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章 无能为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又笑了笑说道,“梁子都结下了,怕是没有办法化解了。再说了,现在的侯府还是姓林?”

    林简琴此花一出,林无尘有些语塞。他羞于自己的身世,可是他却对这件事无能为力。他想去恨。可是却找不到要怨恨的人,只能怪自己投错了胎。

    “琴儿,我……只要你回来。我把府里的产业都交到你手上。”林无尘抿了抿嘴唇,他白皙的脸有些不自然的惨白。

    林简琴觉得出来,那句话戳痛了林无尘的心。可是自从前几天林无尘在柳树巷子跟她说了那些话之后。她便知道了,她既然不准备接受林无尘,便也不能给人家留下什么念想。大抵这就是长痛不如短痛。越是纠缠就越说不清了。

    林简琴看着林无尘有些惨白的脸色。虽然心里有些不忍,毕竟在林府的那些日子。林无尘的细微照料让她感到了关怀,那时候可是刚穿越过来。面对着一切的陌生,那时候可是跟着娘从贫民巷子搬进来,面对着一切的凶险。

    林简琴淡淡的笑了笑。这个笑却没有任何的感情,好像是出于礼貌,这也让林无尘的心里有些慌乱。

    “无尘哥哥,别说傻话了,你若是真的那么做,二娘怎么办?萧皓天呢?”林简琴眨着那水盈盈的玛瑙是的黑眸。

    林无尘又陷入了窘迫和无言。

    “你好好的做你的侯爷,我好好过我的无名日子,既然大家都觉得林家只剩下你一个人了,那就让这个故事继续下去。不过,无尘哥哥,当初惊鸿岭爹爹他们被袭的事情,你上次还是没有跟我说。”林简琴转换了话题。

    林无尘依旧沉默不语,那清秀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半天,林无尘才抬头看着眼前的玉人儿说道,“琴儿,这件事你最好不知道,这样才能过好,以前我是计划给他找回公证的,可是现在发现他不是我的亲爹,我又有些矛盾了,呵呵,你看着我这个侯爷做的潇洒?不是,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

    林简琴看着林无尘的憔悴和无奈,突然有点心疼,当然,这种心疼是因为从前的情谊,而不掺杂着男女之情。

    可是林简琴很明白,倘若这回她对林无尘有所好意,怕是对方会误会了吧。

    “无尘哥哥,明天绿锦嫁过去,我怕二娘是容不下她,她是个好人。”林简琴又一次把话题转移开。

    林无尘淡淡的笑了笑,“你为什么不想想你自己?以前的时候我跟你开些玩笑,很是喜欢,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来了,只要看着你便好。”

    “还有,无尘哥哥,我不知道你多长时间回去一次,老太太对我们也是有恩的,我希望二娘不要难为她。若是你肯把老太太带出来,我……”林简琴咬了咬嘴唇。

    林无尘马上抓住了林简琴的那双柔软无骨的小手,轻轻地放在胸前,“我若管了这件事,你便跟我回府里去?”

    “我便请你吃顿好的。”林简琴那眨着纯真的眸子,让林无尘瞬间有些僵硬,他知道林简琴的聪慧可是在如此天真的她的面前,却提不出要求,说不出口。

    林简琴轻轻的挣脱了林无尘的双手,说道,“那你答不答应我?”

    林无尘淡淡的笑了笑,有些无力,可是他又不想拒绝眼前那个水盈盈的玉人儿。

    “也好,我明天安排老太太出来住,可是她去哪里?哦,不然我给你租赁一处宅子?”林无尘想着对林简琴好,要尽所能的对她好。

    “哦哦,无尘哥哥,这个倒是不着急,我现在自己赚钱呢,我有地方住,只要能接出来就行了。”林简琴急忙拒绝。

    有些情意还的清,有些就还不清了。

    林无尘执意要给林简琴找院子,突然从树后离弦箭一样的过来一个人。

    那人阴沉着脸,一脸的不高兴,低声埋怨道,“多了这么久,该说完了!”

    这话音还没落地呢,就已经拉着林简琴的胳膊往外走了。

    林无尘追了上来,一把也拉住了林简琴的另外一只手。

    林简琴马上火了,一使劲儿,两只手便从两个人的手里挣脱了,左右两脚各踩那二人的脚尖一下。

    随着那二人不约而同的低吼呼痛,却发现林简琴已经拂袖而去了。

    这两人便又似针尖对麦芒,相互敌意的盯了一眼,便各自离开了。

    林简琴回到了饭馆,后面的应随六几个箭步便追了上来,正当他兴高采烈的进门的时候,突然咣当一声,那么俊美的脸撞到了门上!

