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章 白芊芊的一见钟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又是一个劲爆的消息从白家二小姐的口中被爆出来。

    记者们兴奋得满脸红光,把手里的麦克风直直的捅到林初面前,想要她的反驳和解释。

    神色如冰的女人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个字都没有从那漂亮的唇中吐出来。

    “警察同志在这里。”白芊芊的助理指引着几个警察上楼,然后指着林初说,“就是她!”

    林初可是警局里面的熟面孔,警察虽然万分惊讶,但是没办法,只能将她和流浪汉一起拘捕回去。

    媒体们吵吵嚷嚷的跟在警察后面,如同闻见了腥味的苍蝇,嗡嗡嗡的乱响一气吵得人脑仁都疼。

    白芊芊的助理指挥着随后到场的120抬走已经昏迷过去的白大小姐,在临上救护车的时候,她下意识的看了眼白薇薇离开的方向。

    昨晚她接到二********的时候就做出了选择,与其待在白芊芊那样又肥又自恋的女人身边,还不如去白薇薇手下放手一搏。

    她跟着救护车一路来到了圣约翰私立医院,大厅门口已经有问询等候在那里的大夫了。

    经过一系列细致而精密的检测,白芊芊只是因为春药药效过了,导致脱力晕倒,其他地方一切正常。

    助理坐在白大小姐的病房外,正要和白薇薇汇报,一道阴影兜头照下,她抬头一看,居然是白家家主白家鸣。

    此时的白家鸣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仿佛想从她那里看出些什么,可又像是什么都明白似的。

    “情况怎么样?”他问。

    助理小声的答道:“小姐只是脱力晕了过去,大夫检查过了说是……”

    “说是什么?”

    “幸好二小姐及时赶到,才避免了大小姐被那个男人彻底侵犯。”她飞快的说着。

    “你出去买点东西过来。”白家鸣却吩咐道。

    助理顿时如蒙大赦,低着头快步跑掉。

    白家鸣身后跟着的人低声道:“家主……”

    他举起手示意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好地方,身后的人立即噤声,跟着他进了白芊芊的病房。

    以白家大小姐的身份,在圣约翰私立医院住一个豪华病房也在情理之中。

    豪华病房分了客厅和房间两部分,分别用作休息和娱乐场所,其中还配备了电视电脑等家电,若不是消毒水的味道弥漫在鼻尖,保准有人会以为这是某单身公寓呢。

    但白家鸣进去后并没有先去看白芊芊,而是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白家两姐妹的性格他是最为清楚的,在白芊芊这件事上他也看出了些端倪。

    “家主,现在我们要怎么做?”身边人恭敬的问。

    白家鸣却笑了起来,“薇薇真不愧是我的女儿,有我当年的风范!”

    虽然身边人也猜到了几分,但经过白家家主亲口证实还是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白薇薇和白芊芊可是血肉相连的亲姐妹啊!她竟然毫不犹豫的向自己的姐姐下手,哪里还有半分人性可言!

    白家鸣斜瞥了他一眼,那眼神里面包含着警告,“走,进去看看。”

    他们踏进病房,白芊芊正处于似睡非睡的迷蒙状态,一听见白家鸣的声音立刻就转醒过来了。

    “爸!”她委屈的嘟起嘴,“白薇薇她……”

    白家鸣慈爱的为她拉了拉被子,眼睛深处却有狠厉的光芒,白芊芊撞到了那束光不禁瑟缩了下。

    “乖,爸爸知道你委屈。”白家鸣笑眯眯的说,“可现在爸爸也没办法,你就只能嫁给那个男人了。”

    一听到白家鸣要自己嫁给那个臭烘烘的流浪汉,白芊芊肥肥的脸上血色尽失,她一个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头摇得像是个拨浪鼓,“不!怎么可能!他才配不上我!”

    “可……可你已经是他的女人了。”白家鸣故作为难的说。

    白芊芊在病床上恳求起来,“爸!我求求你,我不想嫁给那个臭流浪汉!”

    “那这样吧。”他装作沉吟,片刻后才说,“你妹妹正在公安局那边做笔录,他们肯定也会来询问你,你要一口咬定就是那个林初带走的你,这样爸爸才好帮你啊。”

    说着,白家鸣爱怜的摸了摸白芊芊的头发,她别无选择,只好答应下来。

    在公安局做笔录的白薇薇小小的打了个喷嚏,一旁的警察见状给她递上了包纸巾。

    她眼圈红红的,还有一点点细碎的泪珠粘在贴了两层的假睫毛上,年轻点的警察视线就黏在了她身上,那可是时下最流行的日韩系美少女啊!

    年长点的前辈已经见怪不怪了,轻微的咳嗽了一下,然后问:“白小姐,你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姐姐不见了的?”

    “上午我和姐姐一起在LV的专柜挑东西,就轩宇的那个专柜,我们经常去。她进了换衣室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白薇薇一提到白芊芊就又抽泣起来,“要是我能早点察觉就好了,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对不起姐姐!”

    两个做笔录的警察面面相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下去。

    “那你在她失踪前看见过什么可疑人物吗?”

