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一十一章 斩草除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次交手,只是呼吸间便结束,让一众元婴结丹修士无法反应过来。

    可花无言却毕竟心志非同一般,稍一愣神,便立即扭头便走。只是她的反应虽快,却快不过李川手中的天刑剑。遁走被阻,花无言只得硬着头皮迎战,可她的神通和辛姓修士也就在伯仲之间,即便有所准备,却也只是挡了两剑便再也承受不住。虽然借着反震的力道疾速后退,却基本看不到脱逃希望。眼神中满是恐惧。

    “道友饶命!如果此次你能放我一条生路,妾身日后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于你。”花无言连连讨饶道。

    “哼!原本以为泰山派的长老都是顶天立地% 的人物,却没想到你这妖妇如此不堪,真是给你那几位同门脸上抹黑。”李川闻言,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厌恶,不再说话,只是再次将天刑一挥,随之一道剑光猛劈而下

    解决了两位出窍期大修士,李川才有暇理会那些元婴和结丹修士,只是此刻,他们大多数已经遁出数十丈甚至百丈以上的距离,而且是分散逃走的,所选路线也是四面八方,显然怕李川赶紧杀绝,而采取的自保之策。

    对此,一旁的钱秋月显然没有帮忙的打算,此刻的她已经重新化为人形,略显苍白的脸色以及嘴角边那一丝淡淡的红色,让她看起来不再如以前那般不食人间烟火。

    李川自然知道她的想法,她一向心地善良,在没有威胁的情况下。必然不希望多造杀孽。可他却不能这么想,这些人每一个都看到了他突破的过程。也看到了他亲手杀死了烈阳宗的大修士,更了解到了他和洛羽妃的关系。而且这些人每一个日后都可能成为昊阳派的隐患,所以,他决不允许他们中有任何人能活着离开。

    却见他浑身一抖,霎时五道光芒疾射而出,并且分为五个方向往那些逃跑的修士追去。待追到他们近前,立马化成五灵兽,强大的气势四散而开。除了石甲犀修为略低点,尚在四级后期徘徊外,其它四头灵兽都已是五级以上修为。但即便只是石甲犀。对付这些修为最高才元婴中期并且被吓破了胆的修士,也是瞬间灭杀。片刻工夫过后,五头灵兽再次化为五道光芒返了回来,在李川身边略一盘旋,便迅速钻进了他的体内。

    留下了九个储物戒指,被李川随意收进了松纹古戒内。

    “虽然能一次驱动五头灵兽,却终归消耗太大,有些勉强,看来得等到修为再上一个大台阶才可能轻松驱使。”李川暗道。但即便如此。他也已经非常满意,能一次驱使五头灵兽,足以说明寄灵术已经达二级大成阶段。

    此术乃是他最为重视的神通之一,能有所突破。自然高兴。

    收拾完残局,李川转过身来望向钱秋月。“老姐,你终于出现了。却没想到是在这种场合下出现的。”他叹了口气。眼前的钱秋月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柔恬静,让人能感受到发自心底里的亲近。对他来说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他明白,之所以以前会有那种感觉。多半与她修炼的功法有关,她就是她,从来不曾改变。

    可虽然知道如此,当真正面对那种无形的距离时,却仍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伤,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心痛。

    “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吗?这个我却是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迷迷糊糊的一直在吸收玉珠里面的能量。而且我最近还学会了一些心法口诀,我说不清楚怎么回事,那些心法口诀我好像忽然就会了。”钱秋月若有所思地道。

    话才说完,脸上忽然一阵潮红,随后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透过那一双洁白的纤手,看到的是无比刺眼的鲜红。

    “老姐,看来你的伤势很严重。”李川眉头微皱,抬手布下炼魔大阵,接着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一丝丝漆黑的魂力从李川的手指伸出,试图进入钱秋月体内。噬魂魔道不但在灵魂的运用方面无人能及,对疗伤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很多情况下,远非普通的灵药神通可以相比,不然噬魂传人也不会几乎拥有不死之身了。

    只是这些黑丝刚刚侵入钱秋月的皮肤,就见她那层晶莹剔透的皮肤外面蓦然散发出一片耀眼的碧绿之光。随后,所有的黑色魂丝尽数倒卷而回。李川露出一丝讶色,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还是头一遭,难免有些想不通。

    “如果不行就算了,反正慢慢也能养好。说起来,我并非直接被那二人所伤,当时感应到你心态变化极大,再也没了往常的生气,便知道你可能遇到了极大麻烦。当时我正行功到关键时刻,没办法只得强行中止,这也是我一出来就只能被动防御而没办法回击的原因。因为那时,我浑身的气血非常混乱,要不是你最后大发神威,让老姐能够及时把气血理顺,说不定老姐以后再也没有见你的机会了。”钱秋月勉强一笑说道。

    李川自然知道她此刻必然承受着极大痛苦,于是也不多话。“老姐,你是否需要立刻回玉珠里修养?”

    “嗯。”钱秋月点点头。随后她看了眼不远处的冰雕,“想必她此刻比我更需要你,你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说罢,忽然化为一道绿光,隐入了他的胸口,不见了踪影。

    李川叹了口气,下意识地将手放在胸口片刻,举步往洛羽妃所在处走去。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那个玉珠是个远超灵器的宝物了,否则无法解释发生在钱秋月身上的一切。这虽然是好事,可不知为何,他每每想及此事,都有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他不知道那种不安来自于哪里,或许是关心则乱,也或许只是对未知的担忧。

    半个时辰之后,平躺在一张石床上的洛羽妃悠悠醒来。她眼神迷离地往四处看了看,当看到坐在不远处似乎正在想着什么的李川时不由一愣,迟疑片刻,缓缓站起身,往那处走去。

    “这么快就醒过来了,想来师姐的身体已无大碍。”李川转过头来说道。

    “嗯,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不但寒气被完全压制,就连之前的内伤都好了。莫非你已经成功突破了?”洛羽妃问道。(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