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二章 一味的闪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两个黑衣人其中的一个说道,“你最好配合点,免得受些皮肉之苦。”

    林简琴冷笑一声。“林家人的死,恐怕你们都是使了手段吧,你们能让我不受皮肉之苦?少来这套!看招!”

    林简琴说着便打过去。

    那二人似乎并不想着要对林简琴下死手。只是一味的闪躲。

    林简琴哪里是省油的灯,不知道怎么的瞅准了机会。一个撩阴腿踢将过去!

    “额。”其中一人吃痛的躺躺倒在地。面部表情相当的悲催扭曲,只一瞬间的功夫,便脸色发白。脑门冒汗了。

    另外一个黑衣人见此,似乎突然起了杀心,那眼中的寒光。让林简琴不寒而栗。可是这时候哪里还有时间琢磨对方的心思?

    林简琴瞬间便觉得连防守的力气都没了。

    只见那黑衣人一掌过来快如闪电,又如鬼魅般的翻手,刹那间已经到了林简琴身后。再林简琴还没看到对方出手的时候。后心上已经重重的挨了一掌。

    “噗……”一口鲜血喷涌出来。林简琴脚步踉跄,像是要栽倒下去的朝着前方。很无力的趴下去。

    突然银子从前面窜出来,竟然伸出两只前爪。像是拥抱一样的抱住了林简琴,在落地的那一瞬间,银子被林简琴死死地压在了身下。

    那黑衣人虽然并不怕什么人出来帮忙。可是看到眼前这大狼狗救主人的一幕,稍稍的愣了一下。

    可是就在他这稍稍一愣的空隙间,小家伙儿从哪后面的柴禾垛里面如骄蛇出洞般,一眨眼便了过来,他却没用什么武器,只轻轻一弹,中指落在了那黑衣人的脚踝处。

    那黑衣人的面目瞬间便得痛苦不堪起来,小家伙儿接着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又伸手快如闪电般的轻轻在那黑衣人的大腿内侧一弹。

    那黑衣人迅速的倒了下去。

    黑衣人面目扭曲甚是痛苦的在地上躺着,紧闭双眼;而另外一个被林简琴踢到了裆部的,还在原地疼的冒汗打转。

    小家伙儿急忙跑进门门口,拉了一辆小巧的拉车,虽然有些费力,终究还是拉了出来。

    小家伙儿很是费力的将林简琴拖到了车版上,与此同时,银子毫不含糊的自己用大嘴巴将车辕上的绳子系在了自己的身上。

    “银子!快跑!”小家伙儿低声吼道,生怕被人发现。

    大狼狗银子那炯炯的眼睛里放出一丝坚毅的目光,简短的吱嗡了一声,便朝着旁边的小巷子跑去。

    小家伙儿则转身朝着院子跑去,那里还有她们娘俩的全部银钱。

    小家伙儿步伐如鬼魅般,一阵旋风般,便拿了那小碎花的包袱追了出去。

    小家伙儿追上了银子,这一条大狼狗一个孩童,便尽是找些人烟稀少的巷子走,很快便出了积羽城。

    来到了白云观山下,这是出城之后的必经之地。

    小家伙儿很是焦急,看着车板上躺着的有些奄奄一息的林简琴,小家伙儿终于忍不住的哭起来,鼻涕泡都好几个,眼睛更是泪汪汪的了,边跑边哭,“娘,你醒醒,娘……”

    林简琴虽然还有些意识,可是这一掌着实是打的太厉害了,以至于,她喘气都觉得没力气了。

    终于到了之前果园的破木屋里,这里许久不来,破落了,可是终究还是有个落脚的地方。

    人在危急关头的能力是想象不到的,小家伙儿连带着大狼狗,竟然把林简琴弄到了屋里的木床上。

    “娘,咱们要是在城里一定会被追杀的,所以我只好带你来这里,不过,娘你坚持一下,我马上用术法护住你的心脉,然后再帮你弄些补药和吃的。”小家伙儿一边抹眼泪一边说。

    银子在门口焦躁不安的溜达过来溜达过去的,眼神里尽是慌乱。

    林简琴眼睛都睁不开了,更不用说这时候让她说话了,她费力的抬开一点眼皮,用有些安慰的眼神看着哭的稀里哗啦小家伙儿。

    小家伙看到娘挣了睁眼,便急忙说道,“娘,你别急,也不用说话,儿子会让你尽快的好起来,还有,那个人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小家伙儿的眼中闪过一丝骇人的寒光。

    林简琴纵使现在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法,也是无能为力了,她连整个眼皮都抬不起来,更不用说说话了。

    这一天似乎是小家伙儿长这么大以来最难过最煎熬的一天,他去了城郊的医馆拿了药,回来煎药又给林简琴服下去,又让银子在外面守着,千万别让过路人进来打扰,这才运功为林简琴疗伤。