    林简琴竟然在进门的那一刻,反手把门关上。

    应随六站在门外,捂着带着酸腥味的鼻子,愣了愣,竟然嘿嘿的笑了。

    林简琴没看到,可是隔着门缝的小家伙儿和洛秦川看在了眼里。

    洛秦川看着应随六的表情,马上别过了脸,他自然知道是为什么,可是小家伙儿却不同了,硬是盯着使劲儿的看。

    小家伙儿转过脑袋,问道,“姥爷,人在什么情况下被别的女人打了还偷着乐?”

    洛秦川嘴角一抽,这个问题真是有点难为他了。

    屋子里恢复了之前的平和,今天是节日,也没什么客人来吃饭,干脆就把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出去了,洛青丝照顾着越思敏吃了些药,便准备着去隔壁帮绿锦忙活了。

    这嫁人的前一夜,还是有不少的事情要准备呢。

    林简琴进了小屋看了看越思敏,便跟着洛青丝出来了。

    应随六竟然也跟了出来。

    “你出来干什么?难不成也跟着我们去绿锦家里?”林简琴扭过头质疑道。

    “我……”应随六脸上有些难为情的模样,一时语塞,竟然说不出自己是要去保护林简琴来着。

    “你什么你?要是想着看人家漂亮姐姐,自己去,别跟我一起过去。”林简琴瞟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应随六。

    应随六一脸无奈,心里默念,人家哪里是去看别人,还不是看你?你不知道么?一刻看不到你,便觉得心慌意乱的,生怕出点什么差错。

    没想到应随六就想了这么点事,林简琴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去了绿锦家里了。

    绿锦虽然是在准备着嫁衣和嫁妆,可是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高兴。

    洛青丝有些担心的问道,“绿锦,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林简琴看在眼里已经明白了大半了,还不是今天萧皓天的那一巴掌让绿锦有些犹豫了。

    她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有些贪图萧皓天的家财,可是谁不愿意找个日子好过一点的人家?她突然有些憎恶自己的爱慕虚荣了,可是事情到了现在的这一步,她觉得这已经是离弦的箭,没有回头的路了。

    “没什么,大概是有些紧张吧。”绿锦苦笑一下,她假装的镇静,让洛青丝看在眼里也是有些心疼的。

    “绿锦,你现在就安安心心的做你的新娘子,今天月丫头那不是替你出了口气么,这样,你以后嫁过去,若是有人欺负你,你就来这边跟我和月丫头说……”洛青丝安慰道,她自己也明知道绿锦不会把苦水倒出来,可是能安慰一下,也是好的。

    绿锦噙着眼泪笑了笑,“真羡慕你们都有亲人在,我的娘要是也在就好了,我的妹妹要是不被饿死也好……”

    绿锦的情绪似乎有很大的波动,萧皓天的那一巴掌是起因,终究还是因为她自己内心的不安,豪门难嫁。

    林简琴拿着一张剪好了的鸳鸯戏水的红纸走过来,轻轻的粘贴在了一面铜镜的背面,说道,“绿锦姐姐,明天早上,我跟你一起进忠诚侯府里,料理一些事,自然,也要帮你把位置坐稳了,不至于总是受欺负。”

    绿锦有些惊讶,接着便是很激动的神情,双手握住了林简琴的纤纤细手,兴奋的破涕笑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林简琴抿起嘴角笑了笑,“当然。”

    绿锦又是一阵千恩万谢,三个女人聊了一些家常,绿锦犹豫半天,还是禁不住的问道,“洛大姐,那个食材方子……”

    绿锦欲言又止,她这会儿不是因为在林简琴面前不好意思,只是有些不知道自己这么做会不会被林简琴和洛青丝拿着异样的眼光相看了。

    绿锦从小孤苦,虽然每次都是努力的去让自己更顽强一些,可是她有的时候真的想得到一些感情,诸如姐妹亲情。

    林简琴咯咯的笑了笑,略有深意的说道,“姐姐,你就是用了洛姨的手段把那个萧皓天弄到手的,这会儿都住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了,还用得着用别的法子招惹他?”

    洛青丝好像是没有明白林简琴的意思,便皱了皱眉头,说道,“月丫头,其实绿锦妹子说的也对,虽然到时候她人是在侯府了,可是也禁不住那男人冷落她啊?这本来就在没进门之前让那个母老虎给威风一次,这以后……”

    洛青丝的脸色显然是对绿锦的将来有些担心。

    林简琴又咯咯的笑起来,那声音清脆像是空谷中细碎花开的优雅和迷人。

    墙外的应随六听着都一脸的陶醉了。

    绿锦的脸有些羞涩了,她当然喜欢萧皓天的人,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个比她大那么多的老男人,起初的时候也许真的是因为萧皓天说的家里的财产,可是后来,在她给萧皓天的交往中,慢慢的觉得自己离不开他。

    绿锦一直对嫁过去的日子有多憧憬,可是她没有想到的就是今天白天在吉祥如意饭馆的那一幕,那一幕也让她心里有了担忧,本以为耍耍小性子就能赢得萧皓天的宠爱,可是现在想来未必是如此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