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9章 君生我未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想到……他竟还有这份心。作者发福利啦: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536968897”,即可领红包,”鬼法轻轻抚摸着酒坛子,眼神中浮现出几分莫名的味道。

    陈笑见他似乎感动又似乎怀念的样子,一时间也愣了,虽然他走路英气勃发,但一个大男人,此时露出一副感伤的样子,实在有些奇怪。

    心中一个邪恶的念头浮现了出来:自己这老爹……该不是男女通杀吧?

    他这个想法刚升起来顿时浑身打了个寒颤,正准备远离这鬼法一些,却见他突然将头上的头套脱了下来。

    瞬间,一头高盘的秀发从头套中涌出,随着微风轻轻飞舞着,最后又垂到了她后背上。

    鬼法转头看了陈笑一眼,将脸上的黑色面罩直接拿了下来。

    只见一张漂亮的脸蛋顿时浮现在了陈笑面前。

    剑眉星目,在嘴角还有一道刀疤,整个人三十多岁左右,竟然是个女人!

    五大杀神中刺探情报从未有失误的鬼法竟然是个女人!

    陈笑看得目瞪口呆,之前无路是在画像中,还是第一眼看到她,都只看到了她凛冽的眼神,根本没有想到这样的眼神竟然是由女人发出来的。

    难怪她要收女弟子,原来不是闷骚,是她压根就是女人。

    “怎么?我很丑么?”鬼法见陈笑看待,顿时对着她咧嘴一笑,还是如之前那般的中性声音。

    “不……不是,但我们一直以为你是男人,这……”陈笑顿时语无伦次的道。

    鬼法闻言点了点头道:“是啊,男人……有些时候,我也以为自己是个男人。”

    “杀人放火、尔虞我诈,这些我都有份。”鬼法忍不住苦笑了一声,看着天边微微发亮的繁星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追随你父亲这么多年么?”

    “你喜欢他?”陈笑忍不住问道,一句说完似乎有些不妥立刻又摆手道:“前辈,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与老爹有过交集的女人大多数都会这样。”

    “你说得对,我是蛮喜欢他的。或许敬畏更大于爱吧。毕竟二十年前,我才15岁。”

    鬼法笑了笑道:“我从小就在一个杀手门派长大,被训练成死士,从众多和我一样大的孩子中厮杀而出。”

    “我愿意为他们卖命,因为他们给我饭吃,给我家人饭吃,可有一次我任务失败了,他们不顾一切情谊杀了我的家人。”

    “我去刺杀飞刀门头目,不过却被他擒住,经脉尽断,被他们丢下山谷……”说到这里鬼法不自觉的摸了摸嘴边的伤疤。

    “我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是你父亲救了我,给了我生的希望,给我治疗身体,恢复实力。”

    鬼法说到这里,眼神中带着激动道:“我还记得,他当时问我伤好了之后第一件事要做什么。我说报仇!”

    “他说只说了一个好字,就带着我杀上飞刀门,后来我报了仇,就想跟着他。”

    “那一晚,我们也像现在这样,坐在山外山的花海顽石上,他提了自己亲自酿造的酒,我们喝的烂醉如泥,可惜他当时已经已经三十岁,而我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说到这里,鬼法眼神中浮现出浓浓的怅然,举起酒坛喝了一口,又送到陈笑手里道:“整个世俗界,除了他,谁都不知道我是女人!我不想以真面目示人,我发誓要做他的影子。”

    “只可惜,最终还是没能跟上他的脚步。”

    陈笑将鬼法的经历听在耳朵里,微微叹了口气,又问道:“那你有没有像老爹表明过心迹?”

    鬼法闻言摇了摇头道:“没有,他救我性命,帮我报仇,又教我提升真气,在我心里既是再生父母,又是良师益友。”

    “若是不看到白素心爱的那般苦,我或许会说吧。”鬼法说到这里,又喝了口酒道:“白素心乃古武白家嫡女,白家在正道门派中极有号召力,算是大家族,他都不多看一眼,更别说我这个黄毛丫头了。”鬼法语气中浮现出浓浓的惆怅道。

    陈笑闻言叹了口气道:“我老爹估计也就专一这点不完美了,为此不知道伤了多少人的心。”

    “要是花心,他就不是陈天殇了,只要心有所属,他眼里就只有一个女人,人啊,总是想要得到更多,女人更不例外,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鬼法笑了笑。

    陈笑闻言点了点头,看着鬼法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鬼法前辈,如今往事随风,你想必也能释然了吧?”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呵呵,好一句诗词,形容得恰到好处!值得多喝几口!”鬼法说着立刻举起坛子又喝了几口。

    爽快的擦了擦嘴角道:“好酒!不愧是陈天殇酿制的,有当年的味道。”

    见陈笑看着发愣,她又笑道:“我若放不下,那便不会在这了。影子终究只能是影子。”

    “不过我心里有个结,一直都打不开。”鬼法说到这里,理了理耳边的秀发,目光有神的盯着陈笑道:“你见过他心里的女人么?”

    “见过!在画上。”陈笑犹豫了一下道。

    “我与之相比,如何?”鬼法犹豫了一下,似乎下了极大的勇气问道。

    一听她这个问题,陈笑顿时陷入了犹豫中。搞了半天,这个问题估计才是对自己的终极考验。

    若是实话实说,鬼法肯定不满意,陈笑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比那女人还美的女人。

    但若是说假话,谁知道鬼法会不会觉得自己虚伪,不帮自己。

    毕竟她也有可能见过那女人。

    “前辈……这个实在是,不好说。”一时间,陈笑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这人之前爽快,怎么突然间变得扭捏了起来?一个男人如此惺惺作态,实在让人有些不爽,难不成之前都是装出来的。”鬼法闻言顿时皱眉道。

    陈笑听她教训自己,顿时一咬牙道:“若是论外貌,她更胜一筹,但若是论豪迈和英气,你绝对比她强万倍!”

    “你这小子倒是会说话。”鬼法闻言一愣,转头看了陈笑一眼,随后叹了口气道:“我不如她,若是如她,又怎么会是现在这般下场。”

    “来,继续喝酒,喝完这一坛,我就答应出山帮你这一次!”鬼法说完,再次举起坛子喝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