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七章 六枚铜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了,你们几个先别聊了,马上的回去了准备一下。长风你负责送亲,无尘在家里张罗亲朋好友的宴席,琴儿今天晚上要辛苦一下。明天早上送琳夕上轿。”林原道吩咐道。

    几个人听了林原道严肃的口气便都住了嘴,急忙赶了几步。常叔在门口已经等候了。

    家里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林原道只跟常叔去说事情了。

    “琴儿,我先送你回畅春园吧。”林无尘这会儿倒是觉得轻松了些,反正又不是他的妹妹出嫁。虽说林原道派了些差事,但是做起来也不是很难。

    林长风却要一直忙活了,他是正宗的大舅子了。

    林简琴看了看林无尘脸上的那一抹闲适。说道。“你昨天淋了雨,是不是故意的?”

    “哪里有?”林无尘一愣,但是继续笑着说道。“别再站着了。走吧。”

    林简琴只轻轻地白了一眼。便转身就走了。

    林无尘急忙跟上去了。

    林长风看着林简琴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拿出手绢擦了擦手,那嘴角的邪笑更加的恶毒。

    “二公子。咱们去大夫人那里?”身边的仆人说道。

    “恩。”林长风很嚣张的凌厉的步伐,让身边的仆人也有些生畏了。

    俪香阁里林静影正在忙活着,可是脸上却露出笑意。这是琉璃以前从来未见的,以前每每说起二小姐出嫁的事情,大夫人便会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大夫人却十分的积极的筹备东西。

    “那天的六床棉被装好了么?四个被角都要缝进枣子和花生别忘了!还有那边的竹篮,盖头下面放六枚铜钱,千万别弄错了……”

    林静影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的俪香阁,她在忙活着,越是如此,林原道才会越觉得她是在为自己的女儿准备嫁妆,若是总是怠慢,以林原道的性格,早就怀疑这里面有古怪了。

    林长风风尘仆仆的闯了进来,见满院子的人都在准备嫁妆,先愣了一下,便几步跑进了屋里,走到了林静影的跟前,小声的说道,“娘,反正也不是给琳夕的,你费这么大的周折做什么?”

    “你这孩子!我费点周折算什么,只要咱们的计划能成功就好,若是冷淡的对待这件事,你爹爹难道就不会疑心?”林静影指责道。

    林长风听完面色有些哑然,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娘说的对,爹爹是何等城府的人,若是娘怠慢了,他一定会加紧防范的,到时候怕是准备好了都不一定能成功。

    娘这么做完全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

    “那好,可是娘,您还没跟我说咱们晚上到底怎么做呢。”林长风虽然知道娘的心思了,可是具体怎么办,林静影却一个字都未曾提起。

    “恩,风儿,娘不想那么早的说不是信不过你,只是怕别有用心的人从你的口中套了消息去。”林静影安慰了有些焦急的林长风。

    “恩,那好,娘现在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林长风点了点头,他相信,娘是那个可以帮助他走上争夺林家产业的那个人。

    “你去帮娘请一个人,你附耳过来。”林静影很是小心翼翼的说道。

    林长风浑身的机灵起来,马上附耳过去,听了林静影的话,便转身离开了。

    林静影知道,做这种事一定要找个手脚利索的人了,而且必须要制造一个场面那就是大房的一切人都跟这件事没关系的证据。

    林长风出了门,暗自的佩服娘的计划,如此一来,可就没有什么别的破绽了。

    林长风也万万没想到,娘还留着这么一手,这个人居然如此神秘。

    林长风一路的快马加鞭,按照林静影说的地址找了去了。

    到了林静影所说的地方,林长风左右观察一番,觉得这个地方也真是过于的荒凉了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阴天的缘故,竟然觉得这里死气沉沉的厉害。

    迎面的院子里破旧不堪,那一扇栅栏门几乎就剩下了三五根木棍,怕是猪啊羊啊的能随意的进出了,那破旧的矮墙更是高低不齐,受到了雨水侵蚀和风吹日晒,早已经斑驳的厉害。

    再朝着那房子看去,只有两间草屋,窄小的门楣上挂着的一串红辣椒倒是很引人注目,门上贴着的红纸福字也早就掉了颜色,在微风中瑟瑟发抖的颤动。

    林长风怎么也想不到这里竟然能有娘所说的那种高人?

    “咳咳……”林长风清了清嗓子,朝着里面喊道,“有人么?”

    那声音却是显得这里更是空荡荡的了。

    林长风不禁的嘴角抽了一下,难道是娘被人忽悠了?这种地方怎么能住人?还有什么绝世的高手?

