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三十六章 故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李重元就是一位普通武者,他没有亲身感受过那些天剑者的冲天剑意,也没有得到过哪个古武宗门的相关传承,只凭一些流传下来的只言片语,就用自己的坚持,以及一颗无畏地向道之心最终踏出了这一步。

    其对李川的震撼可想而知。

    也由此,让李川更加重视起他的这段经历。

    对他来说,其重要性甚至不比神剑传承差,虽然神剑传承影响更为深远,可如果连第一步都踏不出,以后的一切也都没有意义了。

    “老夫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希望对你能有所帮助。”李重元见他陷入深思,不由欣慰地点点头。

    “其实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参悟天剑,还有幸接触过古武宗门的人,并得到了传承神剑,但却仍旧摸不到门路。听了您的这些经历,以后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李川闻言若有所思地道。

    听他说起这些,李重元也来了兴趣,祖孙俩于是一番畅谈,对各自的经历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当然,噬魂老魔的事李川并没有提,否则日后有得这位老祖宗担心的了。

    而说到这次的事,李重元更加老怀欣慰。李川所表现出来的神通之强,甚至还在他这位天剑者之上。想起他硬挨的那一记火焰巨剑攻击,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不由往他那处肩头望去。

    却见那处的衣衫已然被割裂,并在周围留有一些暗红色的血液印记。

    “也不知你到底修炼了什么防御神通,竟然连那种层级的攻击也敢硬接!这伤应该不重吧?”李重元道。

    “已经没什么事了。”李川于是又把五煞归元功的事说了一番,末了建议他也修炼一下,以增强自身实力,却被李重元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按照他的话说,一人一剑足矣,其它的都是累赘。

    这之后不久,李重元便提出了告别之意。

    李川对此是不愿,希望他起码要去万苍山逗留些时日。却无奈他去意已绝,最终也没有劝说成功。

    片刻后,李川独自回到二女身边。

    对于李重元的离开,二女也颇觉得不可思议,尤其沈思彤,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这位老人家的想法。反倒是接触最少的洛羽妃很快道出缘由:“必是与修心有关,一个留恋亲情的人,很难在大道上走得更远。非是他不恋亲情,只是这亲情有时会拖住脚步,因此选择默默记在心中。”

    李川闻言一叹,心中莫名多了些许惆怅。人生很多时候都会面临抉择,抉择就意味着要有舍弃。

    感叹过后,他又心念一动,取出百鬼炼魂幡,只是一抖,霎时现出九个人来。除了苏伦和那位元婴初期美貌女修,余下皆为结丹期修士。他们中半数人都有伤在身,加上在炼魂幡中呆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此刻出来,脸色无不略显苍白。当然,也是由于前路未卜,心有所忧导致。

    “苏伦,我答应过你给你个痛快,现在是兑现的时候了。”李川淡淡说道。在他目光扫视之时,其中一位结丹后期修士的神情始终与他人大不相同,不但低着头,似乎还在心中挣扎着什么。

    “多谢!”苏伦半蹲在地,声音颤抖地说道。此刻的他脸色苍白,大滴的冷汗不住从额头滑落。灵魂被魂刃生生透体而过,换在任何人身上也绝对无法忍受,若是直取要害,恐怕早已一命呜呼。

    可即便如此,这一段时间地非人折磨也让他尝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抽魂炼魄不外如是。

    “师姐,到你了。”李川扭头说道。

    洛羽妃闻言点点头,将嘴一张,吐出飞剑,随后拿手一指,便要控制飞剑将其了结。可那飞剑在苏伦头顶盘旋半天也未见落下。见状李川和沈思彤均露出奇怪的神色,但却没有催促什么。

    “唉!罢了!”她忽然轻轻一叹,伸手一招,又把飞剑收了回来。而就在众人都面现不解时,她忽然又单手捏诀,并随后手臂一挥,下一刻,一股冰冷的寒气流蓦然在附近产生,只是在苏伦身周疾速一绕便霎时将他彻底冰冻起来。尺许厚的坚冰下,一丝解脱的笑意定格在那里。

    按她之前的想法,必然要将此人大卸八块才会解了心头之恨,可说到底她并非冷酷嗜杀之人。在与人争斗时,因为随时面临危险,倒顾不了这许多。但此刻面对的人却已经无法反抗,那么她即便再恨,也无法当真那样做了。这也就是她先祭出飞剑,随后又换成冰雪神通的原因。

    “便宜他了!”沈思彤也跟着叹了口气,话是如此说,但如果两人位置互换她多数也会如此选择。

    “轮到你了!”李川没有对此多说什么,往那冰雕看了一眼后,转头看向了元婴初期女修士。

    “前辈饶命!晚辈虽然拜入合欢宗,可并未做任何令人不耻之事,还请前辈看在我修行不易的份上,绕了我吧。日后晚辈愿为奴为婢,永受前辈差遣,只求前辈大发慈悲......”女子闻言连声求饶。

    “多说无益!你还是自行了断吧!”李川冷哼了一声,将她的话打断,随后以不容商量的语气说道。

    “晚辈是不该参与围攻那位前辈,可也是没有办法,还请前辈高抬贵手!”女子边说边掉眼泪。

    “毕竟是个女人......”沈思彤见她哭得可怜,轻叹一声传音给李川道。

    “倒是个女人,但做下的坏事可一点也不比别人少!”李川没等她说完,便出声打断,而且丝毫没有传音的意思。接着冷然望向那女修,“最后给你个机会,还不自行了断,我可亲自动手了。”

    女子闻言,知道再无侥幸,神情恍惚中,一下子跌坐在地。李川的强大,已经让她失去了反抗的心思。

    却在这时,那位神情异样的结丹后期男修忽然一个闪身来到李川近前,面有惭色,“还请川哥饶她一命!”

    “何人说话?”李川眼睛微微一眯说道。R115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