,想他出生以后是个聪明伶俐的。

    前些日子,林简琴还是爱吃酸的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些日子突然就爱吃辣的了。

    洛青丝虽然尽量的满足林简琴,还是要劝慰着,一定要注意,不管什么东西都不能吃得过多。

    林简琴倒是也听话了,少了之前的毛躁脾气了。

    时间有的时候是个神秘的东西,在不经意间偷走了很多的东西,包括最宝贵的年华。

    一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似乎现在天气比之前暖和了很多,洛秦川夫妇很是欣喜,因为在他们的打听中,似乎快到积羽城了。

    林简琴看着那硕大的肚子,有些难以理解,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人家就算是怀着双胞胎的,肚子也没这么大啊,她现在活像是被人在肚子上装了一个罐子。

    林简琴摸着肚子,嘴里咕哝着,“小东西,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长的这么奇怪啊?”

    在车上的洛青丝笑着说道,“看你,这是跟孩子在说话?小心他在肚子里闹腾。”

    林简琴眨了眨那清澈天真的大眼睛,说道,“他要是敢闹腾,等出来之后我会好好的收拾他!”

    说来也奇怪了,那本来动的厉害的肚皮,突然间安静饿了。

    洛青丝一愣,说道,“哎呦,难不成这小家伙听到了什么?”

    “那是,敢不听娘的,我就打破他的小屁股!”林简琴更是可爱的得意了,看着那巨大的肚子说道。

    “那可不行,你要是把我的大孙子打破了屁股,以后相亲咋办?”洛青丝坏坏的说道,那狡黠的眼神看着林简琴。

    “相亲是看脸,又不是看屁股,没关系。”林简琴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逗得车辕上坐着的洛秦川也大笑起来。

    “你们俩没羞没臊的,小心让我的大孙子听到,以后会长个厚脸皮,刚会说话,不叫娘,先要媳妇儿,哈哈。”洛秦川笑的合不拢嘴了。

    有些时候,心里着急去做,可是总觉得慢的不得了,有些时候,你只想着,随便吧,嘿,事情便赶上门了。

    很快,洛秦川夫妇便带着林简琴到了积羽城,到了这里林简琴可就是轻车熟路了。

    只是看到那些熟悉的建筑,熟悉的街道,林简琴不免的有些伤心。

    “月丫头,你可是跟洛姨保证了的,不许哭,不然以后我的大孙子可是个爱哭鬼。”洛青丝拿着手里的帕子给林简琴擦了擦眼泪。

    “洛姨,我是高兴的。”林简琴扒着车窗,看着外面,看个没够。

    穿过了几条街道,车子终于停在了林家的门外,只是门匾换成了侯爷府。

    林简琴看着那朱漆大门,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宽阔了,油漆似乎也是新上了的。

    林简琴想起了洛秦川说的那张朝廷里张贴的榜单,想必现在林家的主人已经换了吧。

    洛秦川扭头问道,“月丫头,是这里么?”

    待林简琴应了声,洛秦川便去敲门了。

    大门开了,出来的却不是常叔。

    林简琴倒是惊讶了一把,难道劫匪杀死的是无尘哥哥?常叔虽说表面中立,还是多少有些倾向大夫人的。

    “你找谁?”那男子很是冰冷的问道。

    “哦,这位小哥,我……哦,是你们家的三小姐回来了,劳烦通告一声?”洛秦川是见过世面的,尽量的说话委婉好听一些。

    那开门的男子,一脸的鄙夷,冷笑道,“什么三小姐五小姐的,我家主子尚未娶妻,何来的小姐公子?你就算哄骗人,也得到处的打听一下,萧家是那么好惹的?”

    洛秦川一愣,不是林家么?什么时候成了萧家?

    林简琴也是很惊讶,一下子扯开了帘子,问道,“你家老夫人叫萧洁梅?”

    “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家老夫人的名字是你随便喊的?”那男子反骂道。

    洛秦川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难道是找错了人家?

    林简琴却一脸惊惧,连忙问道,“越思敏呢?”

    “什么越思敏越月输的?你们这些混林湖的还真能演?”那男子嗤之以鼻,很是嘲讽的看着林简琴那一脸的焦急。

    “你娘的!把林无尘给老娘叫出来!”林简琴怒火冲天,大声嚎叫道。

    那男子刚才脸上的嘲讽瞬间僵住,马上变得惊惧,怎么看着又不像是演戏的啊,敢这么说主子名号的人,除了老夫人……

    “啊……”林简琴脸色马上变得惨白,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子下来了,她捂着肚子,痛的坐不住。

    洛青丝一惊,她发现林简琴的下面已经有殷红了。

    “秦川大哥!快!快找郎中!”洛青丝也慌张了,紧张的要命了,哭都拿不出声响了,急忙搂着林简琴,哭着说道,“月丫头,你忍着点,咱们马上去医馆!”

    洛秦川马上明白了发生了什么,立刻赶着车朝着街上走去。

    这会儿林简琴被洛青丝抱在怀里,根本就没时间去车里面了。

    行驶飞快的车子从街上穿过,洛秦川一边狠狠的赶着车,一边大叫让开让开。

    “来这里!快跟我走!”突然一个儒雅男子站在旁边的一家铺子前说道,他脸上的惊恐不亚于洛青丝,手里还拎着些吃食。

    洛青丝虽然紧张的要死,可是突然出现这么个人,想必也是月丫头以前认识的吧?

    果然,还没等洛青丝说话,那儒雅的白衣男子便急忙说道,“我叫南宫长昔,是她的朋友!到我的寿康堂去。”

    洛青丝和洛秦川听完,心里马上放下了一些紧张,自从上次林简琴跟洛青丝夫妇说了自己的身份后,便曾经提起过南宫长昔的名字,洛青丝只记住了这是一位神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