    天就这么慢慢的暗了下来,小家伙儿为了林简琴的伤,毫无保留的拼尽了全力,林简琴的伤势有所控制了,小家伙儿也是累的虚脱了,他突然有些感激大个子叔叔,若不然,怎么会学到白云观的术法,也就没能力保护娘亲了。

    就在小家伙儿很是虚弱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的时候,银子扒拉开木门进来了。

    小家伙儿很是虚弱的看了一眼,银子的嘴里竟然叼着一只野兔子。

    那野兔子还在挣扎呢,但是银子似乎咬的死死的,银子那满眼的赤诚和忠心,让小家伙儿突然觉得心里暖暖,他慢慢的坐起来,走到了银子身边,轻轻抚摸银子那毛发顺滑的狗头,说道,“果然,你跟了娘这么多年,是最衷心的。”

    银子又用了点力气,那嘴里的野兔子算是彻底的死去了。

    原来这里还有些工具的,小家伙煮了一锅的肉汤,娘这会儿是没力气吃肉了,只能喝些汤,小家伙儿打算明天再去城郊买些东西和肉,给娘炖鸡汤喝。

    白云观在山上显得有些孤独,周围一片的荒凉,这果园子里没了枝叶也显得空旷了,纵使那么多的植株林林总总,但都是干巴拉碴的树枝子,反而让人觉得更加的萧瑟,地上偶尔有卷在风中的枯叶打过来。

    当年轻人带着汤剑来到了杜家宅子的荒院外,赫然发现两个贴身侍卫竟然都痛苦不堪的躺在地面上,面如土灰。

    “没用的东西!连个女人都请不来?”年轻人身上着的是青色绸缎锦袍,很是素雅平淡,可是他那隐隐露出的靴子却赫然绣着苍龙出海的图案。

    汤剑见主子怒了,便急忙走上前,查看了那两个侍卫的伤势,压低了声音问道,“我不是让你们好好的请人去?怎么还动起手来?”

    “汤大人,是那女子欺人太甚的!”其中那个被林简琴的撩阴腿给踢伤的男人很是愤然的说道。

    “好好的说,为何要动手,你们是有身份的人,怎么跟一个女人动手?”汤剑似乎觉得这两个兄弟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也不会如此的暴怒,他们是经过严格的训练的人。

    “那疯女人嘴里胡乱的说什么林家什么惊鸿岭什么寻仇的胡话,说完便是对我兄弟二人下死手,我们原本也不想跟她一般见识,毕竟是汤大人你交代的事情,可是那疯女人……她踢我!我……”那男子很是恼怒,要不是远处站着那个青色锦袍男子,这侍卫估计要破口大骂了。

    “行了,看你这点出息,平时圣上骄纵了你们,在他面前你们还这么放肆的口气。”汤剑一边给这个侍卫讲道理一边在心里琢磨,圣上在看那个女人的时候眼神都是不一样的,并且圣上居然在吃饭的时候就一眼定出那是个女扮男装的人。

    汤剑似乎没把这个侍卫刚才讲的那些话放在心上,可是站在远处的青色锦袍男子突然两眼闪过一丝精光,两步走到了这侍卫的跟前,又询问了一遍。

    汤剑见到主子听了侍卫的话之后沉静了居然一盏茶的时间,这才问道,“圣上,这难道就是您来积羽城的目的?”

    那些侍卫们很是有眼力劲儿,急忙把两个受伤的兄弟抬了下去。

    皇上眯起了眼睛,半天才说道,“朕原本就怀疑王叔筹备军饷在惊鸿岭遇袭那件事,前几天眼线居然说在王叔府上发现了他结党营私,哼!亏得他的夫人还来跟太后求亲!把新月嫁给朕的好弟弟!难道这一切都是障眼法!”

    皇上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汤剑也是战战兢兢了,他是怎么都不敢插嘴的,这是皇家私事,一个稍不留神便会丢了脑袋,他的本分就是保护好了皇上。

    “圣上……那女子……”汤剑试图问问主子的打算,眼前的情形问都不用问了,一定是这两个兄弟没能耐,人家母子俩跑掉了。

    皇上睥睨四周,愤愤呢说道,“没用的东西!连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都抓不住!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朕平时都是养了些废物!”

    那被兄弟们抬走的两个侍卫虽然嘴上不敢说什么,可是对于林简琴母子俩的让人难以捉摸的能耐也真是无处能说了,那种泼辣的女人是一般的女人么?那种古灵精怪连招数都让人看不明白的孩子是普通的孩子么?

    “圣上请息怒。”汤剑毕恭毕敬的站在皇上身后劝慰。

    “你就是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我一定要找到王叔不轨的证据!若是再让他猖狂,怕是我这皇位也得让给他了!”皇上的语气很是让人寒颤。

    汤剑急忙领命。

    皇上看了看眼前不远处的空宅院,似乎上了心,犹豫片刻,便朝着那园子走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