    白薇薇的哭声忽然停住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般掏出自己的iPhone7然后翻出相册说:“她进去换衣室以后我还打算拍她从里面出来的瞬间,但是因为没有等到就随便拍了几张,你们看看。”

    警察把那几张照片拷贝了出来,放在电脑里来回滑动,不停的放大和缩小进行搜索。

    最后有人指着更衣室的镜子映出来的半张脸低低的喊了声,“看这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小半张脸上了,他们所有人也都见过那双眼睛,那就是林初啊!

    这边做笔录的房间人声鼎沸,而不远处的审讯室却寂静如夜。

    此刻的林初正坐在审讯室里闭目养神,丝毫不管对面面露难色的警察同事。

    “林法医,你…你说点什么吧。”

    林初眼都不睁,“没什么好说的。”

    小警察都要给姑奶奶跪下了,“那我们怎么证明你是清白的呢?”

    “等。”她答。

    等到林思恩的戏接近落幕的那一刻,才是她最好的还击时机。

    由于林初的身份特殊,所以法医科的其他人员都被叫去对流浪汉进行取证,包括毛发指缝等地方。

    小灵通刚刚从取证的房间出来,正要将检材送到检验中心去,谁知却被二少爷拦了下来。

    “你相信那个流浪汉说的话吗?”他急的直跺脚,“你信初姐会做出那种事情吗?”

    小灵通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还打算绕过他直接往检验中心走。

    二少爷憋得不行,深吸了口气怒吼道:“初姐和咱们工作多久了,难不成你们都觉得是她做的么!我对你们太失望了!”

    他的怒吼声在走廊里不断的回荡着,最后还分出了回声,反而是小灵通先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二少爷别扭的问。

    “就你一个傻兮兮的。”小灵通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首席当然不是那种人了,以她的智商,难道会等在原地看着么?”

    见她也赞同自己的观点,二少爷这才高兴了点,“那咱们想个办法帮帮初姐?”

    小灵通逐渐收起了笑意,嬉皮笑脸的神色消失殆尽,“你有什么线索?”

    二少爷语塞,“……我是想发动大家一起去找啊!”

    “大家都去找了,检验谁来做,报告谁来出,还有那么多尸体没剖,你是不是傻了。”小灵通毫不留情的说。

    他尴尬的搓了搓手,她说的句句在理,是自己关心则乱。

    那怎么办?

    小灵通翻了个白眼,将手里的检材袋往他面前一送说:“那边的女受害者还没有取证,看你这么闲那就去跑趟腿吧。”

    说完就甩出一张写了地址的纸片,接着像是风一样的消失了。

    二少爷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去准备了一下,按照小灵通给的地址出发了。

    纸片上写的坐标是云山市圣约翰私立医院,那可是土豪们的专属医院,他眼前一亮,立刻回宿舍给自己换上了衬衣和西裤,外面套上白大褂,活脱脱的一个风流法医模样。

    二十分钟后,圣约翰私立医院门口有个风骚的白大褂引起了女性们的一阵小骚动。

    平心而论,二少爷的颜值并不低,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下,还有几分迷人的气息。

    他故作轻松的穿过那群花枝招展的贵妇小姐,心里简直在滴血,那一位位女士们,说不定就是他明天的女朋友啊!

    白芊芊的病房在医院五楼,二少爷平复了下心情才打开豪华病房的门,当他看见躺在病床上的一坨肥肉时,嘴角硬生生的闷出几缕血丝。

    取那样的名字简直就是欺诈啊!!

    就在二少爷迎风石化的时候,白芊芊睁开眼刚好看见了他。

    “啊——”她的声音从底气十足变成了千回百转,“医生,我头好晕,我心口好疼~”

    二少爷嘴角抽了抽,“不好意思,需要我帮你叫主治大夫么?”

    “你不是大夫?那你是谁?”

    “我是个鉴定法医,请你配合我一下我的工作。”他艰难的回答道。

    他那张脸恰巧符合白芊芊的胃口,她眼珠子转了转娇滴滴地说:“那、那是不是要脱衣服?我才不要给你看呢!”

    二少爷胃里去年的年夜饭都在翻腾了,欢呼雀跃的想要突破喉咙,“不……不用了,我不看。”

    白芊芊脸色一变,语气变得自怨自艾,“是不是因为我脏了?”

    他艰难的扯出个笑容,“没、没有那回事,能把手伸出来么?”

    白芊芊一边低下头抹着眼角的眼泪一边伸出兰花指,二少爷舒了口气,连忙用竹签分别刮下她左手指缝里的东西,然后分别用几个小纸袋装好。

    做完这一切,他的背都被汗湿透了,“请你换下右手。”

    “等等。”白芊芊阻止道,“你叫什么名字?”

    “……”

    “我很喜欢你…”她羞涩地说,“我这次发生了这样事情,我爸爸想让我嫁出去,但是我不喜欢那个臭流氓,我喜欢你这样的,不如你和我结婚吧,快点告诉人家你叫什么名字嘛~”

    “……我的名字叫雷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