    就在林长风疑惑着转身要离开准备重新找林静影核实一下信息的时候,听到那木门一声沉闷的吱呀。

    林长风马上机警的转过身,只见一个身着土灰色长衫的男子站在面前……那人却不抬头,低着头的时候两鬓的头发胡子已然将脸遮了起来。

    “请问您是……”林长风有些犹豫有些徘徊,他也是有见识的人,可是怎么都想不到眼前这个人跟高手扯上什么关系。

    “咳咳……”那身着土灰色长衫的男子咳了两声,似乎身子很是虚弱一样。

    林长风嘴角更是抽了一下,自己果真是认错人了,算了还是回去问问娘吧。

    “阁下可是林夫人的公子?”那人虽然听起来比较虚弱,可是这句话一出,似乎有着雄厚的底气。

    林长风又急忙转过身子,边用余光打量着对方,边防备的说道,“请问您是……”

    “你只需告诉我,你是不是林大夫人的公子。”那男子的声音浑厚,这一句话的语调竟然像是那天上压得很低的乌云一样,让人有些窒息的感觉。

    林长风心想着,也许真的是此人,便小心谨慎的说道,“是我,请问阁下……”

    “银票带了么?”没想到那男子不等林长风把话说完,便直接问道。

    林长风此时突然见那男子手上的粗糙,有些心惊,正要再多问两句,只见那男子微微的抬起了头,当林长风看到那男子的脸上满布像是蜈蚣一样的伤疤的时候,心里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带……带来了。”林长风已经不自觉地有些腿软了。

    那男子没有再接着问,便说道,“你把银票放在门口的石头下面,这个生意我接了,你走吧。”

    那男子说完便转身开了门进了屋子里。

    这四周又恢复如初,又是一片死寂了。

    林长风真是不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儿了,这里的气氛实在是让人窒息,便急忙将银票放好,转身飞快的离开了。

    一路上林长风的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不晓得那神秘男子到底是做什么的,娘又是怎么认识那样一个人。

    林长风一直紧抓马缰绳,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林府,这也许多亏了老马识途吧。

    常叔正在门口接收一批刚刚采办的东西,见林长风面色如灰快马飞来,便多看了一眼。

    “来人啊。”林长风到了门口这才意识到自己进了家门,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叫了旁边的仆人。

    常叔摆了摆手,旁边的仆人便没有动,常叔自己亲自上前,牵了马,关心的问道,“二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哦,没什么,常叔,你帮我把马栓到马棚吧,我还有点事。”林长风脑海里一直是刚才那个神秘男子的模样,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是这样的人,让他浑身发寒颤的人,他也是第一次见。

    林长风连跑带颠的到了俪香阁,见琉璃在,便轰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林静影了,她不紧不慢的收拾着一些首饰,放进了嫁妆盒子里。

    “你见到他了?”林静影的语气似乎非常的沉静。

    林长风急忙拿了桌子上的杯子,一饮而尽,喝下茶水之后才说道,“娘,那到底是个什么人。”

    “长风,这件事,以后娘会找机会跟你说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好了,你先回去准备一下别的事情,想必你爹已经跟你说了要准备什么了吧?明天早上你便去送亲了,记住娘的话,路上千万不能出差错。”林静影随意的拎起一方手帕擦了擦手说道。

    林长风虽然很想知道,但是听娘这么说,也只好点了点头,他不怕娘会做什么不好的事,就算是不好,也是为了他好,因为有了他,娘才在奶奶的面前直起腰做人的。

    林长风回了自己的园子,找了仆人,亲自督促着,把明天早上要做的事情,从头到尾的梳理了一个遍,然后又把明天用的东西逐一的检查了一下,这才放下心。

    这时候已经天色有些黑了。

    畅春园的灯笼已经掌上了,林简琴换上了陪守的衣服,准备着要去湘竹园了。

    淑涟韵看着林简琴收拾好了,总是想着嘱咐几句,可是碍于林静影的人一直在,总是找不到空隙。

    倒是越思敏一直高兴的不得了,她总是说,嫁女儿是家里的一桩喜事,要高兴才好。

    应宿也是忙里忙外的,但是她总觉得淑涟韵的神情不是很好,却也不敢多问。

    喜悦则托着腮,看着林简琴那一身漂亮的衣裳,羡慕的不得了,不止一次的说到,“琴儿,你真是漂亮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穿那么漂亮的衣服。”

    直到最后,林静影的人妖服侍着林简琴去湘竹园的时候,淑涟韵拿了一盒子吃的,凑到了林简琴的面前,小声的说道,“琴儿啊,晚上你还是小心些,我这右眼已经跳了一天了。”

    林简琴心里早就知道林静影的勾当,心里已经想好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直到明天早上送了林琳夕上花轿才肯眯眼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