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9章 当年(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兽域九尾狐族山门。免-费-首-发→【追】【书】【帮】

    整座九尾狐族都装扮着红色的彩带,仪仗队吹锣打鼓,此时他们已在山门外吹了三天三夜。

    族长闺房映入眼帘的尽是红色,在闺房的梳妆台前坐着名穿着红色礼服的女子。

    女子容颜绝世,浅笑嫣然。

    淡粉色的双唇抿着唇脂,在她的身后还站着两名中年女人,为其梳妆打扮着。

    “姐姐。”

    房间中跑进来个年约豆蔻的少女,很是毛躁的喊着,在她身边还牵着个大概只有四五岁的小姑娘。

    梳妆的女子淡笑着回过头,朝着少女招了招手,笑道。

    “二妹,小妹。你来的正好,姐姐还要找你。”

    “你找我干嘛?”豆蔻年华的少女不解的开口,旋即她摆了摆手道,“让我先说,族里的人都传言说你要嫁给人间的黄帝,是真的么?”

    “是呀。”女子温柔的摸着她的脸颊。

    “可我们不是妖族么,姐姐从小就告诉我人妖殊途,为什么姐姐要去嫁给人?”

    少女依旧眼中伴着不解,旋即又恰似想到了什么开口道。

    “难道是他之前帮过咱们,姐姐是为了报恩么?”

    “有一部分原因是吧,不过更多的是姐姐真的很爱他。”女子抿嘴一笑,回过头朝着身后的两名中年女子道,“你们下去吧,我想跟二妹她们说会话。”

    “是。”

    侍者退去,少女很是礼貌的朝着她们点头,目送她们离开。

    在这之后她便不喜的蹙眉,看着女子道。

    “明明从小就教导我人妖殊途……”

    “感情的事,又岂是那么容易说的清的。”女子摸着少女的头发,目光中有些溺爱,“等二妹长大了,就会明白了。”

    “我才不想长大,现在这样多好,族里有姐姐……我只要照顾小妹就好了。”

    少女笑嘻嘻的摸了摸身边小女孩的小脑袋,笑道。

    “小竹子,你说姐姐说的对不对?”

    “嗯。”

    女孩满是稚气的点着头,女子温柔的笑着看着这一切。

    半晌之后,她像是下定了决心般,将早就摆在梳妆台上的檀木盒子拿了过来。

    “二妹,伸出手。”

    “干嘛?”

    虽然嘴里是疑问的语气,少女还是将手伸了出来。

    一枚冰晶玉放到她的手心,冰晶的凉意顺着她的手掌曼延全身。

    “这是……”

    “姐姐就要嫁出去,这族长之位自然要落在你的身上。冰晶玉是我九尾狐族祖先一代代传下来的,可让祖辈蒙羞,姐姐在冰系的造诣并不算惊艳。相反二妹你在冰系的造诣却是极强。这冰晶传给你,族长之位也传给你,希望你能让九尾狐族延续下去。”

    话音一落,女子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身红衣的她拾起桌上的红纱放到头顶。

    “请原谅姐姐的自私,以后九尾狐族就交给你了。”

    锣鼓齐鸣,鞭炮奏响。

    一道仙兽匍匐在九尾狐族的山门处,仙兽旁站着名男子。

    黄袍加身,眸深似水,浓眉如墨,不怒自威。

    只要他站在那里有睥睨众生,让众生臣服的帝王之威。

    “小烟。”

    面无表情的男人在看到身穿红服的女子出来时,脸上顿时泛起笑容迎了过去。

    “姐姐。”

    山门内的少女泪眼婆娑,手心紧紧的攥着女子之前交给她的冰晶。

    “二姐,你为什么要哭呀?大姐她是去干嘛,她不是九尾狐的族长么,不是不能离开咱们狐山的嘛?”

    女孩稚嫩的脸上堆满了疑惑,少女伸出手将眼角的眼泪抹去,伸出手笑着揉了揉女孩的头。

    “大姐去追寻她想要的了。”

    “大姐想要什么?”

    “他吧。”

    少女的目光落在山门处穿着皇袍的男人身上,她的神色很是复杂,内心不知如何自处。

    “小烟,这番一走,你真的放下了么?”

    在牵住女子手的时候,皇袍下的男人不禁开口询问。

    女子回过头看了眼山门内的少女,感受到这缕目光,少女赶紧将头扭到一旁。

    也是这时女子抿嘴一笑,道。

    “二妹她长大了,她能独当一面了。”

    ……

    “杀人了,杀人了……”

    喧闹的仪仗队前方突然间传出失措的惊吼,穿着皇袍的男人眉头一簇,朝着身边的身披铠甲的人喊道。

    “常先,去看看前面怎么了?”

    “属下领命。”

    此人还未走出几步,一盆红色的液体却是在前方朝着皇袍男泼了过来。

    男子一个侧身用袍子将红服女子和他挡住,红色的液体也全都落在了他的袍子上。

    一抹血腥气扑面而来。

    血。

    泼过来的红色液体是血。

    刹那间,皇袍男眉头便是紧锁。

    婚娶为大喜,见血却是极为晦气。

    “何人敢在本帝的婚娶上放肆。”

    “许久未见,难道说黄帝兄是忘了我么?”

    一道粗狂的大笑传出,不多时,在他们的前方便走出名头顶长着角的壮汉,在他手上还抓着一名仪仗队的乐手。

    信手捏断乐手的脖子,头上长角的壮汉也再度开口道。

    “黄帝兄跟九尾狐族的女帝结合,在这四海八荒都是头等大事。我这可是特意来恭贺黄帝兄大喜,不过我族人生性好战,也不知道该怎么庆贺,只能用我们最热爱的鲜血来恭贺黄帝兄大喜了。”

    “刑天,你是来找茬的吧。”穿着铠甲的常先怒喝道,“是炎帝让你过来的?”

    “常先不得无礼。”黄帝伸出手常先制止,开口道,“本君和炎帝兄同气连枝,本为兄弟,炎帝兄又怎可能在我大喜的日子上找我晦气。”

    呸。

    刑天朝着地面吐了一口痰,哼道。

    “假惺惺,同气连枝?我呸!这天下一统本该由我君炎帝称帝,你黄帝算什么东西?”

    “蚩尤已除,为了大义炎帝不在内斗,他的深明大义我们都很钦佩。刑天,是炎帝亲自说的,这天下之位由黄帝来坐。你现在在说这些,太给你的主子丢脸了。”

    红服下的女子掀开头纱,婚礼让人泼了人血,这种晦气她也是很气愤。

    “哼,黄帝卑鄙小人,世人皆知。女帝,看在你曾在斗蚩尤时立下的赫赫战功,我在称你一句女帝。你现在要和这卑鄙小人大婚,说话自然是会向着他的。”

    刑天对红服女子的话嗤之以鼻,哼笑道。

    “不过我这次来不是来找你们茬的,是有人要见你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